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台灣人民對「執政黨」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標誌!

2018年12月08日 07:00 風傳媒
民進黨敗選,蔡英文總統辭卸黨主席,這是她第二次敗選辭主席,上一次是2012年她競選總統失敗。(郭晉瑋攝)

民進黨敗選,蔡英文總統辭卸黨主席,這是她第二次敗選辭主席,上一次是2012年她競選總統失敗。(郭晉瑋攝)

民進黨代主席林右昌就位後即公開表示:「台灣人民已經不欠民進黨」。說這句話的民進黨代主席會得到多少認同,尚難預估,不過該一說法並未在黨內引起太多討論卻是個事實。

林右昌生於1971年,符合民進黨內的中生代接班條件。其政治養成年代既沒趕上美麗島事件,也沒趕上野百合的那場學運盛會!據記載,他是在服完兵役退伍後,才於1998年進入民進黨中央黨部政策會擔任副研究員,當時其任事態度深受黨主席林義雄的賞識而參與了林義雄演說文稿的寫作班列。隨即於1999年奉派到2000年總統大選輿情會報擔任執行秘書,並擔任「民進黨2000年政策綱領」的主筆之一,也因此結識了時任民主進步黨秘書長的游錫堃。

所幸,代主席林右昌不是新潮流系人馬

2000年阿扁勝選,民進黨首度執政,林右昌隨即轉進為游錫堃的政策幕僚,並歷任行政院各項要職。據說,當時他也曾被列入到「童軍治國」的名單中。

2006年,游錫堃出任民進黨黨主席,林右昌即從政務再回任黨部,並接任中央黨部社會發展部主任,負責經營各類社團發展,隨後出任黨主席辦公室主任兼特別助理。嗣後,蔡英文出任黨主席,林右昌也跟著再轉台跟上蔡英文腳步前進。

我之所以絮絮不煩地索引這位新任代主席的資歷,一則是想先確認他的確是屬於「準備接班的中生代」。再則,從他在從政經歷上可以看到多位提攜他的前輩或Boss也都跟新潮流派系素無淵源。要論派系屬性,林右昌應該是游系的「正國會」較正確。

今年年初參與台南市長提名初選的陳亭妃即曾公開說明

游院長的「正常國家」理念,「也是我們一路跟隨他的」。「包括我的大師兄林佳龍市長,二師兄林右昌市長,我相信我們都是共同理念,沒有任何派系。我們是正國會,正常國家這樣共同理念,希望有一天台灣能成為正常國家,所以我們不是派系」。

20180411-民進黨立委陳亭妃11日於民進黨中執會後接受媒體聯訪。(顏麟宇攝)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和林右昌在民進黨派系屬性上是「正國會」。(顏麟宇攝)

「敗選檢討」如何痛下針貶,是「代理主席」天職

再說,民進黨在這次慘敗中,林右昌能在台灣頭的基隆市長拿下亮眼票數取得連任,不但超越四年前的得票數接近一倍之多,更拿下近年來基隆市長最高票數的歷史紀錄,讓過去幾十年鐵桿藍的基隆市轉型成了綠油油大地。林右昌靠自己打下的戰績著實奠定了自己的黨內地位,在該黨內的接班梯隊中自有其不可忽視的扮演角色。

雖說此番「代理主席」的最主要責任即在於讓黨內經由補選順利產生「新任黨主席」,其實這位短暫的「代理主席」還有一項艱鉅任務:提出「敗選檢討」。這份檢討書可以是作文比賽式的官樣文章,也可以痛下針貶,確實反躬自省,而讓民進黨確實能得到迥異以往的嶄新生機。

林右昌的作風,一般在外人所傳述的口碑是「既強悍又堅定,還不脫其謹慎不衝動的基本性格」。但在一片愁雲慘霧的中央黨部裡,面對眾多豪傑們所纏雜的情緒與偏執,這次的這個黨究竟能否再次破繭突圍,很可能就端看這位中生代的「代主席」是否具備旋乾轉坤之能耐了。

「人民不欠民進黨!」林右昌有學問!

因此,當林右昌以代理主席身分倡議說「人民不欠民進黨!」的新論述之際,其中所內藏之梗,究竟能有多大學問呢?

我們暫且把時間拉回到2006年,陳菊在首度競選舊制高雄市長時的選前感性之夜的造勢會場上,有一大段台詞迄今仍令人記憶猶新的:

我聽見台灣人痛苦的聲音,我聽見台灣社會很多的不公平,我為了追求正義與公平而拚成這樣,這是我跟國民黨與其他政黨的候選人不一樣,他們與過去台灣社會成長,人民的受苦,台灣社會的打拚完全無關,他們過去的歷史是空白的,我們過去的歷史有眼淚與血汗,因為我跟所有的台灣人一起奮鬥打拚,站在這裡,才不枉費我們所有的鄉親父老疼惜、支持我,你們說對不對!?

我對我過去的人生絕對沒有怨嘆,我也不會說陳菊打拚多久,高雄人一定要蓋我這票,不是這樣。我是要跟所有高雄鄉親說,政治要有是非跟公道,不然以後誰要為台灣打拚?要怎麼跟鼓勵我們的小孩說你要為台灣認真打拚?  

認真來看,陳菊這類說詞已是老套路了。從黨外時期開始的悲情訴求,一直延續到2018年的這次慘敗,所彈的、所吹的,總是同一個基調:民進黨人有恩於台灣人民,本著「是非公道」的做人準則,台灣人民不把票投給民進黨就是「忘恩負義」。

20181123-「守護民主決勝高雄」WeCARE高雄之夜選前造勢晚會,前市長陳菊。(甘岱民攝)
總統府秘書長陳菊選舉或輔選一貫基調,不投票給民進黨就是忘恩負義。(甘岱民攝)

對人民希索報恩的職業型「民主債主」永不滿足

我們不妨先假設,民進黨真的有恩於台灣人民,而人民也用選票支持民進黨兩度執政了,縱令是基於「有恩的報恩」之傳統倫理,也都該還清了,你再要這樣繼續跟我要來索債,你不就是勒索?不就是無賴?

再者,當年為台灣民主打拼而流血流汗,甚至犧牲寶貴生命者大有人在,何以永遠都只看到你們這幾位「民主債主」,反覆來要求人民必須對你們無止境地報恩還債呢?

話還有講得更難聽的,蘇貞昌都當過屏東、台北的幾任縣長了,還中途「落跑」去中央當總統府秘書長?而且連行政院長都幹過了,還好意思回來選縣長?難道台灣都只剩下你們幾個人才夠格輪流做莊嗎?

同樣的坊間耳語也對陳菊造成極為不利的說法:「陳菊的人馬圖像。」

XX的人馬,官照升,人照派,位置照搶

這是早自2017年「815全台大停電」之後,網路上即開始盛傳一張黑底圖像,清楚標示著「不可得罪的大官們,今日高雄,明日台灣!」

不管這張圖出自何處製作(藍軍、紅軍或網路酸民),該圖蓄意要將民進黨打成跟國民黨一般腐朽不堪的設計用心,是顯而易見的。如果陳菊團隊或民進黨中央稍具政治敏感度,或是再加多一點點的反省能力,就會對於被稱之為「自己的人馬」這件事進行全面而徹底的澄清,乃至於對內積極告誡「低調」「收斂」等等的警語。可惜,民進黨的傲慢已經病入膏肓、無可救藥了,所謂「陳菊的人馬」(或謂「新系人馬」)還是官照升,人照派,位置照搶,這樣長達一年的情緒醞釀,直到韓流引爆後才又回頭要去搶救,其勢頭早已成形,再無力回天了!請問號稱「南霸天的陳菊」這時候還想訴諸往日受難悲情的歷史記憶,跟高雄市民希索「恩情回饋」,徒然被當成笑話一大件罷了?

網傳陳菊人馬。
網傳陳菊人馬。

「進步的核心價值」淪為政黨裝飾的「美麗謊言」

民進黨前輩們確實是在黨國威權體制裡,甘冒戒嚴令的逮捕與關押,甚至是橫遭槍決的生命威脅下,經過數十年黨外年代的不斷挑戰、不斷衝撞、而終告成立的。那是一段血淚斑斑的歷史記憶。可是這些黨內老人們盤踞在「本土政黨」的「正統」,儼然以所謂「法統繼承者」自居,於焉而出現了「政二代」「政三代」「派系子弟兵」等等血統論之各等「家族系譜」。說穿了,都是古老封建制度下豢養出來的一群既得利益團體,也因而活絡了自知或不自知的自我膨脹之自腐基因。亦即是因襲「繼承體系」而建構利益團體的一種幫派內聚,並因而將「民主政黨」逐步導向「幫派型政黨」,所謂的「進步的核心價值」遂也淪為其門面裝飾的「美麗謊言」。這很類似於大漢文化中的「江山觀」:誰打下的江山就該是誰的!

於是,民主政治在政黨中就再也不是價值的思辨與選擇!同樣的,是非對錯的道德判准也不會是政黨制定並推動政策的主要精神與內涵。然後對人民的諸多訴求也就衍生出各種價值錯亂的「身分認同」!

對岸的共產黨如此,破敗中的國民黨更是如此,這次慘遭瘋狗浪幾乎滅頂的民進黨,也已顯露出這樣一種危險症狀--民進黨只是穿著不同顏色的國民黨罷了!

那麼,我們不免要拋出一個大哉問了:民進黨背叛台灣人民了嗎?

要細數其背叛的案例簡直多不勝舉,一例一休?七天假?空污案?能源政策?無核家園?性平同志婚姻?......尤其是「司法改革」哪裡去了?

改一半不叫改革;中途妥協而偷斤減兩不叫改革;光聽響雷不見下雨,更不叫改革;畏首畏尾,走一步退三步,比不改革更慘烈!

所以當小英總統選前疾呼「支持改革」,敗選後還矯飾說是「改革腳步太快,人民跟不上」時,我們大概就知道,這個黨已經墮落到無人敢說真話的「自腐自嗨」的重症狀態了!

一旦年輕人已經洞穿了你這個黨的「不可救藥」,請問,他們還會相信你嗎?那麼你還要去找他們大唱「哭調」藉以換取選票時,他們還敢挺你嗎?

於是,林右昌所說的「台灣人民已經不欠民進黨」這句話的現實感,就很自然被凸顯出來了。

你有夢想嗎?抵達未來的重要一步 影片(截圖自youtube婚姻平權大平台)
民進黨對婚姻平權首鼠兩端,讓婚姻平權團體深受傷害。(截圖自youtube婚姻平權大平台)

藍綠基本盤的快速崩解才是台灣未來希望

但我還必須嚴正指出,他的下一句話毋寧才是更關鍵更重要的:「以後民進黨不要再去提過去對台灣民主的貢獻,民進黨要靠對未來台灣的貢獻,來爭取台灣人民的支持與認同。」

戰後的台灣,長期被教育成「黨國一體」、「黨國不分」,甚至還會經常出現莫名其妙的「黨亡國乃亡」的極權式的乖謬論調。結果,民主選舉就被製造成不得不對政黨效忠的所謂「藍綠分裂」的選民結構,而且還任憑政黨恣意操作而還樂在其中。

正常的民主國家本來就不必要對任何政黨表示效忠。反過來說,不正常的國家,才會有那麼多的人民傻得會對一個政黨長期表現效忠的情操。易言之,台灣之所以會產生藍綠惡鬥而且還越鬥越不像話,鬥到讓人民(尤其是新世代們)已經非常不耐煩了,不就是因為兩黨的選戰操盤手們多數還相信:台灣選民結構中的所謂藍綠基本盤還夠札實而不輕易崩解。

偏偏這次的選舉過程中,多數當選人們在選舉策略上都故意採取了淡化「藍綠色澤」,鄭文燦如此、林志堅如此,林右昌更是藉由「改用政績包裝,拆違建、美化市容、改造破舊的正濱碼頭成網紅打卡點,讓基隆從吊車尾變成前段班,更讓對手也同樣是選了兩次的國民黨籍謝立功,在選戰中完全被邊緣化。」(參見新新聞報導)

割捨掉「政黨」迷幻術,公民社會才可能建構起來!

換一個角度來談,只要有一天,當多數台灣人民再也不肯被「政黨」感情綁架,再也不接受政黨以訴悲情要脅含淚支持,再也不至於盲目輕信政黨的美麗謊言,一個健全的公民社會之建構自然也能有更多的期待。而斯時,也許台灣才能就真正一腳跨入到「正常國家」之列了!

正因為台灣人民足以割捨掉「政黨」施作的迷幻誘惑,並且每次選舉時都勇於展現「人民智慧遠高於政黨」的氣概與姿態,那麼,當台灣人民再來幾次「選人不選黨」、「選政策不選政黨」、「選敢講真話、肯做實事的人」,那對岸的中共對於「台灣人民大於黨」會做何反應?中國人民又能跟台灣人民得到甚麼啟示?一旦中國人民覺悟到:原來政黨是可以隨時被換掉的,那麼那個一切都要聽「黨」的「中國共產黨」幾時也能被14億人民換掉呢?

20181130-SMG0035-韓國瑜(郭晉瑋)柯文哲(簡必丞)鄭文燦(陳品佑)
三都市長當選人韓國瑜(郭晉瑋攝)柯文哲(簡必丞攝)鄭文燦(陳品佑攝),都打破了藍綠迷思。

「做不好就拉你下馬!」的氣勢才是對抗共產黨的核武器

台灣在美中爭霸的大格局中,任何負責任的執政者自當提早因應,尢其出口近4成到中國,本就屬國安警戒層次。然民進黨執政两年來,只進行一些口號式的改革,將其佔用國會多數的優勢,轉成國會之外大開全民對抗的鬧劇,不以快刀斬亂麻的毅力處理轉型正義、司法改革、能源改造…,致使期望改革者徹底失望,更使被改革者亂舉大旗肆行其反抗的爭執與紛亂。也同時迫使人民孕生出「教訓民進黨」的集體共識。若執政團隊至此仍不思檢討,仍只沉迷權位之風華,而不深入民間疾苦。2020的大選勢必再度被全民淘汰。

我們實踐民主,就是須要讓無能的主政者下台。昔日對國民黨,今日對民進黨,人民永遠佔領著「做為主人的優勢」,而這也是對中國獨裁政權最佳的警示。是的,經濟很重要,但民主的考驗更崇高,誰亂開支票,誰欺負人民,終將被全民趕下台,這正是普世價值。台灣人民也因此得以在東亞,在全世界而贏得眾人的尊敬與支持。

也許邱吉爾的不朽名言可以為我們做出最好的註解:

「對他們的偉大人物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標誌。」(Ingratitude towards great men is the mark of a strong people.)

試想,如果下一次選舉的口號很簡單:「做不好就拉你下馬!」則這樣的選舉,就應該不會再那麼惹人嫌惡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