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對科學的侮辱,是不負責任的人體實驗!」中國科學家貿然改造嬰兒基因,全球學界群起抨擊

2018年11月28日 14:00 風傳媒
基因科技雖然日新月異,但人類真的扮演上帝操控生命嗎?(美聯社)

基因科技雖然日新月異,但人類真的扮演上帝操控生命嗎?(美聯社)

中國科學家賀建奎日前宣佈,全球首例對愛滋病免疫的基因編輯嬰兒11月已在中國誕生,此事立刻引來各界廣泛質疑與批評,連中國政府與學界也表示「明令禁止、堅決反對」。德國倫理理事會主席彼得‧達布洛克(Peter Dabroc)也重砲抨擊:這種做法是對科學的侮辱,是不負責任的人類試驗

「孩子都生了才說!太過分了!」

中國醫學科學院生命倫理學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北京協和醫學院教授翟曉梅直言,賀建奎的做法根本就是「學術失範」。因為「孩子都生出來了,才跟學術界報導,太過分了!而且我們國家的現有的法律法規都是禁止這麼做的」。

基因科技。(美聯社)
基因科技。(美聯社)

中國科學院學部科學道德建設委員會、中國科協生命科學學會聯合體27日分別發佈聲明,文中都強調「堅守科研倫理道德底線,堅決反對違規開展基因編輯嬰兒,全面調查涉事機構並予以處罰」。122位中國學者透過「知識分子官方微博」發佈「科學家聯合聲明」,堅決反對與譴責「不經嚴格倫理和安全性審查,貿然嘗試做可遺傳的人體胚胎基因編輯的任何嘗試」。

中國科技部副部長徐南平27日則說,2003年頒布的《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規定,可以以研究為目的,對人體胚胎實施基因編輯和修飾,但體外培養期限自受精或者核移植開始不得超過14天。本次「基因編輯嬰兒」如果確認已出生,屬於被明令禁止的,將按照中國有關法律和條例進行處理。

對賀建奎的四點質疑

根據中國的中央電視台報導,目前各界對基因編輯嬰兒的質疑主要有以下幾點:

質疑一:敲除CCR5基因後對兩個嬰兒來說是否安全?

質疑二:這一技術的倫理和道德問題。著名物理學家霍金擔心,一旦出現基因改造而成的「超人」,「沒得到改造的人類」可能無法競爭,逐漸絕跡,或者變得「不重要」,人類會展開「自我設計」的競爭。

質疑三:此項技術早就可以做,沒有任何創新,但是全球的生物醫學科學家們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為脫靶的不確定性、其他巨大風險以及更重要的倫理。

質疑四:為什麼選擇HIV?是否是為了出名或吸引眼球?愛滋病母嬰阻斷技術已經很成熟,為何還要選擇基因編輯?

賀建奎。(美聯社)
賀建奎。(美聯社)

中國媒體還發現,賀建奎去年2月還在科學網博客上發佈《人類胚胎基因編輯的安全性尚待解決》一文,認為「不論是從科學還是社會倫理的角度考慮,沒有解決這些重要的安全問題之前,任何執行生殖細胞系編輯或製造基因編輯的人類的行為是極其不負責任的」。但他在發表該文一年後,這次基因編輯嬰兒的人體胚胎就被植入人類母體。

「這是不負責任的人類試驗」

德國神學家,同時也是倫理理事會主席的彼得‧達布洛克,認為中國的基因編輯嬰兒「對科學界來說,無疑是一場巨大的災難」。俄國下諾夫哥羅德大學生醫所所長瑪麗亞‧韋杜諾娃則認為,雖然這次的基因編輯在技術上可以做到,但要堅決禁止,因為非常危險,二戰後還沒有拿人類做過類似實驗。達布洛克更呼籲,應該建立類似國際原子能組織那樣的監管機構,防止再次發生憾事,出現「不負責任的人類試驗」。

基因科技。(美聯社)
基因科技。(美聯社)

誤剪基因後果難料 若釀隱疾將遺傳後代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醫學院分子生物和基因學教授馬扎爾·阿德里(Mazhar Adli)說:「對胚胎進行基因編輯,或者對生殖系細胞進行基因編輯,也就是做任何會影響生殖細胞和後代的事情,在國際上都被禁止,大家在這點上有共識,亦即我們不應做這類基因編輯。」

阿德里教授說:「如果對胚胎進行基因編輯,這種改變會遺傳到後代。如果是對人這麼做,在這個事件中就是那些嬰兒,但她們並沒有同意。」阿德里認為,賀建奎的這項研究在科學層面並沒有突破,而且在醫學上也沒有必要,因為其他醫學方法也可有效阻隔艾滋病病毒從的母嬰傳播。

哈佛醫學院院長喬治·戴利(George Daley)表示:「我們目前仍然只是試圖掌握科學,而在什麼條件下可以運用科學,則是更廣泛與深刻的社會問題。人們確實能接受用來緩解疾病、減輕痛苦。但如果是疾病風險呢?我們可以用一個技術來改變孩子的身高、膚色、或其他特點嗎?」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