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亮觀點:高雄走出又老又窮的時候到了

2018年12月28日 07:10 風傳媒
作者認為,以光頭選舉時喊的口號和提出的政見來看,要不然就是空的口號,或是施行後對「又老又窮的高雄」沒有實徝的改變。(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以光頭選舉時喊的口號和提出的政見來看,要不然就是空的口號,或是施行後對「又老又窮的高雄」沒有實徝的改變。(資料照,顏麟宇攝)

一年半前我在風傳媒有一篇文章,「台灣第二次民主,積極民主 」,其中談到「積極民主」運動。這個運動的目地是要把主導台灣的前途和民生政策的權力,拿回到人民的手中。人民「要求」政府來解決重要的民生問題,而不是投票後把自己的命運和血汗錢交給執政党就算了。

因為過去國民黨和民進黨選舉時的政見就像是電視廣告一樣,賣的是未上演的連續劇。喊了一堆口號,全是空不著邊的政策(像馬英九的633政見)。等到上台後、執政演的劇卻是荒腔走調,做不到、可是臉一黑、假裝沒這會事。

而且這麼多年的「民選」政府,大家看到的是人民的生活越來越困難,政客拿著人民的錢、坐轎車、住豪宅,每天不見他們解決人民生活的問題,只會推卸責任、互相攻擊。

高雄選舉完要做正經事了

我在「高雄又老又窮和山西大槐樹」一文中已經說了,在選舉時打得如火如荼,雙方都情緒高漲,好像去廟會拜拜一樣。等到選完了,唯一改變的是換了個市長,高雄還是又老又窮。誰當選了市長誰的苦頭才開始,落選反而好。

光頭當選一個月後,又是許多企業說看好高雄,要投幾百億、建這蓋那,或是大陸旅遊團要來。老實說這全是想弄點免費廣告、沾沾光頭的光。等到要掏錢的時候,你看看那些企業大老闆的苦相,好像是剛從衙門裡打了五十大板、剛放出來的囚犯一樣。

現在高雄的新市長走馬上任了,光頭在愛河畔的就職典禮上發表的就職演說中,誓誓旦旦的要「讓春天從高雄出發」,「打造高雄、全台首富」等等。

但是以光頭選舉時喊的口號和提出的政見來看,要不然就是空的口號,或是施行後對「又老又窮的高雄」沒有實徝的改變。這和民進黨過去二十年在高雄搞捷運、建公園等的建設一樣,花了錢、背了一屁股子債,但是結果年輕人還是一直北漂、高雄留下的人收入也沒有增加。

因此司馬亮又得重操舊業,再接再厲,再囉唆一次。這不是司馬亮要在他一上任就來扯後腿、澆冷水,只是先把壞話講在前面(忠言逆耳,沒法子):光頭選舉的的政見是沒法改變高雄的見況。如果光頭非要一意孤行,那四年後的下場會比馬英九還慘。

20181227-六都新任市長今(27)日首度到行政院參與行政院會,行政院長賴清德和高雄市長韓國瑜握手致意。(行政院提供)
六都新任市長今(27)日首度到行政院參與行政院會,行政院長賴清德和高雄市長韓國瑜握手致意。(行政院提供)

高雄是老化的可怕

如果把高雄的人口資料來出來看,比較民國100年(高雄市、高雄縣合併)和106年的人口,光是這6年就要嚇壞你:35歲以下人口急速的降低,60歲以上急速的增加。民國100年時25歲以上人口,每一年出生率差不多4萬多,可是10歲以下的出生率己經跌到2萬人。等到6年後,要35歲以上才有4萬多,而25歲以下每一年己經都是2萬人。也就是每年送走5個人的話,只有2個人補;如果一直繼續下去,送2個人走的話,補上來就連1個人都不到啦!

這個數字背後的故事是什麼呢?這是表示大量有工作和生育能力的年輕人移出了高雄。可是真實的情況更嚴重,因為我們知道高雄人口統計數字中包括了許多北漂族,這些人戶籍在、但人不在,結果巳經反應在15歲以下的出生率是2萬人一年。以2萬人一年的出生率來算的話,高雄的人口應該很快的由2百7拾萬跌到1百4拾萬左右,剩下一半。這樣的人口比今天的台南市還少。如此下去的話,台灣的第四大都市會是桃園,輪不到高雄了。

高雄沒有特別吸引人的企業

高雄市過去一直是一個重工業城,高雄縣是以農為主,現在重工業不行了,後來經濟也沒轉型。今天高科技在新竹,航空在桃園,金融和服務業在台北,高雄有什麼?而且台北、桃園、新竹越來交通越緊密。北部地區需要的新鮮蔬菜、水果等,基本上由中部和宜蘭地區供應。高雄、屏東地區交通不便、運輸成本高,也打不進去。如果連台灣北部地區都有問題,那又有什麼能力可以外銷呢?

高雄市長韓國瑜延續前晚與十全果菜市場攤商的交流座談行程,實地視察果菜批發及拍賣情況。(圖/徐炳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延續前晚與十全果菜市場攤商的交流座談行程,實地視察果菜批發及拍賣情況。(圖/徐炳文攝)

光頭當選了市長苦頭才開始

光頭選舉時的政見:「人進來、貨出去」、青年創業基金,自由經貿園區,高雄軟體園區,生物科技產業聚落,國內外電競遊戲開發公司進駐,特色觀光,招商引資等等,是不是和民進黨、國民黨以前競選的政見大同小異?但是當選後做成了嗎?為什麼都是空口號?

原因很簡單:沒人、沒條件、沒錢、沒權和沒腦袋。不只是高雄,全台灣都是這個問題。但是高雄的問題更嚴重,這是因為幾十年來「重北輕南,大中央、小地方」的政策,營業稅、財政資源分配,重工業的集中、污染。而且臨海、林園兩大工業區主要產生污染的還是國營的台電、中油和中鋼。

所以把這些高雄多年累積問題擺出來看,就是如來佛當選了也變不出奇跡。

重建高雄、必須經過中央政府

我在「高雄又老又窮和山西大槐樹」一文中已經說了:解決高雄目前的困境的第一步,是將中央政府一些機構和公營公司南遷。中央機構比如說軍方單位,國防部、空軍、海軍總部、三軍醫院、陸軍後勤指揮部等,加上工業局、農委會等,公營單位比如說中油、台電、郵局、台鐵等。高雄市和屏東市有許多國有土地,荒廢不用,正好可以拿來開發。南遷的人員收入穩定,而且買房和消費能力高。遷入後會產生服務業的需求,能夠增加讓年輕人的工作機會。

第二步重整台鐵。我在「不要拿台鐵當孤兒要」一文中已經說了:把台鐵事業拆開分成:鐵路網路公司,長途客運和貨運公司,和區域運輸公司。開放長途客運、貨運和區域給民間經營,以製造競爭。經營鐵路運輸的方法就是和鐵路網路公司租鐵軌使用,好像航空公司和機場的關係。

為什麼這和高雄有關係?南部地區的農產品要能運銷北部必需要有一個方便和廉價的運輸工具。如果鐵路長途貨運開放民間經營,那麼南部的蔬果商可以自己購買冷凍車、和鐵路網路公司租時段,每晚發車將新鮮蔬果運銷北部。美國的大宗物質,比如說加卅的新鮮蔬果,全是由火車運輸,不但可靠、而且便宜。如果台鐵無能,高雄就完蛋了。

第三步重整郵局。把郵局一分為二:郵政運輸和郵政銀行。郵政運輸就成了像美國的FedEx和UPS一樣,不但送信、其他運輸都做。郵政銀行就是郵局儲蓄成為銀行而已。郵政銀行一旦成立就會成為台灣第一大銀行,如果銀行總部設在高雄。這樣就能帶動高雄的金融業。

第四步要求污染高雄的公司,特別是國營的台電、中油和中鋼大舉清除污染的環境。

第五步更改財政資源分配的問題。營業稅由中央統收,再以人口比例分配,這樣高雄就會拿的多了。

第六步發展南部交通。首先要把國道3號延長到墾丁,同時要興建一條高速公路和鐵路由高雄、經屏東、直達台東。這樣建立起高雄為南部和東部的門戶。以後無論是物流、觀光或是出入,都會通過高雄。

20181227-六都新任市長今(27)日首度到行政院參與行政院會,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進行簽到。(行政院提供)
六都新任市長今(27)日首度到行政院參與行政院會,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進行簽到。(行政院提供)

武大郎是打不了NBA

這是司馬亮的口頭禪,也就是說自已的條件不夠就不要夢想。光頭當了市長後不要被自己的口號、政見沖昏了頭。今天「高雄又老又窮」是幾十年中央「重北輕南」政策、和民進黨20年在高雄執政無能之下產生的。前面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靠高雄自己是無法重建的。

千載難逢的時機

高雄的民眾這次選舉拋棄了民進黨,以這樣的熱誠和期待,選了一個從台北空降來的國民黨員當市長。光頭這任做的不好、沒政績,以後就不要混了。同時又因為他這次在高雄的勝選,不但使得他在國民黨內聲勢不可一世,在全國也成為下次總統和立委選舉的重要角色。無論是他或是任何人想要問鼎中央大位,必須得到光頭的支持。所以他可以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代表高雄去爭取中央政府的承諾和支援。

高雄人的「積極民主」

這就是司馬亮今天送給高雄人的賀年禮(當年預官時曾在岡山通校受過訓,那裡的牛肉泡餅是終生難忘):拿著司馬亮這篇文章到高雄市政府去找光頭,要他對所有總統和立委的候選人公告:這是高雄人的民主要求,不承諾就不選;選上後不做,就上黑名單,以後再不選。

新年快樂!

*作者為金融博士,曾任教美國大學及任職金融機構、新創科技公司。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