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昌觀點:中美談判忽冷忽熱期望角力,今年2月見真章

2019年01月31日 05:50 風傳媒
2019年1月30日,由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領的代表團抵達華府,與美方展開談判(AP)

2019年1月30日,由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領的代表團抵達華府,與美方展開談判(AP)

在中美貿易談判限期尚餘一月之際,雙方展開新一輪的高級內閣談判,雖然華為被美國司法部正式指控和要求引渡其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但中方首要目標料仍是集中跟美方談判撤回所有附加關稅,以期穩定內地供應鍊外遷,然而美方也欲協議的取態難免令中方現階段不會全面退讓至底線,2月底有過渡協議機會較高。

中國談判代表團,包括副總理劉鶴、人行行長易綱等一行數十人代表團已抵華盛頓,《華爾街日報》報導,中方計劃提出大幅增加美國農產品和能源產品購買量,同時會對國內產業政策進行適度改革。美方的一項關鍵要求是取消對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部分領域需成立合資公司的要求,而這可能會需要數年時間。

目前中美雙方最有共識的部份,就是中方增加購買美方貨品縮減美國總統川普最關注的貿易順差,《彭博》1月引述早前談判官員消息,中國提出於未來六年逐步增購美國貨品,總值1萬億美元,期望於2024年貿易順差自去年的3,230億美元減至零。而美方則希望加快進度至兩年。

12月阿根廷晚宴後,美國財長馬努欽(Steve Mnuchin)已率先指中方承諾增購1.2萬億美元美國貨品,而1月在北京的副部級會談後,傳出的消息是中國提出將進口額由目前1550億美元提高至2019年的2000億美元,並逐年增加,至2024年時將增至6000億美元。故此中方在這部份在方案上最少是守諾,並主動提出路線圖,且中方目前談判協議未正式落實之際,已經不斷從美國小量採購大豆、農產品和油氣等展現誠意。

另外美方的一項關鍵要求是取消對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部分領域需成立合資公司的要求,根據《華爾街日報》,這可能會需要數年時間。但由於中國確實也正在加快審批個別海外企業在內地的獨資企業,包括美企特斯拉(Tesla)以至標準普爾等,而中方遲遲未正式受理Visa和萬事達卡在內地的信用卡清算申請,違反世貿判決經年,這些部份估計中方也會提出路線圖讓美企獨資准入改善,也變相吸引新投資和改善產業競爭。

不過中美談判其他部份似乎較有阻力,《華爾街日報》消息稱北京方面不會同意美國提出的深化中國經濟結構性改革的要求。包括取消對重點扶持行業的補貼、撤銷有利於中國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的監管措施和其他幫助。白宮官員近期也表明,雙方在很多結構性談判方面缺乏進展,沒有較早前的樂觀氣氛。

筆者過去已表明,中方基於經濟問題將在11月美國中期選舉後讓步,而川普基於對貿易概念認知,相對痴迷於貿易順逆差,而且基於國內外諸事不順,期望一如《美加墨協議》(USMCA)達致協議宣示政治勝利,以及維持美股持續上漲作為管治成績表,令坊間開始逐步認知美國遲早跟中國達成協議,帶動股市大反彈。

然而問題亦在於此,基於川普在過去兩月不斷吹捧跟中方有望達致協議,而白宮官員也不敢違上意致股市下跌,中方變相看穿美國底牌,現時仗著國家主席習近平跟川普重新修好,進行期望管理,對外放風中方不會大幅結構性讓步,而美國近期也終於改口風略為強硬希望爭取更多甜頭,雙方場外正在角力。

不過早前白宮在阿根廷的會後聲明指出:「川普總統與習主席已經同意立即就強制技術轉讓、知識財產保護、非關稅壁壘、網路入侵和網路盜竊、服務以及農業方面的結構性改變開始談判。」中方也一早表明不會談判動搖黨國根基、即主要涉及維穩和國家安全的部份,但這些包括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等部份估計還是會最終有進展的。

白宮外部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表示,1月底的中美貿易談判,應該無法順利敲定貿易協議。原因是中國喜歡拖到最後一分鐘才會敲協議,以盡可能爭取到最佳條件。長期來看,則他仍抱持樂觀態度。

如果參考當年中國入世談判頻臨破裂一刻,當時總理朱鎔基親身上陣談判來看,中方在今年2月底再由習近平更為信任的國家副主席王歧山上陣機會不低,而王也正是朱的門生。然而即使中美2月底達成過渡性協議甚至延長談判,中方目前只能以採購爭取美國暫停關稅,中美科技和產業摩擦必是中長期難解的問題。

作者為香港財經評論員,節目主持人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G20 中美貿易戰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