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銘專欄:硬體新創高峰會精華紀實(下)

2018年12月12日 05:50 風傳媒
「僅管曾經主導過矽谷硬體史上許多非常著名的電子產品,Jory卻有著矽谷名人少見的謙虛低調,我的合夥人得不斷地戳他,他才願意點頭接受硬體迷們的致敬。」圖為Hardware Club合夥人Aymerik Renard和Playground Global的Jory Bell(作者提供)

「僅管曾經主導過矽谷硬體史上許多非常著名的電子產品,Jory卻有著矽谷名人少見的謙虛低調,我的合夥人得不斷地戳他,他才願意點頭接受硬體迷們的致敬。」圖為Hardware Club合夥人Aymerik Renard和Playground Global的Jory Bell(作者提供)

午餐過後幾聲廣播下,觀眾迅速帶著咖啡就座。為下午開場的是前蘋果大將、曾經引爆話題的手持電腦OQO創辦人、現任職於Playground GlobalJory Bell。在我的合夥人Aymerik的訪問下,他回顧了自己在蘋果的重要作品,以及生不逢時的OQO手持電腦——我還真記得這個比iPhone早三年問世的產品,當年搭配了同樣是名譟一時的Transmetta克魯索處理器以及20GB大小的「微型硬碟」——不是固態硬碟或快閃碟喔,是真的硬碟,有轉盤和針的那種!

僅管曾經主導過矽谷硬體史上許多非常著名的電子產品,Jory卻有著矽谷名人少見的謙虛低調,我的合夥人得不斷地戳他,他才願意點頭接受硬體迷們的致敬。他也介紹了現職的Playground Global,這是由安卓作業系統發明人安迪・魯賓離開谷歌後在2015年成立的風險投資兼設計公司,他們雇用許多設計師和工程師,除了投資新創以外也使用自家人力協助新創解決設計和工程問題,現在管理超過八億美元的基金,已經成為矽谷重要的風險投資人,我們也曾經和他們共同投資過Bodyport這間醫療電子新創。

2018-12-06 座談會嘉賓由左至右:Larry Chu、Shannon McClenaghan、Shahin Farshchi、Cédric Hutchings以及Vivek Mehra(作者楊建銘提供)
座談會嘉賓由左至右:Larry Chu(Goodwin Procter)、Shannon McClenaghan(Anova)、Shahin Farshchi(Lux Capital)、Cédric Hutchings(Withings)以及Vivek Mehra(August Capital)(作者提供)

在投資過量子電腦新創Rigetti Computing、衛星網絡Planet Labs、和自駕車Zoox新創的Lux Capital合夥人Shahin Farshchi的專題演講後,他加入了接下來主題為併購退出的座談,同場的還有2017年被家電大廠Electrolux併購的低溫烹調新創Anova的Shannon McClenaghan,被諾基亞併購的法國新創Withings執行長Cédric Hutchings,以及August Capital合夥人Vivek Mehra,主持的則是專攻新創併購退出的Goodwin Procter法律事務所合夥人Larry Chu,他前陣子才剛處理完本專欄也分析過的SAP併購Qualtrics一案

 

在座談會中大家異口同聲的說併購退出表面上看起來很簡單,但實際上很花時間和精力,通常從開始接觸到完成併購,都會比預定的時間延長一倍以上,期間創辦人相當於做兩份全職工作:既有的新創管理以及與併購者的談判,大家都建議創辦人不要低估這些細節,不要一有人提要併購就忙不迭地迎上去。Cédric提到併購者公司內力挺這樁併購案的人也很重要,以他的經驗,Withings被諾基亞併購後就遇到當初力主併購案的人離職,因此整合非常不順利,也才會又出現創辦人Eric Careel自掏腰包再度把Withings的資產從諾基亞手中買回來的狀況

接下來是我們的老朋友Shasta Ventures合夥人Robert Coneybeer的專題演講《從失敗中學習》,裡面他對比了兩家他們所投資過的新創大相徑庭的下場。由離開我老東家創銳訊的人創辦的Eye-Fi當年領先全球推出內藏無線網路的SD卡,讓數位相機可以直接傳照片到電腦裡,轟動一時,2012年業績成長到$15M,但隨後停止成長並開始下滑,公司最終只能在2016年把資產低價出售給理光。由iPod之父東尼・法戴爾創辦的Nest Labs則走上不同路徑,2010年成立,2013年到達$70M營業額,2014年以$3.2B高價賣給谷歌。

Robert表示很多人以為Eye-Fi是被iPhone內建相機給打敗,但他們仔細分析後認為並非如此。Eye-Fi是很棒的硬體產品,解決當時數位相機資料傳到電腦的一大通點,但傳到電腦後使用者處理照片的痛點仍然沒解決,所以iPhone相機和簡單好用的圖片處理APP一出來,就讓Eye-Fi無用武之處。換句話說Eye-Fi雖然解決一個痛點,但並沒有降低照片處理的整體困難度,所以無法更上一層樓。

Nest Labs就不同了,東尼堅持要把軟體和硬體都做到完善才願意推出產品,為此甚至延遲推出產品,結果是他們的智慧型溫控器產品一推出就很完整,使用者用得暢快無比,結合機器學習的人體最適溫度調整也大受好評,所以才能進一步募得更多資金,完成更高的業績,從而實現高價退出。

Robert的結論是,產品的軟硬體沒有完善前不應該貿然推出,做為投資人也要有同樣的耐心,讓產品一上市就能敲出全壘打。

2018-12-06 座談會嘉賓由左到右:松崎良太、Christine Herron、Karthee Madasamy、Samantha Huang(作者楊建銘提供)
座談會嘉賓由左到右:松崎良太(Kibidango)、Christine Herron(前Intel Capital)、Karthee Madasamy(MFV Partners)、Samantha Huang(BMW i Ventures)(作者提供)

下午的中場休息結束後,開啟整天活動最後一部分的是我主持的企業投資部門(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座談會。就像Maryanna選擇在我們的年會宣布離開Khosla Ventures、和Jurvetson共同成立Future Ventures,座談會嘉賓Christine Herron也選擇在我們年會宣布正式離開任職多年的Intel Capital——這年頭流行在別人家場子出櫃?——座談會前跟她閒聊時,她大笑說現在她可以開始講前東家壞話了。同場的Karthee Madasamy在創辦MFV Partners之前也在Qualcomm Ventures任職多年,Intel Capital和Qualcomm Ventures是硬體企業投資部門的兩隻「房間裡的大象」,過去在全世界各國跟獨立風險資本公司競合,毀譽參半。Karthee眼看Christine摩拳霍霍,也不禁躍躍欲試要來吐槽前東家。

至於我的好友松崎良太雖然現在身份是日本群募網站Kibidango創辦人,但之前在樂天的企業併購部門擔任執行取締役多年,幫三木谷會長到處買新創:「我大概總共花了快$2B吧!」言談間雖然保持日本人內斂,但仍可察覺到一絲嘲諷。倒霉的就剩下仍在BMW i Ventures任職的Samantha Huang。

「我們的基金有$500M的規模。」她說。

「你們CVC開口第一句都是你們有多少錢。」我回應道,包含她、其他嘉賓和觀眾在內全場大笑。

座談會的激烈爭辯環繞在CVC對新創到底是好還是不好,Christine和Karthee以過來人的身份對前東家褒貶參半,大致維持君子風度,不出惡言,但當我問他們人今後是否會再任職任何CVC或者企業投資部門,兩個人都忙不迭地說:「Thanks but no thanks.」

Samantha站在現職的立場用清脆的西岸英語努力為CVC辯護,但幾段精彩的諷刺對話中她笑得比誰都大聲,顯然對於自家的$500M「基金」她也有微妙的看法。松崎桑則針對當年樂天到處買新創追求營收成長的策略作出了回顧,並向現場多為歐美的觀眾解釋了日本國內以CVC為主的獨特新創投資文化。

2018-12-06 座談會嘉賓由左到右:Fred Bould(Bould Design)、Chrissy Meyer(Root Ventures)、Gregor Berkowitz(GBA)(作者楊建銘提供)
座談會嘉賓由左到右:Fred Bould(Bould Design)、Chrissy Meyer(Root Ventures)、Gregor Berkowitz(GBA)(作者提供)

接下來的硬體設計座談會由我的合夥人Aymerik主持,登場的三位都很謙虛,但都是矽谷過去兩十年來人人皆知的設計大將。其中現職Root Ventures合夥人的Chrissy Meyer曾經是iPod的大將,也負責Apple Watch早些年的開發,Fred Bould則是矽谷知名設計公司Bould Design的創辦人,曾經為蘋果設計過許多產品,也是Nest溫控器和Roku電視盒的設計者,Gregor Berkowitz則是設計顧問公司GBA的創辦人。座談會中這些身經百戰的老將們回顧了矽谷工業設計和介面設計的發展史,並以分享了與新創合作的經驗。

一整天的活動最後以兩個精彩的專題演講收尾。

2018-12-06 Movidius共同創辦人Remi El-Ouazzane回顧公司的瀕死回生大逆轉故事(作者楊建銘提供)
Movidius共同創辦人Remi El-Ouazzane回顧公司的瀕死回生大逆轉故事(作者提供)

被英特爾收購的邊緣機械學習晶片新創Movidius共同創辦人Remi El-Ouazzane分享了Movidius瀕死回生的精彩故事,內容牽涉到英特爾的敏感資訊,這邊我就不詳述,但讓我最佩服的是他一直強調的新創的「遺產」(legacy)觀念,許多創辦人公司被收購後,錢入口袋,蹲完過渡期後就迫不及待地離職,提前退休或者開心公司。但Remi和共同創辦人一直相信Movidius的願景,加入英特爾後毋寧是讓這個願景加速實現的一個良機,因此持續在英特爾內部推動Movidius新產品和佈局。

2018-12-06 連續創業家Marylene Delbourg-Delphis分享新創人資的秘訣(作者楊建銘提供)
連續創業家Marylene Delbourg-Delphis分享新創人資的秘訣(作者提供)

法國名校ENS——Ecole normale supérieure,哲學家沙特、物理學家傅立葉、小說家羅曼羅蘭的母校——畢業,但在美國連續創業數十年的Marylene Delbourg-Delphis,則分享了她的新創人資聘用的經驗。儘管是全天最後一個演講,聽眾本應迫不及待地要參加接下來的社交酒會,但Marylene的演講內容精彩實用,問答部分創業家們提問踴躍,最終甚至延長時間,也為我們一整天的年會劃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2018-12-06 Hardware Club三位合夥人(由左至右):Aymerik Renard、Alexis Houssou和作者(作者楊建銘提供)
Hardware Club三位合夥人(由左至右):Aymerik Renard、Alexis Houssou和作者(作者提供)

*作者為台灣大學電機畢業,在台灣、矽谷和巴黎從事IC設計超過十年,包含創業四年。在巴黎工作期間於HEC Paris取得MBA學位,轉進風險投資領域,現為Hardware Club合夥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楊建銘(Jerry Yang, CFA),現任巴黎風險資本公司Hardware Club管理合夥人。台灣大學電機學碩士、法國HEC Paris MBA,CFA持證人,過去曾在亞洲、矽谷和歐洲半導體業十二年,包含創業四年。(作者的英文部落格:https://medium.com/@jmyang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