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生之路》從砍人到助人 顏維勳環島行善不停歇

2015年11月15日 09:10 風傳媒
顏維勳已經是第N次接受媒體採訪,從進出監獄的荒唐歲月到發起全台發送愛心物資的「環島行善團」及愛心待用麵店,就像是一齣名為「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戲劇,注定成為勉勵、警惕世人的題材。(陳明仁攝)

顏維勳已經是第N次接受媒體採訪,從進出監獄的荒唐歲月到發起全台發送愛心物資的「環島行善團」及愛心待用麵店,就像是一齣名為「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戲劇,注定成為勉勵、警惕世人的題材。(陳明仁攝)

「也可以說是贖罪,以前我殺害人家,如果今天我所做的一切可以把過去贖回來,我只希望有什麼罪過就報應到我身上就好,不要報應到家人。」~顏維勳

「他變很多啊!他朋友都說他的面目沒那麼猙獰了。以前很尷尬喔,我跟你講,我們去艋舺吃麵,就有人不敢送東西過來,而且他還滿常惹事的,其實有時候他不想惹事,但他的臉就是很容易讓人家看他不爽…他的脾氣改很多,還有應對都有了改變。」清秀素淨的黃郁雅這麼形容滿身刺青的男友顏維勳,在一旁的顏維勳則是一副天塌下來都無所謂的樣子,笑嘻嘻地指著黃郁雅說「我們在打架的時候,她可以衝到前面去擋架耶!」

女朋友笑說:走出過去天天擔心的日子

「我是擋他啊!當下都嘛不會怕,就怕他會出事,他那時候還在假釋,要去觀護人那邊報到,不然照我的習慣應該不太會擔心男朋友,擔心男友的習慣就那時候來的。」黃郁雅說,過去只要顏維勳去喝酒,她就一定跟在身邊,看著他的動作表情猜想將會發生什麼事情,要先做預備、避免顏維勳出事,「女孩子不是要備受保護嗎?膽子都被他練大了!」

眾多媒體關注 浪子回頭金不換教材

從見到顏維勳開始,他一直都是滿臉笑容、親切地招呼著每個人,如果不是他滿身的刺青跟內建的「飄撇」感,實在很難想像他曾是女友口中那個「面目猙獰到讓人不敢接近」的男子;這已經是顏維勳第N次接受媒體採訪,從進出監獄的荒唐歲月到發起全台發送愛心物資的「環島行善團」及「愛心待用麵店」,顏維勳的故事就像是一齣名為「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戲劇,注定成為勉勵、警惕世人的題材。

20151103-更生人專訪.顏維勳(陳明仁攝)
如果不是顏維勳滿身的刺青跟內建的「飄撇」感,實在很難想像他曾是女友口中那個「面目猙獰到讓人不敢接近」的男子。(陳明仁攝)

家裡經營麵店的顏維勳說,自己從國小上國中的時候開始叛逆,最基本的打架、翹家、逃學都做了,好在國中老師對他還不錯,即使他國中會寫的字可能還不到1000個,還是讓他畢業了,而在國中畢業後的某次慶生會上,顏維勳因為口角而失手打死了人,於是當時才15歲的他開始進進出出觀護所。

就是想要進監獄 沒進去就不像兄弟

「觀護所的感覺喔?剛開始也沒有怕的心態,我們那時候都存在一個觀念,就是如果你今天要當兄弟,你沒有進出監獄,就沒有兄弟那種格調,然後就想要進去看看,剛好就有機會就進去,其實進去反而不會變好只會變壞而已……那時候就進進出出、出出進進,反正沒有學乖啦,就越來越糟。出來就是飆車族、隨機砍人啦都來。」顏維勳描述,觀護所中的少年犯從7、8歲到18歲都有,自己第一次進去的時候看到7歲左右的小小孩也相當驚訝,至今他都還記得偷竊慣犯的小小孩很熟練地接過新進者的東西,試圖從裡面翻找什麼的樣貌。

至於飆車族隨機砍人的心態是什麼?顏維勳說當時飆車族本來就有分群,好比三重一掛、板橋一掛,「你只要騎的車子比我大聲我就會很不爽,就會砍你,主要是針對其他飆車族,不會對路人啦!我們就是針對比較臭屁的那種,不會故意找路人。」他接著說:「其實就是那種互相比較的心態,那個時候沒有想很多,如果你今天想那麼多就不會做這件事了。」

年輕時話題 只有跟了哪個老大、誰比較狠

「那時候的話題都是哪個朋友去跟老大了,他去跟老大之後,我們就說誰去萬華跟老大、誰去哪裡跟老大、去什麼公司跟老大,大家講的話題都是兄弟,那時候都不會想賺錢,就是一直混一直混,然後混到幫兵回來,我媽為了我那件官司賣了一棟房子。」顏維勳說當時朋友在乎的不外乎誰跟的老大強、誰比較狠,而一直混到當兵回來,他發現媽媽為了讓他不要進監獄而不斷上訴,甚至賣了一棟房子,一直到三審定讞後,他才進監獄關了3年多,關出來後發現媽媽已經幫他把路都鋪好了,不僅準備好房子,也幫顏維勳弄個小生意可以做,不過顏維勳說由於生意不好,後來做不到2年就收起來了,又回到過去混日子的狀態。

開設刺青店 喬事情公親變事主

顏維勳說自己愛喝酒,常常跟朋友混在一起聽他們賺了多少錢,後來仔細想想自己沒有收入也不是辦法,只好在家裡開刺青店幫人刺青,但刺青店環境複雜,每天都有人拿刀拿槍到店裡談事情,因此開了一年後刺青店又收起來了,隨後他一度跟女友到中國打拼,但混了一年發現混不出什麼名堂,又回來開了第二間間刺青店,沒想到開不到2年又被砸店了。

「應該是自己個性的問題啦!就是比較雞婆你知道嗎?每次我都是『公親變事主』,人家不會去找別人就來找我,然後這間店就被砸了,那時候就是因為拿槍出來嘛!我拿槍跟對方拚,對方看到我拿槍,後來又卡到這件槍砲案,人生就掉到谷底了。你會覺得說,怎麼會重蹈覆轍又要進去牢裡了?那時候的想法是人生就這樣了,那時候觀念就開始在轉變了…」顏維勳這麼分析自己,如同黃郁雅的描述,顏維勳就是那種「身上有多少錢都給朋友」的人,兩次勸架都莫名其妙地變成當事人。

20151103-更生人專訪.(左起)顏維勳.張再興.陳修將(陳明仁攝)
顏維勳(左)曾開設刺青店,每次陪人談判公親變事主,然後店就被砸了。(陳明仁攝)

顏維勳說自己以前喜歡玩槍,沒事也喜歡放一把槍在身旁,有次甚至荒唐到酒喝一喝,就在自家陽台對空開槍,但當時開始膜拜范府王爺的他,晚上忽然做了一個足以改變他一生的夢...「隔沒幾天我做一個夢,聲音很大地在耳邊響起,然後就開始我就嚇醒了。那時候槍還擺在家裡,那時候夢境就是子彈、流彈如果打到人家窗戶裡面,剛好打死一個阿婆怎麼辦?就是那種想法就開始顧慮、開始出來,知道這樣不行,就把槍全部送走了。」

開始行善則是卡到槍砲案的當下,他向王爺許願:「如果可以讓我再一次機會的話,我就會開始行善堅持下去…就這樣就真的讓我遇到貴人轉機,真的沒有入獄服刑,那時候當下的心態就是感恩!獲得重生!」

20151103-更生人專訪.(右起)張再興.陳修將.顏維勳(陳明仁攝)
重生後的顏維勳(左)成立了「南瀛行善系」,招來60多個身旁的朋友一起捐錢買物資送到育幼院。(陳明仁攝)

重生後的顏維勳成立了「南瀛行善系」,招來60多個身旁的朋友一起捐錢買物資送到育幼院,隨著行善系逐漸壯大,他卻發現捐錢的人越來越少,後來才發現,原來有人在背後中傷他並未將捐款全數用於公益。「我就覺得想做的事情沒有人認同,因為大家會覺得你到底在搞什麼東西,我們的底是不好的,你突然想去做善事,人家就會覺得你意圖不軌。」顏維勳的話充滿著對汙名的無奈。

面對各界的質疑,顏維勳決定展開第一次的環島行善行動,將送物資的範圍由雙北擴大為全台灣,無奈當時他又賭博輸了一大筆錢,沒想到後來碰到國小同學說「你沒有錢要怎麼環島?」並贊助他10萬元,才讓顏維勳跨出第一步,跟著女友跑遍全台育幼院,並開始邊送物資邊募款,在這過程中,也讓他更能好好地看待每個人、每件個案,不是蜻蜓點水地走過。

行善上癮 每天都想幫助人

從環島回來後,顏維勳開始找里長關懷個案,希望能讓需要幫助的人知道有人在關懷,某部分有點像是「行善上癮」,「其實一直接個案、一直接個案,個案接完了,我就開始去找像是路邊的阿嬤,我當時就一股勁,每天都想做,你不做就好像哪裡怪怪的。」

20151103-更生人專訪.顏維勳(陳明仁攝)
顏維勳說,所有的捐款不論5元還是10元,都是大家的血汗錢,因此當時的作法是「怎麼樣都不會用善款到自己的油錢及食宿」。(陳明仁攝)

「連我自己都覺得他可能走一半就累了,路上跟朋友約一約就喝了,但他耐心超好的,他以前從沒幫小孩買過一件衣服,路上要買物資的時候還會一一比價,說哪個比較便宜,以前他買東西超沒耐心的。」黃郁雅描述第一次環島時,顏維勳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少去之前的暴躁,多了好幾分體貼及耐心,顏維勳則說,所有的捐款不論5元還是10元,都是大家的血汗錢,因此當時的作法是「怎麼樣都不會用善款到自己的油錢及食宿」,並作明細供外界檢視,後來為了關懷個案,甚至參考國外網站上的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讓家裡的麵攤發展出台灣少見的愛心待用麵。

待用咖啡
指匿名人士提前支付了一杯咖啡的錢以行慈善,使到有需要人士可以免費喝到咖啡的一種行動和文化,故此也稱「分享咖啡」。這種文化起源於義大利拿坡里的一間咖啡店,而這間咖啡店的消費者多為工人階級。當某個人遇到好事後,他就會在咖啡店付兩杯咖啡的錢,但只拿走一杯咖啡,之後如果有人需要即可免費獲得一杯咖啡。至今也已有許多國家的咖啡店舉行和參與了這種活動。

聽著顏維勳的故事,雖然覺得勵志,但也不免擔心重朋友的他,如何面對與過去朋友的關係。對此,顏維勳笑著說:「其實就是少往來啦!我在做這個,做到這種程度,人家也不會找我。」他並說,剛開始做的時候當然會接受到外界很多訕笑與質疑,好比有朋友就會用揶揄的口吻說「你跟人做兄弟做到去做善事,你是怎樣?是在斂財嗎?如果斂財有好康的你再給我報!」不過顏維勳抱持著「反正我又不是做給你看」的心態,只要有其他兄弟認同也想參加,他就會拉他們一起來行善。

想要贖罪 不要報應到家人

但這樣的行善是不是有贖罪的成分在裡面呢?「也可以說是贖罪,以前我殺害人家,如果今天我所做的一切可以把過去贖回來,我只希望有什麼罪過就報應到我身上就好,不要報應到家人。」顏維勳說,有時候知道一些朋友仍在做壞事,就忍不住想拉他們一把,把他們拉回來。

「其實像很多兄弟會覺得說,自己今天在做壞事,捐一些錢是做善事。」顏維勳說,「賣毒品害了那麼多人,捐個8千、1萬想要贖罪,這有可能嗎?人家因為毒品失去家庭,如果吸毒傷害自己就算了,如果吸毒吸到恍神去傷害別人的話,這些罪過是不是算到你頭上?今天捐錢想要贖罪,這贖得過去嗎?就像以前過去不管我們做什麼事情,毒品我是不碰的!雖然利潤可觀,但這是原則問題。」提起販毒,顏維勳不禁激動了起來,問他會不會勸朋友不要再販毒,他說自己當然會勸朋友,有時候甚至會有報警的念頭。

賣毒品捐錢 這樣根本贖不了罪

真的有報嗎?「沒有啦!就在一個抉擇點你知道嗎?他今天在賣毒,你就會覺得抉擇,你明明知道他在賣毒,我今天如果點他,他今天被抓了,那我不是救很多人?我的想法就是到底是要幫他…這到底算是幫他還是害他?如果今天被他知道我點他,他被警察抓了,那他會不會找我拚命?一定會嘛!」顏維勳說,要入獄服刑一段時間,真正覺悟想要改邪歸正的人,才會有「舉發我是在幫我」的想法,否則那種怨恨積在心裡,只會有「不要讓我出獄,出獄我一定找你」的怨懟!

懷念過去當兄弟的日子嗎?「不會!」顏維勳斬釘截鐵地說:「就像有時候看新聞看到以前我們的情況出現,就會開始教孩子,其實不可以這樣子,因為我以前曾經歷過,只是沒有經歷過被殺的感覺!」

不必和年輕人多說 社會經驗才會成長

那要怎麼勸現在的年輕人呢?「講太多沒有用,一定要靠社會歷練、經驗讓他們成長。」顏維勳細數自己的生命歷程:「年紀大了就會顧慮比較多,年輕人就像我們那時候一樣,沒有想太多啦!那時候就會想要出名,出名是最大的致命傷,我們這樣一群人,誰比較狠,大家都會尊重,那種感覺就是不一樣,其實大部分的小孩就是被這種心態害死的!就是那種感覺嘛!就是要讓人家知道說他有多狠,被人尊重的感覺,這種是最大敗筆。」

20151103-更生人專訪.(右起)張再興.陳修將.顏維勳(陳明仁攝)
更生人顏維勳(左起)、陳修將、張再興是好朋友,也是經歷過去兇狠人生後,一同投入行善的行列。(陳明仁攝)

古惑仔電影 讓年輕人誤會

話說到此,原先在一旁默默聽著的朋友陳修將也突如其來地插入對話,同樣經歷金盆洗手投入行善行列的他半開玩笑地說:「大部分都是看錯電影啦!以前那個《古惑仔》系列啊!如果你看《多桑》啦、《無言的山丘》那些,結局就不同了。」顏維勳在一旁附和說「那時候心態不一樣嘛!看就覺得我要效法古惑仔,就很臭屁。」陳修將接著說「以前就覺得看那個很屌阿!像現在就會覺得看《無言的山丘》很屌。」

雖然顏維勳和陳修將講話總是三分認真、七分戲謔,一開始常常覺得他們只是在開玩笑,但聊著聊著卻又不免感受到其中的誠懇,或許正如他們說的,許多迷途中的青少年要的其實並不多,僅僅只是他人的尊重及肯定而已。

20151103-更生人專訪.(右起)張再興.顏維勳.陳修將(陳明仁攝)
張再興(右起)、顏維勳、陳修將講話總是三分認真、七分戲謔,但聊著聊著就能感受到其中的誠懇。(陳明仁攝)

在採訪後,顏維勳非常認真地向記者宣傳了他的環島之旅,他說接下來與黃郁雅、陳修將即將踏上第4次的環島行善之旅,此次將從物資最為缺乏的花東開始做起,共有27天的行程,期待能有越來越多人能加入他們的行列,一起行善。

「年紀大了就會顧慮比較多,年輕人就像我們那時候一樣,沒有想太多啦!那時候就會想要出名,出名是最大的致命傷,我們這樣一群人,誰比較狠,大家都會尊重,那種感覺就是不一樣,其實大部分的小孩就是被這種心態害死的!就是那種感覺嘛!就是要讓人家知道說他有多狠,被人尊重的感覺,這種是最大敗筆。」~顏維勳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