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改革開放40年》領導人姓名、黨的領導、意識形態、政治改革……中共黨報「口頭禪」裡的中國政治變遷

2018年12月18日 08:10 風傳媒
習近平與《人民日報》(BBC中文網)

習近平與《人民日報》(BBC中文網)

在中國,最具權威性的喉舌媒體當屬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在密不透風的中國政治中,它被視為是洞察中國政局與政策變化的窗口——當某個特定政治詞匯在一段時期內被反覆提及,相應的政策也會發生變化。

在中國改革開放走向40週年之際,BBC中文從過去40年的《人民日報》中整理出那些曾紅極一時的「口頭禪」,從詞語出現頻率變化帶您回顧中國40年來的政策擺動。

領導人姓名定於一尊

.

當你打開一份黨報,先映入眼簾的很可能是粗體的領導人姓名,他們可能出席了某次會議,或發表某些講話。顯然,領導人姓名出現的順序、頻率與他的權力和地位息息相關。

1983年,鄧小平在《人民日報》出現次數首次超越毛澤東。那一年,他開始擔任中央軍委主席。1990年卸任後,他很快輸給了繼任者江澤民,但兩年後,當他以普通黨員身份「南下考察」後,他重新成為黨報上的「一號人物」。

這一切,在習近平上台後顯得小巫見大巫。2012年,較為「低調」的胡錦濤將權力交給習近平,後者姓名出現頻率便幾乎直線上升。五年後,習近平獲得「黨的核心」稱號,同一年他被提及的次數已超過江澤和胡錦濤二人峰值之年總和。

在這樣的背景下,領導人的一舉一動都無小事。今年7月30日,《人民日報》頭條標題是短短七個字: 「習近平回到北京」 ,內容僅是講述他參加完金磚國家峰會後回國。

《紐約時報》認為,習近平已成為鄧小平之後最有權勢的統治者,而《福布斯》雜誌也將其評選為2018年世界最具權力人物。

「黨的領導」和「意識形態」左右搖擺

.

除了領導人的姓名,「黨的領導」和「意識形態」這兩個帶有鮮明政治色彩的詞匯,在改革開放40年歷程中如同指南針探尋著中國政局左右變化的方向。

改革開放之初,從文革中走過來的人們放下《毛主席語錄》,「解放思想」成為主流。這段時間,《巴黎聖母院》等西方影片引入中國,思想界空前開放。

但到1987年,在黨內保守派反攻下,一場「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展開,「黨的領導」被重新重視起來。兩年後的六四事件或許更加讓領導人認定,是意識形態領域出了問題。

1992年,鄧小平在南方談話中,面對「姓資姓社」之爭,說了四個字——「不搞爭論」,意識形態領域的控制明顯放鬆。

直到習近平上台後,這兩個詞語出現頻率再次抬頭猛增。2017年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 「黨是領導一切的」被寫入黨章 ,「黨的領導」出現頻率自此達到40年來最高點。

「政治體制改革」曇花一現

.

改革開放後搖擺不定的政治氛圍,讓很多人認為一場徹底的政治制度性改革迫在眉睫。1980年,鄧小平發表了有關領導制度改革的講話。

然而,突然發生在社會主義國家波蘭的團結工會事件,卻給中共黨內保守勢力帶來了阻礙政改的借口,鄧的領導制度改革設想還未展開便偃旗息鼓。

政治改革重新進入中國領導層視線是在1986年。鄧小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說,改革應包括政治體制的改革。「只搞經濟體制改革,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也搞不通。」

正是這樣的基調下,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組建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就黨政分開、下放權力等問題進行研究。1987年10月,《政治體制改革總體設想》獲十二屆七中全會通過。這一年,「政治體制改革」在《人民日報》上的出現次數達到巔峰。

歷史彷彿與中國開了一個玩笑,1989年六四事件爆發後,這場雄心勃勃的改革計劃徹底終止。

在隨後的20餘年時間裏,「政治體制改革」的字眼雖仍時不時出現在黨代會等重要場合,但再也未能像80年代的政改一樣引起強烈反響。

「市場經濟」意識形態的糾結

.

政改夭折,經濟改革也並不輕鬆。80年代的市場化改革引發相當一批保守人士質疑,中國是否已偏離了馬克思設想的社會主義道路。在毛澤東時代,人們普遍認為市場經濟是資本主義成分。

直到1979年11月,鄧小平在會見外賓時說,「社會主義為什麼不可以搞市場經濟,這個不能說是資本主義。我們是計劃經濟為主,也結合市場經濟,但這是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

儘管如此,「市場經濟」並未立刻在《人民日報》上嶄露頭角,而是被用「商品經濟」這一更委婉的提法替代。

1992年鄧小平南巡後,中共十四大會議將「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明確為中國經濟改革目標。「市場經濟」由此在黨報中大幅出現。

.

與火熱的「市場經濟」形成對比的,是日漸冷落的「共產主義」一詞。

中國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將社會主義寫入《憲法》的國家。根據俄國政治家列寧的理論,社會主義是走向共產主義的過渡階段,但改革開放後,中國共產黨顯然不想再考慮過於遙遠的、要解放全人類的「共產主義使命」。

早在80年代中期,圍繞是否將「以共產主義思想為核心的精神文明」寫入黨的決議,時任中共總書記的 胡耀邦與黨內保守派曾發生爭議

1986年8月,胡耀邦在一次會議上說,「全國人民怎麼能以共產主義思想為核心?四項基本原則是實際工作中要貫徹的,不能天天唸經的樣子去講,那就解放不了思想。」

此後,中國當局對共產主義的提法越來越少,在需要強調意識形態時,很多時候只提社會主義。

「輿論監督」公共輿論場的博弈

.

伴隨改革開放後經濟增長的,是中國民眾要求參與政治與社會事務的意識。中國《憲法》規定中國公民享有監督權,但批評人士認為,現實中履行這一權利異常艱難。

中國對媒體長期實行嚴格監管,禁止民間開辦新聞媒體。但官媒的主要身份是「黨的喉舌」,批評同級甚至上級的工作成為大忌。

在這種情況下,巧妙避開「媒體」字眼的「輿論監督」一詞被提了出來。1987年,中共十三大會議報告說,要「發揮輿論監督的作用,支持群眾批評工作中的缺點錯誤」。

90年代後期,官方媒體也走向市場化改革,很多黨媒開始辦起了都市報。儘管報禁猶在,但遍地開花的都市報仍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針砭時弊。

1998年,時任國務院總理 朱鎔基到中央電視台視察 時說,「什麼叫以正面報導為主?是指99%都應該正面報導嗎?98%、80%就不行嗎?我看51%不也行嗎?」

2018年「公民社會」達到歷史低點

.

21世紀到來,互聯網成為中國新的輿論場。博客、微博等社交平台興起後,公民意識表達有了新高地,「公民社會」也在黨報中被越來越多地提及。

轉折點發生在2011年初,突尼斯爆發的茉莉花革命在中國也引發效仿, 多個中國城市爆發集會 ,要求開啟政改,開放新聞自由。

或許感到威脅的中國領導人,自此對「公民社會」嗤之以鼻。前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周本順甚至 撰文批「公民社會」是「西方國家設計的陷阱」

今年前11個月,與中國有關的「公民社會」僅在《人民日報》出現一次,達到歷史低點。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BBC News 中文 致力為全球華文受眾提供獨立、可信、中立,同時擁有國際視角、深度、廣度和維度,覆蓋新聞時事和文化教育等多方面內容的綜合數碼時代多媒體平臺。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