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嘉容觀點:看《阿飛正轉》─為了生存不得不的漂泊

2018年12月29日 05:50 風傳媒

2016年看岑偉宗和一鋪清唱伍宇烈導演、高世章作曲的《大殉情》,我便驚艷於這個精彩的組合,驚奇嶄新形式的阿卡貝拉。《大殉情》唱中有劇演中有舞,詞、音樂以及形體流暢快恣意的流動,而又巧妙收束入結構,展現完整的主題思想。這是齣有位精彩編劇的戲,也有善於舞台和肢體調度的優秀導演、精彩的編曲音樂人。我特別欣賞這齣戲抒情和狂想逗趣隨時切換,不同層次的文體並陳敘事,悅人耳目又催動思考的功力。對岑偉宗佩服不已,我倆在演出場地認識之後,在網上隨興的聯繫著,好像彼此都挺能接受這種偶爾聯繫、沒什麼應酬文體的風格。

sosugaradded:圖一:大殉情劇照。(作者提供)
大殉情劇照。

當時覺得,團隊這麼好的才情,只在香港或台灣演幾場,實在太可惜了,應該到處巡迴才是。我推薦給好些兩岸演出商和大型文創經紀公司,告訴他們,阿卡貝拉可以有這麼精彩的可能、深度的思想! 可惜他們要不是只想要戶外的大型流行音樂,或者還只想做傳統的阿卡貝拉音樂會。

sosugaradded:圖二:大殉情劇照。(作者提供)
大殉情劇照。

後來聽偉宗說台灣人力飛行劇團和一鋪清唱合作,要做《阿飛正轉》,並且2018年北中南巡迴,真是深心佩服人力飛行劇團的藝術視野、能量和魄力,也很好奇最後會呈現什麼樣的成果,人飛如何發揮原本偉宗和一鋪清唱的特色。知道加入了台灣作曲陳建騏,更增添好奇與期待。我沒看任何演前宣傳,想直接在劇場裡去感受,只聽了幾首歌,一首比一首好聽。本來演出時間我在上海導戲,看不到這齣戲,後來行程調整,我才有這份幸福,看到這齣讓我讚嘆的好戲。

原本的優點都還在,但是那戲劇構思、以及嚴肅/詩意/幽默文體的切換跳接,好像更精采了,我看戲時真是佩服到五體投地,看到第三首:真,牛郎織女,開始領悟到原來這可能要講的是什麼樣的一個故事。看到第四首:上層結構之養成;第五首:無緣無故的美麗。音樂中歌詞抓痛了我的心,慨歎起這時代人們的處境,鼻頭一酸,熱淚就在黑暗中浮動了。

sosugaradded:圖三:阿飛正轉劇照。(作者提供)
阿飛正轉劇照。

「有朋友告訴我,《阿飛正轉》寫出了當代華人社會的處境。是劇中那些飛來飛去無處落地的角色指涉嗎?是劇中那些為了最低工資奮鬥賣命的畢業菜鳥?是劇中那些在背後操盤的商賈左右百姓的生存嗎」

是啊,看完我雖跟偉宗說,這齣戲寫出了當代華人社會的處境,但,是如此又不僅如此。那些飛來飛去無處落地的阿飛們,那些底層不得不的勞動和生存漂泊,大集團背後操盤的假自由公平,時代氛圍下爭取個人生存和發聲空間的為難,這都是我們這時代不同階級不同出身共同的議題和處境,都需要智慧,團隊給出了一個好故事,又給了一個好形式。結尾在悲哀中給了一線溫暖和微光,指出了可能的希望:當喜鵲決定出走,阿飛站上國際的舞台,阿飛們,認清自己的處境,繼續努力飛吧。

sosugaradded:圖四:阿飛正轉劇照。(作者提供)
阿飛正轉劇照。
sosugaradded:圖五:阿飛正轉劇照。(作者提供)
阿飛正轉劇照。

偉宗最新刊登的對這齣戲的創作自述: 「由《阿飛正轉》到《假鳳虛鸞》——半步人間(岑偉宗)」,說明了這個作品在編創上的誕生,除了他自己和一鋪清唱唱導演伍宇烈,人力飛行劇團也發揮重要催生人。藝術總監黎煥雄「對踩在牛郎織女腳底下的喜鵲更感興趣」,使偉宗決定從牛郎織女改換成喜鵲為主角,他交了劇本寫好歌詞後,由導演伍宇烈跟「人飛」的兩位副導吳子敬、崔台鎬在台北把演出熬出來,「不少富台灣色彩的『哏』」(Gag),都是吳和崔的點子呢。」演員們也包括香港和台灣演員,一起共唱阿卡貝拉,這真是一個精采的共製作品啊。

這戲太好,真要挑剔,就是密度略高,歌詞/台詞如此深美豐富,看字幕都來不及,畫面往往顧不得看了。還有就是兩岸團隊創意大噴發的結果,語言創意上略有蕪雜,就沒有前作《大殉情》那麼純粹。但這是缺點嗎? 也許不是,這是飛向下一站的必經之站吧。

期待這齣戲有更多演出機會,也期待偉宗、一鋪清唱、人力飛行劇團的未來作品。

*作者張嘉容為戲劇編導。曾任傳統藝術中心藝術策畫總監、台灣戲曲學院表演藝術科教師、動見体劇團團長、台北市自閉兒基金會戲劇治療顧問。現任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場藝術總監。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碩士,輔仁大學心理碩士班,高雄師範大學「諮商心理與複健諮商研究所」諮商心理博士生。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