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年代的警察啊…」一位走過白色恐怖退休警員的回憶

2015年11月12日 08:00 風傳媒
現在擔任1棟老公寓的管理員的賀伯伯,從1950年開始擔任警察。(曾原信攝)

現在擔任1棟老公寓的管理員的賀伯伯,從1950年開始擔任警察。(曾原信攝)

「伯伯你好,這是39號2樓之2、37號3樓的包裹。」
「伯伯,伯伯,你可不可以來幫我一個忙?」
「伯伯,請問35號在哪裡?」

賀伯伯已經90歲了,現在擔任1棟老公寓的管理員,每天他都坐在大樓1樓的小桌前,為老公寓的居民解決種種疑難雜症,從指路、收包裹到處理蟲子等工作一一包辦。談起工作,警官退休的賀伯伯笑得開心,不斷說「我很高興替人家幫忙,心情比較愉快,做警察就是要服務的工作,退休以後啊,還是要替大家服務。」

賀伯伯的老家在山東,賀家是當時村裡的大地主,也是最有錢的人家,但在共產黨到來後,賀家遭到清算,所有的土地及房屋都被充公。問起房屋充公後要住哪裡?賀伯伯說「後來都流亡出去了」,由於舅舅是共產黨幹部,便將賀伯伯的弟妹都接到哈爾濱生活,而賀伯伯則從高中畢業就放棄讀大學從軍了,隨著國軍來到屏東,並跟著空軍部隊住在屏東機場。

「日本時候的機場啊,被炸壞了,炸得破破爛爛的,但沒辦法還是要住,繼續當空軍,本來想考軍校,但軍校都沒招生,警校招生了,於是我就去考警校,找出路啊!」

匪諜案多為警總處理 警察僅處理少部分

經過1年的警校訓練,賀伯伯從1950年開始擔任警察,問起當時擔任警察辛不辛苦?賀伯伯說跟現在比起來,那時候的警察工作比較好做,因為日本統治時期的警察很有威信,民眾相當尊敬警察,看到警察都會「大人大人」的喊,不過警察要處理的事情確實很多,從維護治安、維護交通到稅務都是警察需協助的工作項目,許多行政工作遇到困難推不動,也都會請求警察協助。

至於警察與警總的關係為何呢?賀伯伯說,警總是軍人系統,專辦匪諜案,警察的最高機關則是後來改為警政署的警務處,只處理一般事務。至於警察是否可能經手匪諜案呢?賀伯伯說「很少、很少,只有一部分」,但是是哪部分的匪諜案可能經由警察處理,賀伯伯不願再多談,只不斷說「都是警總在辦,警察很少處理。」

當年警察有威信 現在警察較忙碌

而比較起過去與現在的不同,賀伯伯說除了治安及民眾對警察的態度不如以往,現在也不像以前常查戶口。記者好奇問,以前是每個月查戶口嗎?賀伯伯說「每天都查啊!」並說查戶口是為了解各家情況,「了解家戶有沒有不良的份子」;「現在都沒有普查,以前我們戶口經常查,全面清查。台北市現在都沒有,他們忙得不得了啊,哪有時間查?我在這裡住十幾年了,沒有人來查我戶口。」賀伯伯一邊說著,一邊感嘆時代已經不同了,過去列為重要工作的查戶口,現在已經不再需要。

而比較起台灣與中國的差異,賀伯伯想了一想之後說「不一樣,大陸跟台灣不一樣,台灣政治比較嚴密,大陸沒這麼嚴密。」似乎和一般的想像有落差,不過他也強調,他指的是他那個時代的中國,「現在不曉得,我最近沒去過大陸,不了解他們。」

賀伯伯警察退休後,便擔任起大樓管理員的工作。
賀伯伯警察退休後,便擔任起大樓管理員的工作。(曾原信攝)

賀伯伯接著說,他指的比較嚴密,大概就是指對戶口的掌握,由於當時中國並沒有明確的戶籍資料,不是資料不全就是沒有資料,因此無法像當時的台灣勤查戶口;而對於台灣戒嚴前後有沒有明顯差別呢?賀伯伯也說感覺並沒有太大差異。

「我沒有回家鄉,我有去大陸,但我沒有回家鄉。回家鄉難過,房子拆很多,回去什麼都沒有,看了很傷心,我只有去東北,我妹妹弟弟都在那邊去看他們,家鄉我不敢去,我最近有想去看一看了,聽說最近比較進步了、現在都變了,鄉村都是汽車了。」從十多歲離家到了90歲,賀伯伯終於鼓起勇氣想回家鄉看看了,但說著說著,一想到目前手邊的大樓管理員工作,他又去不了,他說,「但我要工作啊!我要顧在這裡啊!」體現出其盡忠職守的警察性格。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