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韓國瑜三枝箭,不求箭無虛發,但也不能箭箭落空

2018年12月28日 06:20 風傳媒
高雄市長韓國瑜就職,競選模式必須切換到執政模式。(顏麟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就職,競選模式必須切換到執政模式。(顏麟宇攝)

新人新政新氣象,台灣再翻一頁,新科市長就職後,行禮如儀奔赴行政院會,一要政策支持,二要經費支援,三要表現風度,儘管這可能是行政院長賴清德的有限任期,過完年的下一次院會或下下一次院會就是總辭院會,賴清德沒有具體承諾但有言在先:中央施政不分黨派,這個原則接任閣揆大概也不敢有二話。有例在前,二0一六年國民黨總統敗選後的過渡內閣,臨危授命五個月壽命的閣揆張善政,不分黨派也不卑不亢地留一個「給人探聽」的名聲。

六都市長中,沒講話的是連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和桃園市長鄭文燦,他們話不必多,一個是政壇人氣王,藍綠打不倒,一個是民進黨聲量的最大諸侯,總統院長都得買帳,連黨主席都得靠他喬;其他三藍一綠市長各自有所求,最受矚目的當然是政壇新流行韓國瑜,做了功課,要錢也分紅綠燈,方法論基本到位,韓國瑜理當體會就任就是「開工」,開工就要拿出業績,不能靠選舉人氣唬人。有些預算必須爭,有些主張不必再談,市長就職三枝箭,哪些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有些箭發了也落空,只能權且做為「收藏品」,沒事不要拿出來示人。

20181227-六都新任市長今(27)日首度到行政院參與行政院會,行政院長賴清德和高雄市長韓國瑜握手致意。(行政院提供)
高雄市長韓國瑜就職第三天就奔赴行政院要錢要政策。圖為行政院長賴清德和韓國瑜握手致意。(行政院提供)

第一個不必再談的就是「賭」!

韓國瑜競選期間第一個「出包」的政見就是旗津開放觀光賭場,旗津不是離島,連舉辦博弈公投的資格要件都不符,怎麼開賭場?選舉期間候選人說話當笑話無妨,當選後笑話就不宜多講,偏偏他又提一個楠梓發展「賽馬產業鏈」,賽馬就是賭馬,還是賭!拚經濟非要靠賭博嗎?韓國瑜為什麼念頭七轉八轉老是繞著賭?他的解釋「暗中的事讓陽光來曬他」,從他評論國民黨二0二0總統大選,笑談四人爭逐中有一人是「相公」,大概了解他理當是或曾是麻將愛好者,不能不提醒他,台灣禁賭也不禁賭,小賭怡情打個家庭麻將在蔣經國後期,就不是「非法」項目,但是,類如輸贏數十萬到百萬的政治麻將,即便不「違法」卻也不是社會觀感支持的。

台灣人確實好賭,從當年的大家樂到如今的六合彩(都屬地下)均可見一斑,檯面上還有合法同樂的樂透彩刮刮樂和運彩,還要曬多少「暗中的事」?賭場或許是拚觀光的一條路,但是拚觀光難道非走此路不可嗎?自李登輝以降,歷經四任總統,只在離島建設條例開放公投,台灣社會用三十年民意對賭場說「不」,過程中,但凡博弈公投否決得多,如澎湖落選的民進黨澎湖縣市陳光復推公投結果自己被罵臭頭,馬祖二度博弈公投,第一次被否決(扁時代),第二次通過(馬時代),但仍無疾而終,為什麼?因為台灣社會對賭戒慎恐懼。

離島建設條例即使打開公投通賭之徑,但是還有第二道關卡「有關觀光賭場之申請程序、設置標準、執照核發、執照費、博弈特別稅及相關監督管理等事項,另以法律定之。」這個法律就是「觀光賭場管理條例」,二0一三年送立法院迄今還在冷凍庫中,排隊待審不要說遙遙無期,根本連影子都沒有,從馬執政到蔡執政,國會多數不論藍綠都沒理這個法案,藍綠立委沒人想為「開賭」講話嗎?當然有,排不上時程只有一個原因,藍綠立委再受利誘也不會冒著被民意罵臭頭的風險為賭遊說,這就是台灣的社會民情,至少到現在仍未改變。台灣富而好禮,哪有非靠賭場拚經濟之理?

20161013-SMG0045-005-澎湖將舉行博弈公投,民團12日於澎縣選委會召開記者會,抗議澎湖二次博弈公投選票瑕疵。(取自澎湖青年陣線臉書)
2016年澎湖舉行博弈公投被駡臭頭,圖為民團抗議。(取自澎湖青年陣線臉書)

第二個不要再多談的是「陸資買房」!

韓國瑜要開放陸資買(高雄的)房,並嗆聲中央不支持就是蠢,他罵的對也不對,首先,開放陸資買房早在二00二年的扁政府時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把陸資取得不動產從禁止改為許可制,但凡與投資相關的廠房、營業處所、辦公室均不受限,當然投資項目是有限制的,但對自然人(個人)取得住宅則採取「五四三」政策,而且一人只能買一房自住為,貸款最多五成,一年來台居住限四個月,持有三年才能移轉,而且一人只能買一房自住為,基本就是防杜炒房,但政策顯然矛盾,一年只准住四個月豈可謂「自住」,這就是以投資為目的,不能長住的房子三年後不賣也得賣,不然真想讓陸客當台灣的包租公嗎?

但是,這個政策從扁政府到馬政府,歷十六年而不變,當然也有不改變的社會背景,台灣的民意主流是「打房」而非「炒房」,對陸資湧入可能拉抬高房價到更高疑慮甚深,儘管台灣房價對比上海香港「便宜」到真的是非常強大的投資標的物,但房子畢竟不是股票,是安居之必須品,對台灣人而言,住有屋已屬大不易,陸資買房即使是豪宅,也難免帶動平價屋的價格,或謂高雄房價豈能以台北房價相提並論?但是政策當然必須是通案,難不成要限定陸資只能買相對低房價縣市的房子?

韓國瑜與其寄望陸資,不如想想「人進來」除了陸客進來,為什麼不能鼓勵台灣人(外縣市)移居高雄?就像當年台中發動一波「移民中台灣」炒熱房市,不必與中央政策對幹,還能活絡台灣人移動的內需,非要陸資投資高雄,不如想想已開放的項目,有什麼是高雄可以著力的?說服中央加速審查效率,從廠房到辦公處所,造福的就不只是房地產業者,而是產業就業人口,規模不更大嗎?

高雄房價相對偏低,但也沒低到要靠陸資的地步。(圖為高雄最有名的豪宅建案人文首璽)
高雄房價相對偏低,但也沒低到要靠陸資的地步。(圖為高雄最有名的豪宅建案人文首璽,來源:信義房屋)

第三個是以後再談的「城市稅」!

韓國瑜就任第一天就天外飛來一筆想開徵「城市稅」,自「韓流」起,高雄「觀光客」確實增加許多,有陸客有外籍客更多的是來自台灣各地的所謂「韓粉」,這城市稅總不會是衝著高雄之外的台灣人來的吧?至於境外旅客可以開徵「觀光稅」,但是不是等「人進來」再說呢?人都還沒固定進來並形成規模,就揚言課稅,這是想嚇跑誰呢?左手要中央開放讓旗津成為免稅特區,右手又要開徵城市稅,左右開弓,到底靶心在哪?

根據高雄市政府觀光局發佈的「中華民國106年高雄市觀光統計年報」,高雄的國際觀光客是全面衰退,即使「韓流」熱度未減,從韓國瑜三山造勢、當選、就職、迄元旦乃至明年農曆年,住房率都達到九成以上近乎全滿,境外觀光客應該也沒到「市場飽和」而需要「以價制量」的地步,舉一個例子,馬政府陸客觀光達到最高點,二0一二年的財長張盛和到花蓮主持健全財政座談會,學者即建議可以開徵觀光稅回饋地方,花東縣市全面反對,理由無他,人沒來先要錢不是嚇跑人嗎?觀光熱絡增加消費就是增加稅收,套用台北市長柯文哲的話「明年六月再問我(選總統)」,要不要開徵城市稅,是不是明年六月看看高雄是否真有穩定且超過市場胃納的境外觀光客再議吧。

新人新政新氣象,但是呷緊弄破碗,競選要熱情甚至亢奮而激動,信手拈來或信口開河都不是大問題;就任市長則不然,出口就是政策,是政策就要有落實的方法論,創意發想是必要的,但不能天馬行空到招招落空,笑話講太多賞味期只會加速縮短,不能不慎。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廿八年如一日,就是愛新聞。不怕政客浪淘盡,不怕字多鍵盤敲斷手,就怕滿櫃雜書讀不盡,而且恐懼必然成真。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