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繼承者們》月花不到2萬元 王文淵與王文洋的關鍵差異

2015年12月12日 09:10 風傳媒
月花不到2萬元的台塑總裁王文淵說,接棒太累了,要自己女兒當快樂的大股東就好了。(資料照,余志偉攝)

月花不到2萬元的台塑總裁王文淵說,接棒太累了,要自己女兒當快樂的大股東就好了。(資料照,余志偉攝)

王永在曾說過,人會老、會死,但公司能永續經營;而王永慶更認為,制度建立與否,是能否永續經營的關鍵,「因為制度好,人才自然就會來。」在台塑集團歷練數十年的四名王家二代成員,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制度是追求合理化管理的工具,而「追根究柢」的管理哲學及「勤勞樸實」的企業文化,是台塑集團的兩大根基,是支撐台塑集團六十多年來度過無數景氣循環的基石。

 8千元按摩 王文淵最大花費

毫無疑問,四名王家繼承者都將「勤勞樸實」的價值觀,內化為行為準則,其中又以王文淵實踐的最為徹底。掌管數兆資產的台塑集團,王文淵跟父親王永在一樣,每月花費不到兩萬元,最大的一筆花費往往是八千元的按摩費。這一對母女檔師傅一開始幫父親王永在按摩,後經父親力薦,也固定為王文淵按摩紓壓。每晚十二點就寢、早上四點半起床,王文淵公務繁忙之餘,喜歡宅在家看書寫文章, 不愛應酬,也常常忘了帶錢包出門,曾經請重要客戶到西華飯店吃飯,到最後才發現忘了帶錢包,找來台化主管到場簽帳買單。

台塑總裁王文淵。(取自華商名人堂)
掌管數兆資產的台塑集團,台塑總裁王文淵跟父親王永在一樣,每月花費不到兩萬元。(取自華商名人堂)

剪頭髮被坑 決定不會再去

過去王文淵常到住家附近一間理髮店理髮,後來被高齡七十多歲的店主認出他是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剛開始,王文淵否認;後來又去光顧了幾次,店主拿出報紙跟王文淵「求證」,王文淵只好承認。結果理髮的價格竟然變成五百五十元,高於牌價上的行情。此後,王文淵不再踏入那間理髮店。

因為,誠信對王文淵而言很重要。

某次,酒過三巡後,有位記者以茶混裝成威士忌被王文淵抓包;之後王文淵每次與該記者敬酒,總是倒掉記者杯中原有的酒,由他重新斟酒。王文淵邊倒酒還邊對記者說:「被你騙一次是你丟臉,被你騙兩次就是我丟臉。」

六輕工安事故 重視SOP與細節

2011年六輕工安事故不斷發生後,台塑集團強化各種業務的SOP(標準作業流程)管理。甚至為了要確定台塑大樓內廁所的清潔時間是否按照SOP進行,還特別請主管到其他樓層「上廁所」,就是為了去檢查清潔表上面的簽名,是每次清潔完才簽名,還是一次簽完造假。別人眼中的小事,是王文淵檢驗有沒有落實SOP的關鍵。

20140811六輕專題-台塑麥寮工業園區(宋小海攝)
2011年六輕工安事故不斷發生後,台塑集團強化各種業務的SOP(標準作業流程)管理。特別請主管到其他樓層「上廁所」,確認打掃程序是否完成。圖為台塑麥寮工業園區。(資料照,宋小海攝)

有人質疑王文淵的「細節管理」風格,導致台塑集團出現重大工安問題。對此, 王文淵則舉例當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華時,中國總理周恩來不但親自挑選接待人員,甚至要求第二天道路必須清除大雪,才方便尼克森參訪萬里長城。他說:「偉大源於細節的累積。」

王文淵說:「總理應該不用管到馬路有沒有清掃大雪這種事情吧?周恩來是總理, 他都注意細節管理;我只是總裁,而且是石化集團總裁,石化業最重要就是工安, 工安是一連串細節管理,工安出問題是我們做得不夠好,不代表細節管理不好。」

「可以當王文淵股東 不要當他的員工」

集團內部流傳很多王文淵各種「細節管理」的事蹟,一名在王文淵身邊工作多年的主管開玩笑地說:「可以當王文淵的股東,但不要當他的員工。」他舉例說,很多老闆吃飯喝酒玩女人通通都是報公帳,不少富豪還用公款買飛機,「但他都不會。你看他明明是石油大亨,還會為了省油錢換車,就知道他不愛奢華享受。」

接待上酒店 找機會溜走

一名主管私下透露,當王文淵跟王文洋兩人分別為台化與南亞協理時,難免被拿來比較。王文淵認真、王文洋聰明,王文淵脾氣暴躁、王文洋好相處;「但王文淵有一點很好,就是生活自律、沒有緋聞,而夜生活複雜就是王文洋的致命傷。」 曾經,總座王永在宴請日本商社後,商社要求想去林森北路「續攤」,王永在因年事已高,便交待王文淵代為招呼日本商社,「結果,他(王文淵)把客人帶到酒店後,坐沒多久就找機會脫身。」

台塑總裁王文淵。(取自華商名人堂)
當台塑總裁王文淵(見圖)跟王文洋兩人分別為台化與南亞協理時,難免被拿來比較。王文淵認真、王文洋聰明,王文淵脾氣暴躁、王文洋好相處。(取自華商名人堂)

同樣貴為王家二代,王文洋有那麼多應酬場合,王文淵應該不會沒有?王文淵斬釘截鐵地說:「沒有。我想因為我比較難親近,個性的關係。」含著金湯匙出生, 光是「王家二代」的招牌就吸引不少人在身邊,有人是真心當朋友,有人則是盤算著利益;更多的人,只是莫名地簇擁著、攀附著。

在南亞採購部時,曾有廠商到處跟採購部同仁誇耀說「我跟王文淵很熟」。有一次,王文淵走到一會議室,恰好遇到那名廠商又跟同仁吹噓自己跟王文淵很熟,「我就站在他後面, 他回頭看了一下我,也沒跟我打招呼。那時候,我本來想跟他說,我跟王文淵也很熟。」類似的情況王文淵遇過很多次,還曾在中國遇到有人自稱「 跟三娘女婿很熟」, 但當時僅王瑞紀已婚, 而對方說出的名字根本不是王文淵認識的人,讓王文淵啼笑皆非。

看著這樣的虛虛實實、真真假假不斷上演,王文淵保持距離、明哲保身,冷眼旁觀看著這些簇擁的人群,也養成了不易親近的個性。熟識王文淵的人說,私下的王文淵是樸直真誠的,「他就是外冷內熱,有時候過於直率,有時候很逗趣。」

在某次媒體餐敘上,微醺的王文淵拿到一位《蘋果日報》記者的名片,馬上拿著筆在餐巾紙上畫了一顆蘋果,然後對該名記者說:「你蓬果(蘋果的閩南語發音) 的齁?」又在蘋果旁邊畫上了一條蟲,接著跟記者說:「你不要亂報喔!不然就會變成這樣,長了蟲的蘋果。」另一次聚會上,王文淵則為了躲避媒體輪番敬酒, 當場表演「雙腳盤腿」的特技來轉移話題。一名媒體高層在與王文淵餐敘後分析, 台灣有很多的富豪家族,辜家有一種貴氣,金融蔡家予人精明幹練之感,「王文淵說話直白、不藏心眼,不像出身豪門世家的富二代。」

曾有記者問他:「總裁,您身價應該有五百億吧?」在一旁的我聽得驚呼:「五百億麻勳罕(閩南語,意指太誇張)。」 王文淵笑笑地說:「罕嘎有存(意指誇張得太離譜)。」他仔細想了一下說,他其實不太記得有多少錢,就是每年報稅時看一下數字而已,「反正,也沒時間花錢。」

他說,有空的時候他喜歡看看書,各種書都看,最近看到一本影射北京市前市長陳希同貪瀆案的中國紀實小說《天怒》,很精彩也借給堂妹王瑞瑜看。接著他說:「你知道,有人說世界上有三種人講話是不能信的。一個是政治人物、一個是學者,另外一個就是你們記者了。」我笑笑地告訴他,其實差不多,因為你如果去問任何一個記者,哪三種受訪者不能信,我們一定會告訴你:「政治人物、學者跟企業大老闆⋯⋯」

拒讓女兒接棒 「當個快樂大股東就好」

我也問過他:「會不會希望自己的女兒進入台塑集團接棒?」他搖搖頭說:「不想,因為接棒太累了。她們當一個快樂的大股東就好。」

這是台塑繼承者的內心告白。

*本文選自時報出版的《繼承者們——台塑接班十年祕辛》一書,作者姚惠珍1998年投入媒體工作迄今,曾任職多家多家媒體的資深記者,主跑台塑集團新聞逾十年,曾採訪人員包括王家成員、老臣、球友、台塑美國高層等近百名相關人員,逾三千個日子堅守第一線,歷經兩位創辦人交棒、二代與老臣分權共治的台塑新王朝,以及兩位創辦人辭世後台塑集團重大轉變,目睹台塑兩大創辦家族為了「永續經營、永不分家」而角力糾葛、折衝妥協,見證台塑集團一步步邁向百年企業的目標。姚惠珍另著有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在之唯一權威傳記——《孤隱的王者》

繼承者們書封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台塑 風書房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