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婦跟日本兵是戰友」 南韓學者遭首爾檢方以妨害名譽罪起訴

2015年12月22日 07:31 風傳媒
《帝國的慰安婦》韓文版與作者朴裕河。

《帝國的慰安婦》韓文版與作者朴裕河。

南韓世宗大學日文系教授朴裕河11月18日遭到首爾地檢署起訴,因為她的歷史研究著作《帝國的慰安婦》被認定毀損了南韓慰安婦的名譽。包括南韓、日本與美國學界上百位學者站出來聲援朴裕河,認為南韓政府不應箝制學術自由;但也有曾擔任慰安婦的87歲南韓老奶奶,拄著拐杖痛罵「應該把她驅逐出境!」

《帝國的慰安婦》
在世宗大學任教的《帝國的慰安婦》作者朴裕河

今年58歲的朴裕河雖然在南韓出生,但高中畢業後便隨家人遷往日本,就讀慶應大學國文系(即日文系),並在早稻田大學拿到日本文學博士,並回國任教。朴裕河除了在首爾的世宗大學擔任教職,也積極翻譯引介夏目漱石、大江健三郎、柄谷行人等日本文學家與思想家的作品。

《帝國的慰安婦》
《帝國的慰安婦》日文版書影

由於認為南韓官方版本的慰安婦歷史過於粗疏,朴裕河整理了大量史料檔案、並對倖存慰安婦進行訪談與調查,2013年在南韓出版了《帝國的慰安婦》一書,提出了她對慰安婦歷史的解答。問題是,這本書的看法與南韓官方歷史與主流意見都相去甚遠,讓朴裕河背上了「叛徒」、「通敵者」的罵名。

「無法證明日本政府強逼慰安婦」

從韓國徵召的慰安婦。(慰安婦問題與亞洲女性基金數位紀念館)
從韓國徵召的慰安婦。(慰安婦問題與亞洲女性基金數位紀念館)

朴裕河在書中指出,在日本殖民時期將婦女威逼利誘拐進「慰安所」的並非日本政府,而是韓國的通敵者跟日本民間人士。因為找不到日本政府涉入其中的證據,因此就算當年的南韓婦女被強逼成為慰安婦,日本政府也無需為此負擔任何法律責任。

南韓的慰安婦阿嬤在會場外抗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來訪(美聯社)
曾擔任日軍「慰安婦」的南韓阿嬤對日本政府表示抗議。(美聯社)

朴裕河還表示,這些來自韓國和台灣等日本殖民地的慰安婦,當初並非被當成奴隸、而是被當成日本公民。而日本士兵跟慰安婦是一種「戰友關係」,部分慰安婦甚至會跟日本士兵墜入愛河,朴裕河舉了好幾個日本士兵關懷生病慰安婦、甚至將不願賣淫的婦女遣送回國的案例。

朴裕河認為與日本勾結的韓國通敵者,才是真正強逼婦女為娼的罪人。(維基百科)
朴裕河認為與日本勾結的韓國通敵者,才是真正強逼婦女為娼的罪人。(維基百科)

《紐約時報》稱,朴裕河想要研究父權社會、中央集權和貧困在慰安婦現象中所扮演的角色。她認為在被征服的領土上(像是中國),女性根本是一種搜羅來的戰利品,但來自殖民地(像是韓國)的慰安婦與今天南韓貧困婦女賣淫的模式大致相同。不過朴裕河還是認為日本政府應該要負責,因為當年他們畢竟建立了允許這些惡行發生的殖民體系——儘管那並非是法律責任。

「朴裕河是賣國賊!」

朴裕河這類的訪談結果與主張,與南韓向來認定是日本政府將無辜婦女強押到軍方妓院(慰安所)成為性奴隸、甚至每天被迫接客數十人的看法大不相同。朴裕河說:「他們不想讓你看到慰安婦的其他方面,如果你這麼做了,他們就認為你是在淡化問題、縱容日本。」而南韓社會確實有許多人認為,朴裕河根本就是美化日本殖民統治的賣國賊。

朴裕河不只在網路上遭人唾罵,她從去年12月到今年2月,接連受到檢警5度調查,最後南韓法院在今年2月下令刪去《帝國的慰安婦》34處文字,但朴裕河仍背上這起妨害名譽的官司,另外還有9名曾當過慰安婦的南韓阿嬤也告上法院,要求2.7億韓幣的損害賠償,預計明年1月宣判。《紐約時報》稱,這些曾充任慰安婦的南韓阿嬤,被南韓視為不可侵犯的象徵、代表著韓國過去在殖民統治下所受的苦難。

《帝國的慰安婦》,朴裕河
《帝國的慰安婦》作者朴裕河。

朴裕河在《朝日新聞》的專訪中指出,南韓檢方認為她基於虛假的事實侵害前慰安婦的人格尊嚴,是濫用了學術自由。但朴裕河自認是依照歷史資料進行解釋,當中並無虛假之處,也沒有要去侵害誰的人格尊嚴的意思。朴裕河甚至表示,在先前的檢警調查中,頭兩次調查之後她聽到調查者表示「並無犯罪嫌疑」,但仍進行了後續3次調查,顯然有更高層施加壓力。

學術自由vs違背史實 輿論熱議

今年11月26日,包括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前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東大名譽教授上野千鶴子、哈佛大學歷史系教授高登(Andrew Gordon)等54人,聯名抗議南韓檢方不當起訴朴裕河,認為公權力不應以特定的歷史觀彈壓學術與言論自由。還有190名韓國學者和文化界人士在這個月也發表聲明,支持朴裕河在書中的部分觀點。他們認為,檢方決定起訴朴是「國家企圖控制輿論」,批評這種做法已經過時。

掛出「歡迎聖戰大捷勇士」布條的慰安所大門。(維基百科)
掛出歡迎布條的慰安所大門。(維基百科)

除了有人挺身支持朴裕河、反對政府以刑法框限學術自由,當然也有學者表達不同意見。來自南韓、日本與其他國家的380名學者和民間人士,主張朴裕河的看法迴避了最重要的「本質」問題,因為日本軍方確實參與了強逼婦女為娼的「醜惡罪行」。首爾大學法學院教授梁鉉娥說,朴裕河的問題在於「選擇性地截取訪談細節,並從中得出具有普遍性的結論。」慶北大學的金昌禄教授則說,就算是學術研究也不能將日本應該道歉賠償的國際常識排除在外。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Friedrich Nietzsche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