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治國目標」何在?游盈隆、卓榮泰應敢「說清楚、講明白」!

2018年12月22日 07:10 風傳媒
民進黨將在元月6日舉行黨主席補選,兩位參選人是行政院院秘書長卓榮泰(左),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右),兩人正式對決。(資料照,顏麟宇、蔡親傑攝/風傳媒合成)

民進黨將在元月6日舉行黨主席補選,兩位參選人是行政院院秘書長卓榮泰(左),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右),兩人正式對決。(資料照,顏麟宇、蔡親傑攝/風傳媒合成)

小英到底是不是2020選舉的票房毒藥?補選黨主席候選人卓榮泰是不是「保皇黨」共推的傀儡型代表?另一候選人游盈隆究竟是進步改革派或是保守教條派所推出的代表?

民進黨敗選迄今已近一個月,除了小英辭卸黨主席拋出來的「給黨員一封信」之外,仍未看到端得上檯面的所謂「敗選檢討」!倒是新潮流大老吳乃仁(乃公)沉不住氣跳出來痛斥同為新系的鄭文燦「30年的兄弟情難道都不顧嗎?」。乃公面對媒體採訪時說,「卓榮泰才罵新系立委段宜康不到一個月,鄭文燦就簽下這樣的文字,叫段宜康以後如何領導新潮流!」

乃公有言:大家碰到權力時,都默不作聲!

尤有甚者,他還疾言厲色說:鄭文燦的行為證明了「新系的組成是個失敗的實驗,因為大家碰到權力時,都默不作聲。」並聲言「決定退流退黨」。

吳乃仁在民進黨內的功勳彪炳,曾經是位「喊水會結凍」的何等了不起人物!無奈,於今遠離權力中樞已久,畢竟就只剩個「讓位大哥」的尊榮名分而已,即令是以「退流退黨」相脅,也不過是一日新聞,徒留船過水無痕的黯然神傷罷了!偉人的肩膀本來就是該被後輩們踩上去用的,乃公是該認老了!

即將補選出來的黨主席其最艱鉅任務就在2020年的力拼「執政保衛戰」。按照台灣這套「殘缺腦短的憲法體制」所創造出來「超級大總統」之憲政運作模式,當然就是要先能選贏「總統大位」。而如何才能選贏,也必然考量著「誰來選才會贏」的基本前提。正如卓榮泰在接受蔻蔻姐的電台節目採訪時會補上這樣一段話:「雖然黨有黨的機制,但黨內機制和贏的策略要放在一起思考......」於是,在黨務運作上,不管誰當上黨魁,也就避不可免地要觸及到「小英到底是不是2020選舉的票房毒藥?」的大哉問了。

小英要選總統連任經得起黨內初選的考驗嗎?

反英派所代表的游盈隆PO出《總統初選,卓榮泰不能含糊以對》一文指出:

為什麼「2020民進黨總統初選是否開放」會成為黨內高度關注的問題呢?道理很簡單,因為2018民進黨遭遇空前的選舉挫敗,全黨極度焦慮民進黨的未來,當黨還沒虛心的檢討反省時,竟然就有當權派迫不急待地呼籲「沒有人比蔡英文總統更合適參選2020」,言下之意極為露骨。

職是之故,游盈隆隨即拋出他的第一條競選政見:「總統初選開放登記」,捍衛民主傳統,拒絕現任優先。

一旦總統提名權被釋放出來由黨部執行「登記初選」,並確實執行黨員投票普選制度,則此際,小英佔據總統之尊的威望將會在黨內面臨被無上限挑戰的危機。屆時,類似喜樂島那群已充分反映了「討厭小英」和「深綠獨派」的黨員票就可能再次大集結。這對小英絕對會是個噩夢,至於對民進黨的內聚力是好是壞,也絕對會引爆一場深度大辯論。果如是,則游盈隆的參選目的即已達陣,其是否當選為下任黨主席就無關緊要了。

同樣的,這裡也會被問到一個重要問題:縱使游盈隆如願攀登黨魁之位,除了新系人馬(比如儲君賴神)之外,還找得到哪位候選人能站出來登記跟小英競選嗎?難道是一直在傳言中的「郭彭配」嗎?

勢必來一場轟轟烈烈的「中國政策大辯論」

游盈隆的第二條參選政見是:他若當黨主席,將會舉辦中國政策大辯論。他認為,黨內有不同的意見都可以提出來,再找出有共識的大方向。他還強調,民進黨不能再像現在呈現「一言堂」的氣氛,「經濟和兩岸,才是總統該做的事情,希望能讓台灣往前走」。

台灣跟中國的關係到底是敵是友,一直以來都被故意模糊化;兩岸交流的紅線究竟該畫在哪個位置,也一直都被實問虛答;所謂中國夢跟台灣夢到底有多少衝突性?人家都已兵臨城下,動員大量「新五毛」入駐島內掀起人海戰術萬箭齊發了,我們還在裝睡裝糊塗裝沒看見?

同樣的,當有人要質疑柯P台灣價值時,那跟柯P自己所強調的台北價值又有何不同?其具體內容到底該怎麼各自填充?這些既蒼白又空泛的「打怪獸」遊戲,似乎都應該在民進黨內來一場紮紮實實的大辯論,切切不能再像現在這樣任由主政者隨興打高空,凡事都聽任他們坐在雲端上胡說八道。

20181219-民進黨黨主席候選人游盈隆與媒體茶敘,現場獻唱一首「台灣是咱的生命」。(蔡親傑攝)
民進黨黨主席候選人游盈隆與媒體茶敘,獻唱一首「台灣是咱的生命」,寓意他對民進黨的感情。(蔡親傑攝)

卓榮泰才開始選黨魁就已經成了豬八戒

對照來看,還未辭卸政院秘書長的卓榮泰,既然已說了要與「討厭民進黨」的群眾對話,也即是要讓人民不再「討厭民進黨」,一轉身卻就信口批評了促轉會要依法清除「威權象徵」的議題,說他們是「不該在此時讓社會產生質疑」?也就是,可以討好「討厭民進黨的人」,卻不惜作賤「支持民進黨的人」;更因而導致黨產會委員沈伯洋隨即在臉書發文砲轟他:

那麼白色恐怖那麼多年以前的事情,當然就會有卓榮泰這種「此時不應該產生爭議」這種幹話出現。因為我們台灣人要對加害者溫柔一點,不要太大聲,不要惹他們生氣。我們要跪著溝通,順便維護他們的言論自由。所以一樣的,過往的加害者繼續吃香喝辣,繼續書寫歷史,兩黨繼續維護歷史的錯誤體制。

「現在好好的,管他過去幹什麼。」

「轉型正義」和「司法改革」都是小英總統競選的重要政見,更是民進黨不可撼動的核心價值。今年國家人權館正式成立掛牌時,小英還親自遠赴綠島去參與盛典。身為行政院秘書長竟然會如此的「語無倫次」,他這謝系大師兄尚有何顏面回頭去見江東父老?

民進黨中生代菁英出場宣示,卓榮泰(前坐者)是他們的集體決定。(柯承惠攝)
民進黨中生代菁英出場宣示,卓榮泰(前坐者)是他們的集體決定。(柯承惠攝)

連苗博雅都看不下去「爛好人」!

卓榮泰這樣「選邊蓄意討好」的糊塗言論,不僅有失其政院高官的尊貴身分,也完全不符合當前正在討論的黨主席人選所必須展現的價值觀。按前者,他自該儘快辭職謝罪;按後者,就應該被黨員施壓轟出選舉線外或集體拒絕投票。

卓榮泰護主之心,我們當然可以理解。前面既能為權力者(賴神或小英)已「雷霆之怒」大嗆段宜康,現在則可以為了要當「好人」而違背民進黨的核心價值去申斥促轉會?這樣的人來領導民進黨,有多少人會服氣?即連社民黨的苗博雅都忍不住要ㄉㄧㄤ他說:「這位是民進黨中生代大咖明日之星們『共推最合適主席人選』。」

倒是,有一群民進黨新生代由許家睿領銜擔任召集人所成立的「青年民主回防陣線」正式發出聲明《民主回防!從解放政治到生活政治》頗值得吾人充分關注。

新世代「青年民主回防陣線」大陣仗出列

該陣線已連署者達80餘人,其中包括了這次當選的台北市吳沛憶、新北市戴瑋姍、基隆市張之豪、台中市黃守達等4位新科準議員在內的多位黨內年輕世代。近日出擊的3300字聲明稿中,開宗明義首揭:

2018年九合一地方選舉民進黨大敗,我們擔心國際社會將民進黨的失敗,解讀為台灣人民選擇向中國傾斜;我們憂心國際上共享民主、自由價值的盟友與我們漸行漸遠,讓威權主義再次襲捲而來。

我們憂心民進黨因為潰敗,無力再為守護台灣民主而奮鬥;我們更關心民進黨如何面對下一次選舉,如何重新取得台灣社會的信賴,讓進步的價值能繼續實踐。

在這樣充滿鬱悶之氣的焦慮下,這批新世代們得出一個令人十分意外的結論:「現在,我們要思考的是:如何讓民進黨從解放政治轉型,走向生活政治,走進每一個人的生活中。」並據此正式向黨主席候選人提出驚天五大問:

一、我們要如何繼續堅持改革?

二、拚經濟的果實如何讓人民有感?

三、如何抵抗民粹浪潮,守住憲政體制中的普世價值?

四、民進黨該如何破除藍綠惡鬥污名,推動跨黨派合作?

五、民進黨如何爭取青年支持與再造青年組織?

我們暫先認定這並不是針對某特定候選人而設計的一份問卷,但光憑其菁英式的思維模型來判讀,大約仍不脫其「台北看天下」的一種視界。不過,被提問對象既然是黨魁候選人,我們就不好越俎代袍擅加品評。

只是,若果這些論述即足以代表了民進黨新世代們對現在台灣政治樣態的普遍認知,則這兩位黨魁候選人(姑且視之為中生代)自然應該靜心坐下來,使出點真功夫來跟這些新生代們促膝談心才對。

畢竟,差之毫釐失之千里,新世代所看到的世界和中生代以上所經歷的過程和感情顯然已經產生的相當差距了。特別是,兩代之間所懷抱的理念和執信的價值觀是否已經出現分歧,也是萬不可忽視的溝通任務。

20180811-中華民國彰化同鄉總會代表大會,新北市議員參選人戴瑋姍。(甘岱民攝)
新北市議員參選人戴瑋姍是「青年民主回防陣線」的一員。(甘岱民攝)

「選黨主席」自當拔高到「選總統」的最高規格

民進黨主席的補選,對於游、卓两人的撕殺,以及誰是改革派誰是保皇派,乃至於往後的總統、立委選舉如何制定出「赢的策略」,我認為都不是關鍵重點!政黨的堅定價值觀和治國施政理念,毋寧才是對人民的具體號召。趁著這次黨主席選舉,再度清楚明白地標示出「領導台灣」的更高企圖與願景,才真正能重拾人民對「本土政黨」的信任與支持。

所幸,游盈隆在昨(21)日PO出《民進黨不需要Yes Man,需要的是不一樣的領導》一文裡總算有了說法。他說:

新的黨主席,必須有雄才大略,有寬闊的胸襟氣度、深邃的歷史眼光、極佳的國際視野、用人唯才,最重要的是能指引民進黨與台灣的發展方向與目標,提出適當的執政路線與方法,並打造出黨的發展共識。

新的黨主席絕對不能只會溝通協調,因為這樣是自我矮化,把黨主席做小了,把黨主席降級成為黨秘書長。何況,只一味強調黨主席要溝通協調,忘了黨主席有更大、更重要的角色與功能,很可能將黨主席淪為黨內各大派系山頭大哥的小弟,仰人鼻息,吭瀣一氣,一起和稀泥、扯爛污,如果這樣,又如何救亡圖存、力挽狂瀾呢?

但,游盈隆的「有話要說」系列文卻還尚未觸及到「贏了以後如何施政」的「Know How」,也就是他這黨主席究竟要把台灣這個國家帶往何處?其目標何在?

我個人主張:一個負責任的進步政黨,她必然是要把國家推向「社會福利國家」邁進,這才能真正造福台灣人民。而一個真正社會福利國家,她就必需充分具備如此願景 :

1,租金低亷的社會住宅。

2,公平合理的年金制度。

3,安養天年的長照制度。

4,全民醫療健保制度。

如果民進黨的黨主席補選,不能拔高自己的位階,實質性地暢敘其治國理念,則對於台灣人民而言,我們實在看不出她跟人民如何對話?她又如何去對接到人民的生活感覺?

衷心期待這次的黨主席競選會是繽紛豐碩而精采可期的!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