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忠偉觀點:「政大精神堡壘」與12月20日政大節

2018年12月16日 07:00 風傳媒
民國34年(1945年)8月抗戰勝利之後,陸軍軍官學校原本計劃要政府遷回首都南京,無奈的是國共內戰接著爆發,因此搬遷計畫暫時被擱置。圖為政大校門。(作者提供)

民國34年(1945年)8月抗戰勝利之後,陸軍軍官學校原本計劃要政府遷回首都南京,無奈的是國共內戰接著爆發,因此搬遷計畫暫時被擱置。圖為政大校門。(作者提供)

民國34年(1945年)8月抗戰勝利之後,陸軍軍官學校原本計劃要政府遷回首都南京,無奈的是國共內戰接著爆發,因此搬遷計畫暫時被擱置。民國38年(1949年)9月,陸軍軍官學校第二任校長關麟徵將軍(1905~1980,畢業於黃埔軍校第一期)奉命將校長職位交給張耀明將軍(1905~1972,畢業於黃埔軍校第一期),但不到3個月--(民國38年/1949年)12月初,劉伯承、鄧小平的2野(解放軍第二野戰軍)與賀龍率領的1野(解放軍第一野戰軍)第18兵團已經兵分南北二路逼近國軍西南最後的守備基地──四川成都。

那時在成都校區內還有--第二十三、二十四兩期4個總隊總共6,000多名學生,以及300多名「國立政治大學(民國35年由「中央政治學校」與「中央幹部學校」合併而成,註一)」十六、十七、十八期(屆)自願從軍的男女同學,他們被編為第二十四期第一總隊第八中隊。當時政府命令這批軍校學生將學校暫時遷至西康省西昌市,只留第二十三期兩個步兵大隊留守在成都校區之內。原本出發日期為12月12日,但是在共諜--第四總隊長徐幼常將軍的拖延下,延至13日,作為先鋒的騎兵大隊(為第二十三期生組成的第一總隊)才出發,其餘學生則是晚到16日於成都校區西較場宣誓:「誓死達成遷校保校歷史之任務」後出發。但先鋒部隊出發後不久,就發現交通已被截斷,只能改由康渝公路於岷江折回新津改由川雅公路西路。不幸卻遇到解放軍的包圍合擊,經過激戰,最後只能退回大邑縣城待命休整。

因此李永中將軍命部隊也轉向大邑與之會合。但剛到大邑即遭遇小股解放軍,學生軍且戰且走,不幸於20日凌晨在新津、大邑一帶的蘇場附近遭解放軍主力伏擊,結果造成--第二總隊長李邦籓將軍(1900~1949)、大隊長李劍仇、苑毓豐等隊職幹,學生徐建業、葉明芳等陣亡,第四總隊指揮官徐幼常失蹤。在彈盡援絕下,學生軍的傷亡相當慘重(其中包含約50多名政大學生),大約只剩2,000多人突圍,集中於成都以西約100華里之大邑縣郊外關帝廟,之後少數人在第二十三期步科學生嚴靜愷(註二)的帶領下,繼續往西昌前進,另有一部分學生轉戰川康邊區,從事游擊戰。而當時臨時從軍的政大學生中則僅有數十人以軍職身分由香港輾轉來到臺灣並完成學業(註三)。在政大校友的積極爭取支持下,民國72年(1983年),由前政大校長歐陽勛(民國66年至75年擔任校長)題字的「政大精神堡壘」紀念碑於臺北市木柵政大校園的後山落成,除了詳細記載上述戰役中為國捐軀校友的事蹟外,並訂每年12月20日戰役紀念日為政大節。也是在戰役結束之後,許多被衝散的軍校學生不得不轉回成都軍校,不久就在李永中將軍的率領下投共,成都校區就被中共暫時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軍校」。

yumeakahana:圖一:位於臺北市文山區國立政治大學校園內(往政治大學後門的山坡上),紀念「川西大邑包圍戰(川西戰役)」中犧牲的政大師生精神堡壘。(作者提供)
位於臺北市文山區國立政治大學校園內(往政治大學後門的山坡上),紀念「川西大邑包圍戰(川西戰役)」中犧牲的政大師生精神堡壘。(作者提供)
yumeakahana:圖二:陸軍軍官學校的第三任校長,也是在大陸時期的最後一任校長--張耀明將軍。(作者提供)
陸軍軍官學校的第三任校長,也是在大陸時期的最後一任校長--張耀明將軍。(作者提供)

民國56年(1967年)5月20日,在政治大學《川西戰役紀念特刊》上,張將軍寫過一段紀念文字:「筆者正任軍校校長,護衛總裁,協調內外,工作異常繁重,十二月五日,國立大學代表楊希震先生請謁總裁,先來訪晤筆者,托為先容,他說:政大有忠貞學生三百多人,由重慶步行來蓉,他們都是反攻抗俄最堅決份子,年來隨政府撤遷,由南京而杭州而廣州,由廣州而重慶,真是歷經千辛萬苦,而他們追隨政府,服從領袖,反共到底的決心絕無絲毫的動搖,現在這三百多人,又由重慶徒步到成都,暫時借住在川大,雖然生活非常困苦,然對政府的忠貞始終如一,他們曾舉行全體學生大會,在這三百多人之中,除了一部分同學數十人,已報名參加閻院長的戰鬥內閣,準備打游擊外,還有三百餘人,一致願意投筆從戎,參加軍校,準備擲頭顱,流鮮血,以武力與共軍決一死戰,以遂他們誓死報國的志願,這是他們最後的請求,也是報國唯一的機會,務請轉陳總裁,予以接納賜准!等語。我聽了這一段話,實在非常感動,因為凡屬軍人,捐驅殺敵,這是份內的事,而軍校員生,都是軍人,將來必然要和共軍拼命到底,那也是職責所在,義所當然,然而以一批文學校的大學生,既無守土之責,又無殺敵之能,而能毅然決然,獻身軍中,這種知其不可為而為的精神,也就難能可貴了!感佩之餘,立即代為轉報總裁,總裁聽了,也異常嘉許,立令筆者立刻辦理收編訓練事宜,因為時間迫促,不容延挨,就在八日正式編隊,於是這三百多名忠貞學生,就立刻投入了軍校的行列。」(註四)

附註:

(註一)「國立政治大學」是在民國35年(1946年)由「中央政治學校」與「中央幹部學校」合併而成。而學校成立的歷史簡述如下:

國民黨在完成北伐後,有鑑於人才需求迫切,因此決定設置短期訓練性質的「中央黨務學校」(簡稱「中央黨校」),創校宗旨是培養黨政的基層幹部。中央黨校於民國16年(1927年)5月20日在南京建鄴路紅紙廊成立(這裡在中共建政之後被中共接管,後被改為中共江蘇省委黨校與江蘇省行政學院);而5月20日也成為政治大學的校慶紀念日。當時中央黨校的師資多為自各大學所網羅的名師與國民黨大老,開設課程包括:谷正綱的《蘇俄憲法》、王世杰的《比較憲法》、羅家倫的《中國近百年史》、胡漢民的《三民主義》、戴季陶的《孫文學說》…等。

到民國18年(1929年),因為進入訓政時期,國民黨將「中央黨務學校」改組為「中央政治學校」(簡稱「中央政校」)。時任校務委員(後擔任副教務主任)的羅家倫先生就期許「中央政治學校」以「英國倫敦大學經濟政治學院(LSE-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與「法國巴黎政治學校(Paris Institute of Political Studies)」為未來發展目標。

「中央政治學校」是訓政時期培育政治人才的搖籃,學生入學後完全享受公費待遇,畢業後可分發至相關黨政機關工作。因此對當時的知識青年有絕大號召力,錄取名額往往是報名人數的二十或三十分之一。

民國26年(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中央政治學校」隨中央政府遷至重慶小溫泉。

另抗日戰爭末期,三民主義青年團(簡稱「三青團」)為了與逐漸壯大的中共競爭,爭取年青人的認同與支持,同時培養青年人才,並為抗戰結束的重建工作做準備,決定在民國32年(1943年)設置「中央幹部學校」(簡稱「中央幹校」)。

「中央幹部學校」的前身是三青團的青年幹部訓練班,最初設於武昌珞珈山(為現今的國立武漢大學所在地),之後遷徙到重慶馬家寺,並改名為「中央幹部學校」,校長為蔣中正先生,實際校務負責人是教育長蔣經國先生。

民國34年(1945年)抗戰勝利,結束訓政,政府預備實行憲政,因此在民國35年(1946年),「中央政校」遷回南京市紅紙廊原址,之後奉教育部指示與「中央幹校」合併為「國立政治大學」,並由國民黨中央黨部改隸為教育部所轄的一般大學。民國36年(1947年),蔣中正校長履次表示辭意,經校務委員會議決,聘請顧毓琇先生擔任校長,蔣中正先生則被推舉為政大的永久榮譽校長。改制後,政治大學於民國36年(1947年)與37年(1948年)的兩次招生,全國考生報名極為踴躍,達到16,000餘人,錄取率僅有四十分之一;同時於國父陵園前面的孝陵衛興建新校舍,預定比紅紙廊原址面積大過數十倍。

民國38年(1949年)政府遷臺以後,在原則上曾有大陸各公立大學在臺一律不考慮復校的決議,但有感於政治大學在國家動亂中每能表現疾風勁草之精神,尤其全國公私立207所專科以上學校中,只有政治大學是始終隨著政府而遷移,正因為前期校友在動盪時代表現出的大無畏精神,教育部於民國43年(1954年)主動作出決定,政治大學成為第一個獲准在臺復校的國立大學,校址就設在今臺北市木柵指南山下。 

參見(摘錄)──程天放:《我與政大》(國立政治大學校史史料彙編.第二集/臺北:國立政治大學校長室,1977)。

(註二):參見──國防部史政編譯局:《黃埔陸軍軍官學校校史簡編》(容鑑光主編/民國75年元月1日),p270。

(註三):參見──(大陸)鳳凰網:《最後的黃埔生:大陸臺灣同學境遇各不相同》(2010.08.07)(臺灣之庫存網頁可參見──http://blog.udn.com/paulhsu333/101414770)。

(註四):參見──王健:《中外雜誌》第84卷第5期《赤縣神州最後的一批英烈》。

*作者為民間史學工作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