工廠灰姑娘告贏惡老闆 討回積欠的薪資還有…勞動意識

2015年09月21日 08:00 風傳媒
許多職缺都把薪水壓在基本工資上,但要不是和公司打了一場官司,也許小玲不會知道,自己過去應徵的許多工作薪資甚至遠低於基本工資。(吳逸驊攝)

許多職缺都把薪水壓在基本工資上,但要不是和公司打了一場官司,也許小玲不會知道,自己過去應徵的許多工作薪資甚至遠低於基本工資。(吳逸驊攝)

「我知道他的薪水,可是那時候並不知道基本工資這一塊,一般我們也不會去查,以前我們都笨笨的阿,不像現在比較聰明會去看基本工資多少,反正有工作就好,哪有說還計較多少。」

問起小玲應徵上一份工作的情形,小玲說當時只知道這個工作的薪水不高,但當時並不知道有基本工資的規定,如果不是在50幾歲時與公司打了一場官司,也許小玲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過去應徵的許多工作薪資都遠低於基本工資。

53歲的小玲和47歲的小高才剛脫離一段極不平等的僱傭關係,2人都是工作20幾年來第一次這麼「不聽話」,但這一次的不聽話幫小玲及小高贏回了許多東西,不僅有公司積欠的薪資、加班費及退休金,也喚醒了她們最珍貴的勞動意識。

惡質資方遷廠 耍手段開除不聽話員工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小玲和小高原先在新北市的一家電子公司工作,薪水須加上各項津貼才勉強搆到當時的基本工資18K,有一天,這家公司突然宣布在桃園設立了新廠,要部份員工移到新廠工作,但除了交通車外,什麼補償都沒有,額外的通勤時間也不能算作工時。

為了到新廠工作,工人每天7點半就必須集合搭車,要工作到晚上6點才能坐交通車回台北,等於工人每天須多花2個小時通勤,小高、小玲及另外7位員工不想過去新廠,因而向公司反應無法配合。公司便要她們全部進到一間會議室裡等消息,等了2、3天後,就接到公司公文指控她們曠工,她們向公司表明想進工廠工作,公司卻仍叫她們繼續在會議室裡等消息,幾天後小玲及小高又收到公司予以免職的公文。

小高--專訪
47歲的小高才剛脫離一段極不平等的僱傭關係。(吳逸驊攝)

小玲描述當時雖然生氣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好在後來透過親友認識她們口中的「林大哥」-工運人士林子文。林子文檢視她們的勞動狀況後才發現問題重重,不僅薪資不到基本工資、長期超時加班,就連勞退提撥金額也不對,向勞工局檢舉後,小玲、小高及其他4位同事也開始跟公司打確認僱傭關係的官司。

為了打官司 忍受冷嘲熱諷回公司上班

一審宣判小玲等人贏了,但公司不服審判再提上訴,為了確認僱傭關係,小玲及小高等提訴訟的6人只能再硬著頭皮回公司上班。

「那時再回去做,心裡真的很煎熬」,想起當時回公司上班的日子,小玲心有餘悸地說。對小玲及小高來說,每天上班路途都好比戰場,從坐上交通車開始,其他同意遷廠的工人不時提到,「有些人跟公司打官司打了半天,最後還不是要回來看公司臉色」,只要小玲她們稍微回嘴,其他工人馬上跑回公司告狀。而到了公司,又是一連串折磨的開始,公司分別約談6位參與訴訟的工人,就像特務偵訊犯人一般,有時摸頭說要幫工人還債,有時恐嚇說如果繼續打官司未來會找不到工作,有時質問工人怎麼有錢找律師,就希望能從工人口中問出是誰帶頭去找工會及勞工局幫忙的,更以業務調整名義,要將工人調到倉庫去。

公司偵訊軟硬兼施 只想套出誰是「主謀」

面對公司的軟硬兼施,小玲及小高各有一套因應辦法。小高說自己常跟公司講道理,公司問什麼她都回答得出來,好比公司要求和解時,她就說,「要和解可以啊,但一定要我的律師在場」,公司試了好幾次,發現都拗不過她,認為是她帶頭抗爭,便將她開除了,由於律師曾再三告誡她們,被開除沒關係,但千萬不能自己主動離職,因此被開除彷彿象徵著勝利,小高開心地說,「終於不用每天被他折磨了!」

小玲則說,自己是用比較低的姿態回應公司。像是公司說,有人指她帶頭找工會,她一派無辜地說,「我不知道啊!我看起來像這麼厲害嗎?」當公司要調她去倉庫,她則是不斷強調擔心自己會出錯,哀求公司不要調職。

6人打官司 幫全體員工討回工資

最終小玲及小高贏了這場與公司間的漫長拉鋸戰,全體工人因而成功討回公司少給的工資及提撥金,其中也包括在交通車上對小玲及小高冷嘲熱諷的那一群人。

經歷了這一場與公司的對抗後,小玲及小高開始意識到勞動權益的重要性。小玲說她現在會去上工會的勞健保課,看到早餐店以60元時薪徵人,還會去質問怎麼那麼低,也會勸女兒不要向惡質資方低頭;而小高認為,民間還是有太多薪水不到基本工資的職缺,政府除了被動地等人檢舉外,也應主動出擊,才能真正改善低薪的情況。

【案例1】孩子大了負擔輕 才敢站出來

「如果我們小孩都還在讀書需要用錢的話,根本不可能跟他這樣子(指打官司)。」談起為何選擇站出來與公司對抗,小玲及小高說,許多人自願離職的原因都是孩子年紀小、又有房貸要付,加上只領20K的基本工資,經濟負擔非常大,與其花時間與公司抗爭,不如趕快辭掉在附近重新找工作,但她們認為,總是要有人跳出來,否則永遠都還是會有勞工被公司欺壓,正好現在孩子都大了、負擔也比過去輕,才有辦法站出來。

「那時候想說豁出去了!貸款還完了,小孩子也開始幫忙賺錢了,比較沒有壓力,才勇敢站出來打這個官司。不然以前有房屋貸款壓力什麼的,根本就不敢出來啊!」小高說,過去小孩還在念書時,每個月近2萬元的基本工資,需支付1萬多元的房貸、全家的伙食費及交通費等,就算再節儉,也很難維持收支平衡,但小高不斷說自己「還算幸運」,在過去景氣好時有很多加班機會,能夠靠著沒有假日的瘋狂加班賺上3、4萬元來維持家計,但提起現況,她不禁感慨,「從金融海嘯過後,許多廠商遷到中國,就沒有這麼好了!」

20150912-004-SMG0035-風數據-基本工資-小高小檔案
 

【案例2】累了一輩子 想過一下自己的生活

而與小高相比,小玲的經濟負擔更為吃重。小玲和小高一樣須獨力撫養2個小孩,除了每個月近1萬元的房租及水電外,小玲還有1位因故成為植物人的哥哥住在安養院,每月還須支付15000元的安養費,每月支出動輒3萬,幾乎是小玲所領工資的2倍。

「所以我那時候兼兩份工作,8點上班、5點半下班,又趕到另一個地方去做,6點做,做到半夜2點多才下班,回去洗個澡、洗個頭已經快要天亮了!一天睡不到3小時,很累阿!真的很累!」當時小玲為了賺到足夠的生活開銷,只能在白天工廠下班後到卡拉OK店幫人煮飯,這份工作同樣提供18000多元的基本工資,儘管每天睡不到3小時,但終究能掙得3萬多元勉力維持基本生活。

20150912-005-SMG0035-風數據-基本工資-小玲小檔案
 

其實不論是小玲的兼差或小高的瘋狂加班,都是透過1人當2人用、實質做2份工作來養活自己與家人,也意味著2份基本工資或許才能「照顧勞工及其家庭基本生活」。

「有時候我都在想,為什麼要過得那麼辛苦?」小玲說,小時候爸爸開計程車,家裡比較窮,她從小學就開始幫忙家務,繼母時常一大早挖她起床洗車,當時她總想著,如果能早點幫忙家裡賺錢,也許就能得到繼母多一點的疼愛,因此一直想著不要讀書要趕快幫忙賺錢,國中開學的那天,老師甚至追到家裡來問怎麼沒有報到,她就躲進廁所裡,跟爸爸說自己要幫忙賺錢不要讀書。

「每次我都跟我兒子講說你媽就是沒讀書,所以一輩子只能當作業員,所以你們就是要用功讀書、坐辦公桌,不要像我這麼累,才賺那一點錢,我都這樣跟我兩個小孩講…我兒子也跟我講說,『媽你不要那麼累啦!我去貸款就好!』但我不要,我不要讓你們一出社會就有壓力在…。」也許是過去沒有選擇繼續升學的缺憾,讓小玲咬緊牙根也不要小孩申請就學貸款,談起過去所吃的苦,小玲不禁哽咽了起來。

「我經常跟我的小孩講說,媽媽想要放假、過一下自己想過的生活,一輩子到現在50幾歲了,終於可以去學一些東西,那天我看到我們電梯口貼農會家政班,就想說要去,以前都沒有機會為自己、為興趣去學一點東西…,」小玲繼續說著,而小高在一旁溫柔地安慰她,不斷說著「沒關係啦!都熬出頭了!」

聽著小玲及小高的故事,忍不住想起人們討論低薪時最常提到的「領XX的人都是自己不努力」及「愛拚才會贏」兩句名言,也許現行的基本工資就是要提醒人們只有夠努力、努力到全年無休、努力到每天只睡3小時,才配擁有一份足以養活自己及家人的薪資。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基本工資 風數據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