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視國際法院禁令 日本「調查捕鯨船」再次啟航南極獵鯨

2015年12月02日 08:21 風傳媒

即便國際社會一片撻伐之聲,國際法院(ICJ)在2014年也做出判決,要求日本停止以「科學研究」之名在南極海進行捕鯨,但日本的兩艘「調查捕鯨船」1日上午11時還是從山口縣下關市出港,航向南極展開新一波「科研捕鯨」,這也是日本因國際法院判決中斷南極捕鯨事業近兩年來,首度重回南極捕鯨。

《朝日新聞》報導,1日從下關市的下關漁港駛離的捕鯨船隊,包括排水量724噸的目視採集船「勇新丸」、排水量747噸的「第二勇新丸」,還有一艘日本水產廳的監視船「第二昭南丸」隨行。船員家屬與友人在岸邊揮手目送船隊出港,水產廳國際課的國井聰課長表示:「我們期待所有船員都能平安歸來。」

第二勇新丸。
第二勇新丸。

除了下關漁港有捕鯨船出發之外,調查母船「日新丸」同一天從廣島縣因島市的尾道港出海,另一艘目視採集船「第三勇新丸」則是在11月30日就從宮城縣塩竈市的塩釜港出海。該捕鯨船隊將從本月下旬到明年3月上旬在南極進行捕鯨工作,預計將捕殺333頭小鬚鯨(minke whales)。

第三勇新丸。
第三勇新丸。

「第二勇新丸」的船長阿部敦男表示,調查捕鯨的結果是世人共享,而捕鯨的知識與技術也應該繼續傳承下去。「第三勇新丸」46歲的船長大越親正則認為,這份工作「就是為了日本」。《每日新聞》稱,日本在二戰結束後曾陷入食物短缺,鯨魚在當時曾是日本貴重的食材。日本近年對於鯨肉的消費量大幅衰退,已經沒有必要出於商業目的而捕鯨,也有人質疑是否還需要因為科學調查而捕鯨。

「第三勇新丸」船長大越親正認為,捕鯨是為了日本。
「第三勇新丸」船長大越親正認為,捕鯨是為了日本。

大越船長認為,現在就做出是否需要研究鯨魚的結論,似乎過於速斷。因為日本目前在世界上仍是糧食短缺國,畜牧業的飼料供應也可能有所不足,所以還是應該保留捕鯨這一個重要的選項。曾經擔任捕鯨「砲手」的大越,22年前從水產大學校畢業後,就進入「共同船舶株式會社」工作,每年都會有8個月的時間在南極海與北太平洋進行調查捕鯨。9年前長女出生時,大越正在南極海捕鯨,還是透過衛星電話才知道愛女出世的喜訊。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官網上就是捕鯨的照片。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官網上就是捕鯨的照片,並且自我標榜是「捕鯨與鯨肉販賣的專業人士」。
日本水產廳、鯨類研究所、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相互關係。
日本水產廳、鯨類研究所、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相互關係。

國際捕鯨委員會在1986年宣布禁止商業捕鯨,而「共同船舶株式會社」則是受日本鯨類研究所委託,專門負責調查捕鯨的公司。而其相關的捕鯨工作,是日本農林水產大臣依據《國際捕鯨管制公約》第8條第1項予以核准,從1987年開始進行以科學研究及調查為目的的捕鯨工作,其調查結果則呈交國際捕鯨委員會(IWC)的科學委員會,調查所得的鯨肉等漁業資源,則按照《國際捕鯨管制公約》第8條第2項規定,由「共同船舶株式會社」負責加工販售。

標示為綠色部分是日本這次南極捕鯨的作業範圍。
標示為綠色部分是日本這次南極捕鯨的作業範圍。
最大天敵可能是日本捕鯨船的南極小鬚鯨。
最大天敵可能是日本捕鯨船的南極小鬚鯨。

2014年澳洲為捕鯨問題將日本一狀告上國際法院,國際法院也在同年3月做出判決,認為日本在南極海域高達每年935頭的捕鯨計畫沒有必要,要求在計畫改善前,日本政府不得再發出捕鯨許可。日本政府去年11月向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提出縮減捕鯨頭數的新計畫,當時就引發澳洲、紐西蘭等國與動物保護團體的抗議。

小鬚鯨與人類體積大小的對照圖。
小鬚鯨與人類體積大小的對照圖與相關資訊。

IWC今年6月在美召開年會,日本水產廳再次提出12年南極捕鯨計畫「NEWREP-A」,引發科學委員會正反意見的爭論。雖然日本將捕鯨頭數從935頭降為333頭,但仍遭到委員會認定「立論不充分」,要求補充資料。水產廳11月27日三度提出捕鯨計畫,並宣告重回南極捕鯨。

日本新提出的南極捕鯨計畫「NEWREP-A」說明。
日本新提出的南極捕鯨計畫「NEWREP-A」說明。

日本水產廳官員諸貫秀樹對CNN表示,為預備恢復商業捕鯨、進行相關資料收集,是日本政府不變的一貫立場。水產廳為管理鯨類資源、了解鯨魚族群的相關情況,也不得不針對鯨魚進行「致死調查」。根據日方自己公佈的資料,1987年開始的「科研捕鯨」光是在南極海域,就捕殺了9674頭小鬚鯨。

日本的科研人員正在檢視鯨魚腹中的狀況,了解鯨魚的食性。
日本的科研人員正在檢視鯨魚腹中的狀況,了解鯨魚的食性。
日本科研捕鯨的研究項目。
日本科研捕鯨的研究項目。

積極保護海洋生物的「海洋守護者協會」(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29日針對日本的南極捕鯨計畫表示譴責,認為所謂「科研目的」的捕鯨根本就是違反國際法,而且也是違反澳洲相關法律的犯罪行為。嗆聲將以實際行動阻止日本捕鯨船在南極海域的作業。澳洲綠黨也堅決反對日本在南極捕鯨,要求澳洲政府派遣巡視船,澳洲環境部長杭特(Greg Hunt)則嚴正表示:「我們無法接受任何方式、形態、形式,以『科學研究』為名來殺害鯨。」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雖以科研捕鯨為名,但編制中也有鯨肉的販賣部門。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雖以科研捕鯨為名,但編制中也有鯨肉的販賣部門。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指出,根據一份2014年的調查,95%的日本國民根本沒吃過或者很少吃鯨肉,88.8%的日本國民過去12個月也根本沒有採買鯨肉食用。二次大戰後鯨肉在日本確實廣受歡迎,但如今絕大多數日本人根本不吃鯨肉了,要不是日本政府有所補貼,遠赴南極的捕鯨活動根本就不會再持續下去。根據「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FAW)的資料,日本政府每年補貼日本鯨類研究所的經費高達千萬美元之多,而日本鯨類研究所正是委託共同船舶株式會社「合法」捕鯨、甚至販賣鯨肉的「白手套」。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捕鯨說帖裡,還有鯨肉各部位的分類與美味評等。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捕鯨說帖裡,還有鯨肉各部位的分類與美味評等。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捕鯨說帖裡,還有鯨肉各部位的分類與美味評等。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捕鯨說帖裡,還有鯨肉各部位的分類與美味評等。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認為,單單飲食習慣或經濟利益(日本鯨類研究所近5年都是赤字)可能都無法解釋日本為何要堅持捕鯨。國際捕鯨委員會的日本首席代表森下丈二曾在去年的訪問中表示:「你如果上街問日本人吃不吃鯨魚,他們可能多半不吃。」不過森下說,他不喜歡那些吃牛肉、吃豬肉的人,義正嚴詞地指揮日本人「不可以吃鯨魚!」

日本超市所販賣的鯨肉。
日本超市所販賣的鯨肉。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捕鯨說帖中的鯨肉料理食譜。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捕鯨說帖中的鯨肉料理食譜。

在工業化國家中,日本的人均魚肉消費確實最高,因此日本可能是為了捍衛他們的漁業權才會堅持捕鯨。森下丈二曾經表示,要是剝奪了日本捕鯨的權利,很可能日本消費其他魚種或肉類的權利也會受到侵犯。《東洋經濟週刊》2008年曾引用政府人士的類似說法,認為要是在捕鯨議題有所退讓,難保日本吃鮪魚不會也有類似問題。不過「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的計畫主任拉梅奇(Patrick Ramage)認為,這種說法就算成立,也只能支持他們在近海捕鯨,而非在公海上大肆獵殺鯨魚。

澳洲的反對捕鯨抗議。
澳洲的反對捕鯨抗議。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Friedrich Nietzsche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