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促轉會規畫「台灣轉型正義資料庫」,找出軍事審判加害者

2018年12月08日 13:00 風傳媒
為表示政府對轉型正義的重視,總統、行政、立法兩院院長都出席第一波刑事有罪撤銷儀式。(柯承惠攝)

為表示政府對轉型正義的重視,總統、行政、立法兩院院長都出席第一波刑事有罪撤銷儀式。(柯承惠攝)

「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這一天,真的來得太晚。」十月五日,總統蔡英文在兩百多位政治受難者及家屬的見證下,按下碎紙機粉碎判決書,象徵「判決消失,姓名留下」,撤銷一二七○位政治受難者的刑事有罪判決。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前夕,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將再撤銷一五○五人。

規畫返還受難者遭沒收的財產

有別於第一波撤銷名單皆是重新審視過去曾獲賠償或補償者,此波撤銷名單中,有五人是過去未提出申請的同案被告,經過審查小組研讀相關檔卷資料後,認定當時判決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及侵害公平審判原則,給予司法平復。

致力於平反、救援白色恐怖時期不當侵害的前立委謝聰敏曾說:「政治犯是終身職。」就像是一道沉重的枷鎖,肆無忌憚地糾纏當事人。促轉會專任委員葉虹靈表示,為了平復受難者的尊嚴,不僅要撤銷判決,還要規畫返還遭沒收的財產。

過去曾受《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與《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賠償或補償者,至少有八四○九件。根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促轉條例》)規定,其中若涉及有罪判決者,將可依法撤銷,類似案件預計在二○一九年五月底完成清查。

促轉會兼任委員尤伯祥解釋,二十年前的賠償或補償依據為是否有叛亂實據,若有則不予補償。但時至今日,不論就立法架構或對轉型正義的理解,應該以是否涉及「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侵害公平審判原則」來判斷,即使確有叛亂實據,曾知匪不報或加入地下黨被指控為匪諜,也可以平復其罪名。

促轉會在清查舊案的過程中,發現部分共同被告在當年沒有提出申請,自七月起就組成審查小組,邀請法界的實務工作者與學者專家,就上述原則討論,未來也將進一步就過去曾申請補償但未通過者,重新辦案。

人權在威權統治下被高度犧牲

經過審查小組反覆討論、爭辯的五人,分別為崔乃彬、羅財寶、黃添才、曾木根與藍春盛。審查委員之一的中原大學財經法律學系副教授徐偉群表示,就這次審查的四案共五人來看,不管是當時審判程序或定罪理由,都可以發現人權在威權統治下被高度犧牲。

三十七歲的曾木根在一九四六年擔任鐵路局嘉義機務段檢查員時,被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支部的李媽兜吸收加入地下黨,擔任嘉義機務段支部書記,後來曾木根又吸收藍春盛入黨,參與多次會議,被認為意圖破壞鐵軌。

兩人因違反《懲治叛亂條例》,也就是所謂的二條一,在五二年被台灣省保安司令部處以死刑。「加入地下黨就一定是叛亂嗎?」尤伯祥質疑此判決違反罪刑法定原則。徐偉群也指出,曾木根的筆錄涉及刑求,審判官沒有理會被告的抗辯,在當時根本就已經違法。

政治受難者資料庫對羅財寶則有一段簡短的描述:「羅財寶、莊江田受李匪凱南之宣傳,明知羅天賀、羅安溪、李凱南等為匪而不檢舉。」羅財寶因「知匪不報」依《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禠奪公權五年,且需交付感訓三年,但他捱不過刑期,因肺結核在獄中過世。

「知匪不報」是處罰思想犯

尤伯祥指出,審查小組一開始在處理羅財寶案時,發現該案最後是由蔣介石核定,行政權與司法權不分,認為侵犯公平審判原則。但經過徐偉群提醒,才仔細反省「知匪不報」的內涵,即是忽略個人的主體性,不容許不表意的自由,就是在處罰思想犯,因此亦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

「人的基本尊嚴在哪裡?」徐偉群質問,「知匪不報」即是蔣介石將人民當作統治者遂行統治意志的工具,利用人民互相監視,並迫使互相檢舉來解決對於秩序的焦慮。民眾在互相指控、懷疑甚至造謠的狀況下,也成為統治集團的一環,連做為一個普通人的權利都沒有。

透過個案逐步揭露加害者結構

尤伯祥補充,「知匪不報」對戒嚴近四十年的台灣社會造成難以回復的傷害;老一輩的人常言不要議論政治,即是生存在隨時都有可能被檢舉的陰影下,若公開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很有可能就被指認為「匪諜」,長期以來斲傷社會信任。

葉虹靈表示,促轉會在此波平復司法不法的過程中,會將撤銷有罪判決的決定書公開上網,內容包括每案撤銷的理由,最重要的是將附上當年相關的起訴者、審判者、呈核者與核定者,意在透過個案逐步揭露加害者的結構。

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吳乃德常言,台灣的轉型正義長期處於「上萬人受害,可是卻沒有加害者」的狀況。葉虹靈認為,一一列出判決文書中曾出現的姓名、層級及所做的決定,並加以分析,才能瞭解加害者的樣貌並非鐵板一塊,不全然只是威權體制的小螺絲釘或黨國體制豢養的走狗。

平復司法不法只是轉型正義工程的一環,促轉會同時也在規畫「台灣轉型正義資料庫」,欲勾勒加害體制運作機制,將以軍事審判的決策流程為主,釐清影響最大的決策落在什麼人、什麼層級,刑度差異是人為還是制度因素,以描繪出威權時期的審判責任鏈。

而就目前公告的兩波名單來看,可以發現白色恐怖時期的歷史脈絡複雜,不同位置的行動者因此採取不同的策略,不是以省籍、族群、性別、年齡、學歷或職業就能簡單分類,更不能輕易簡化成敵我或統獨對立。葉虹靈說:「國家機器之惡與造成的傷害,不分類別。」

不能輕易簡化成敵我或統獨對立

律師出身的尤伯祥也反省,由長期從事司法工作來看,應該藉此面對當時司法實務的面貌,才能改變威權氣息猶存的司法文化。平復司法不法是修復式正義的表現,因此不僅是刊登行政院公報,將撤銷公文寄給受難者,這場儀式更希望帶動社會討論。

徐偉群強調:「當統治者以保障國家安全為由,國家能做什麼又或不能做什麼?正是台灣轉型正義工程中必須面對的問題。」人權價值並不是只適用於當代,若民眾無法容許國家五十年前行使的不義,那也不應該允許相同的狀況在未來發生。

20180519-促轉會委員尤伯祥19日出席紀念殷海光先生學術基金會舉辦「何謂加害者?談轉型正義與促轉條例的加害責任問題」論壇。(顏麟宇攝)
尤伯祥認為即使有叛亂實據,若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也可以平復其罪名。。(顏麟宇攝)

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調查中

轉型正義的工程具有高度政治敏感性,促轉會掛牌但尚未完成階段性成果時,就先爆發了「張天欽事件」,「清算」、「鬥爭」的形象已成為民眾的第一印象。事實上,促轉會成立半年來,積極著手於各項調查,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等都正進行當中。

政治檔案是追求歷史真相的基礎,但促轉會調閱機密檔案受阻,又因為部分檔案未解密,也無法引用在總結報告當中。例如國安局移轉的政治檔案幾乎全數列為機密,促轉會內部雖可查閱,但無法公開引述。

依照《促轉條例》規定,促轉會雖有權調閱個別機關檔案,但不僅調閱了無法引用,甚至有部分機關拒絕提供或遮掩部分內容,從發文到取得資料歷時4個月之久。或有部分屬軍事管制區的遺址,即使獲得同意入內訪查,仍無法拍攝或測繪,都有待跨部會協調。(李佳穎)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有人說,如果一個人在一生中沒有出現過一次個人的革命,那是遺憾的。我的革命是要成為一位記者,透過寫作實踐我的社會關懷。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