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豐山專欄:是誰?如此勇氣可嘉

2015年12月30日 06:50 風傳媒
2016副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場景。(主辦單位三立電視台提供)

2016副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場景。(主辦單位三立電視台提供)

中華民國第十四屆正副總統候選人刻正進行競選活動中,一0五年一月十六日即將產生新的國家領導人。做為一個公民,每天從報章電視看候選人的言行進退,頗有感觸;尤其對副總統候選人。

一、

依照中華民國憲法,總統為國家元首,統率三軍,有締約、宣戰、媾和、宣布戒嚴、授與榮典、任免文武官員、發佈緊急命令、調解五院爭執等大權。復依憲法第四十九條,總統缺位時,由副總統繼位。也就是說,副總統雖為備位,但必要時立即扶正。那麼副總統當然也就不可以是阿貓阿狗,隨便選個人充數。

二、

如上所述,就國家治理而言,正副總統都是大任中的大任。

然則,誰有資格承擔大任?

孟子說: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這就表示,孟子認為要承擔大任的人,必須先有足夠的磨練。

西方哲學界的經典著作─柏拉圖的「理想國」,花了很多篇幅闡述國家最理想的統治者「哲君」的漫長培訓過程。先是在青少年時期施以體魄和音樂的訓練,然後大約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參加第一次國家考試。通過第一次國家考試的秀異份子,再施以身體、心靈、品格並重的十年教育,然後參加第二次國家考試。通過二考後,繼之以哲學訓練。大約五年之後,把他們投入現實社會,讓他們與各色人等接觸、競爭,是為第三次國家考試。柏拉圖說,禁不起考驗的就中途退出,剩下來的人年近五十,他們的肉體傷痕累累,態度嚴肅,神色鎮定。由於不留情的磨練,對學問的虛榮早已消失,並且生活轉為質樸;同時,他們也學會立身處世的智慧、經驗以及各種傳習下來的風土文化、人情世故,然後這一批人才能夠成為國家的統治者。

三、

孟子和柏拉圖對承擔大任的人,要求嚴謹。如果用一般人的語言,道理更見簡明。

有一年,我們改選正副總統,好幾組人參與競逐,其中一人詢問筆者意見,我告訴他,可以讓選民知道:如果把治國比喻為開大巴士,那麼,選民應該查清楚誰有大巴士執照,已開過多年,而且沒有肇禍記錄;哪些人只開過計程車,哪些人根本連駕照都沒有。

那一年,人民選出了舌燦蓮花、却只開過計程車的那組人,果不其然,上任後把國家巴士開得左搖右晃。有時爆衝,做為乘客之一,我常被嚇出一身冷汗。

四、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台灣社會崇尚急功近利,崇尚輕薄短小,崇尚簡易速食;政治人物在這種澆薄的社會風氣下,跟著輕視厚重,輕視紮實,輕視謙卑;沒有足夠資格的人竟然也誓言捨我其誰;明明路還走不穩,竟自以為可以逆風高飛!

如果要筆者說老實話,我必須說「不寒而慄」;如果要筆者「說好話」,那麼最多只能說他們之中某些人實在「勇氣可嘉」。

如果看倌還不清楚我的意思,那麼請閉起眼睛想一下:將來萬一總統缺位,三個副總統候選人中,您是不是對每一位都有信心?

筆者杞人憂天?

不是!

民國六十四年,蔣中正總統過世,嚴家淦副總統繼任。

民國七十七年,蔣經國總統過世,李登輝副總統繼任。 

*作者為前監察委員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