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凳逼供遭聯合國批判 中國官員:審訊椅有座墊,安全舒適

2015年11月20日 11:11 風傳媒
中國酷刑問題依然嚴重(取自YouTube)

中國酷刑問題依然嚴重(取自YouTube)

聯合國(UN)禁止酷刑委員會(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17日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為期2天的例會,檢討156個《禁止酷刑公約》締約國的現況。中國也派出代表團與會,委員會質問中國代表團有關獄中人權、佔中、逮捕維權律師及囚禁西藏僧侶等事,但中國代表團的回答令委員會「感到質疑和被愚弄」,對關鍵問題又避而不答,幾乎等於藐視國際公約規範,酷刑在中國恐怕依然司空見慣。

嚴刑逼人供仍是常態 中國官員公然瞎扯

《禁止酷刑公約》全名為《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為聯合國制定的國際人權公約。中國代表團由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和瑞士其他國際組織代表吳海龍領軍,共派出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等39名代表。

中方代表稱,為了讓酷刑消失在中國司法及執法單位中,中國政府付出了「實際、明顯、持續地」的努力。吳海龍也說,中國對此付出了「許多心力」。

但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上周發布一份報告指出,部分中國的嫌疑犯受到嚴刑逼供,包括電擊、拳打腳踢、用水瓶或鞋子重擊、剝奪睡眠、坐上俗稱「吊吊椅」或「老虎凳」的審訊椅長達數小時。

(影片可能引發不適感受)

對此,公安部法制局副局長李文勝表示,審訊椅是為了防止嫌疑犯逃跑、趁機傷害自己或檢警,此外,為了讓嫌犯感到「舒適、安全」,審訊椅有時會加裝「坐墊」。

受害藏人搖頭 「政府誠意不足」

李文勝這番離譜的說辭讓在場受害者及律師大感不快,西藏流亡僧人久美嘉措(Golog Jigme,又名果洛久美)說:「我真的笑了,我看著他的臉,然後笑了。」久美嘉措2008年被中國政府逮捕,之後在老虎凳上待了好幾個月,身上依然留有傷疤。久美嘉措2015年得到瑞士的政治庇護,他說:「為了我的安全?他們把我從椅子上吊起來!」

久美嘉措說,他感到震驚且無言以對,「像中國這樣在國際社會受到高度重視的國家,居然在這個場合公然說謊,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參與撰寫報告的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潘嘉偉(Patrick Poon)向《法新社》(AFP)表示,嫌疑犯「被綁在(審訊椅)上頭好幾個小時,那非常痛苦。」潘嘉偉說,中國代表團的說辭「顯示政府不是很真誠。」

佔中民眾:這不是酷刑,什麼才是?

2014年9月28日,香港發生「回歸」中國17年來最大的示威抗爭運動「佔中」,當時示威民眾遭到警方、黑幫分子一波又一波的暴力攻擊,警方出動催淚瓦斯、橡膠子彈對付示威民眾,甚至將民眾拖入暗巷毆打,也成了這次會上關注的焦點。

香港保安局常任秘書長羅智光表示,佔中時,香港警方一直以「十分克制、容忍」的方式面對示威者,在為期79天的佔中運動期間,共有133名員警受傷。

親民主政黨「公民黨」成員曾健超(Ken Tsang)當時被香港警方上銬逮捕,還對他拳打腳踢,過程全都被一旁的民眾錄下來,影片事後在多家媒體曝光。曾健超向《法新社》表示,中國代表團根本在「說謊」,自己特地前來日內瓦,就是希望能對中國政府施加一些國際壓力,「如果這不是酷刑,那什麼才是?」

有關迫害藏人的指控都是「空穴來風」? 

中國從7月開始大肆逮捕、拘禁維權律師,至少有255名律師、事務所人員與人權捍衛者,遭到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委員會問道,目前到底有多少名律師受到羈押或起訴?中方代表沒有回答此問題,只列舉了一些律師「擾亂法庭秩序」的案例。

委員會詢問有關被囚禁、迫害的西藏僧人現況,中國國家民委政策法規司副司長金春子卻表示:「沒有這回事。」並補充說:「有關殘忍對待少數民族嫌犯的指控是『空穴來風』。」

會後,國際人權倡議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國部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說,中國今天在會上的作為,等於是向聯合國重要機構宣示:我們會出席,但不會遵守這個公約。理查森表示:「中國對於已通過協議的國際法律和程序如此不屑一顧,實在非同小可。」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