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小黨對臺灣的意義

2015年09月29日 05:40 風傳媒
經過兩次政黨輪替的台灣,可以給小黨生存的空間嗎?(圖為小黨參選人在立法院前痛批國民黨應為修憲失敗負責。社民黨提供)

經過兩次政黨輪替的台灣,可以給小黨生存的空間嗎?(圖為小黨參選人在立法院前痛批國民黨應為修憲失敗負責。社民黨提供)

雖然三民主義強調人民應有的權力,但臺灣人有選舉的權力也是相當近期的事情,臺灣更是在華人地區少有、相對完整的民主制度。選舉制度相較於悠久的中華文化更是相當短暫的,所以在運作上我們仍有許多需要學習的,也免不了受到過往文化的影響,就連美國初期很多政治人物甚至會以決鬥處理爭議。

臺灣現行常常以「軍」或「營」來描述對立政黨,其實忽略軍隊應該是來抵禦外敵的,在藍、綠「軍旗」揮舞之下,人民自動對所屬的軍隊效忠,並把個人想法擺一邊,而制度上又讓小黨難出頭,不難看出就算實行民主制度仍有過往政治的霸權思維。這思維在早期國軍與共軍對抗時,甚至現在中共政權仍可見,就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當權者掌握一切權力。然而,民主制度是不斷讓不同人執政,某種程度是反對霸權。良好的政黨政治對自己國家內不同政黨或是人民不該有霸權心態,一個國家不同政黨對內可以有不同立場,但對外時政黨之間就是合作,不該有「軍隊」心態要壓制對方。

臺灣目前制度是限制小黨的,加上大黨更能受主流媒體青睞,許多不同的聲音自然就消失了。之前兩次的輪替教我們政黨霸權心態不改,最終對人民都是傷害,政權越霸道傷害就越大。大多人認為臺灣政黨將再次輪替。不可否認民進黨過去為民主的犧牲也長期承受不實的罵名,但是沒有人可以保證此次民進黨是否能從過去失敗中成長與成熟,民進黨是否能聽見各種弱勢的聲音並行動?畢竟,要幾十年的民主機制跟上歐美幾百年的制度可能是過高的要求,加上人心總是會被權利腐蝕。

受到網路資訊開放與重大社會議題/運動啟發,此次選舉各種的小黨出現,政黨立場或是關注議題更是多元,在排擠小黨的政制體系下是難能可貴的。這次選舉或許可以讓我們好好留意不同小政黨的理念與參選人的背景,再思考我們對於臺灣這土地的願景是什麼?我們在乎的議題是什麼?

以「年金與公務人員體系」為例,我們看見財政部長或是央行總裁也只能喊話,許多立委在電視上不斷說制度有多不公平。似乎每當有財政危機時公務人員就成了箭靶,只是這體系往往是政務官與立法委員們所建構,問題也是在政務官與立法委員允許下惡化的!然而,許多事務官卻要因長官缺乏遠見與行動力承受輿論壓力。投入金門地區立委選舉的高丹樺表示軍公教聯盟黨認同公務體系必須改革,而改革必須從制度的核心開始,而不是喊話或爆料就能做到,軍公教聯盟黨是事務官們決定以行動來改革而成立的政黨。高丹樺女士來自烏坵,是離島的離島,各種資源的匱乏,重要資源如教育與醫療的不足,更希望臺灣可以更重視各種弱勢。

除了軍公教聯盟黨以外,還有許多值得注意的小政黨。從政治的左、右之分來看過去藍、綠的執政,其實過往政府都是偏向財團,兩者差異都只是程度上的差異,政治與商業之間的互助合作時有所聞。在難得有許多小黨參與的情況下,或許我們更該好好鼓勵小黨發展,至少這些小黨在財團來看是沒什麼利用價值的,或許這些小黨更沒有人情債,可以專心改革國家制度。在欠缺制衡政治機制下,讓更多小黨的加入或許可以避免大黨成為「霸權」。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