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豪人專欄:琉球的「獨立空手道」

2019年01月04日 06:30 風傳媒
在這段漫長的反殖民鬥爭歷史中,琉球人靈活運用每個時期所能獲得的理論與戰略戰術資源。圖為於沖繩嘉手納基地滑行的F-35A戰鬥機。(盧逸峰攝)

在這段漫長的反殖民鬥爭歷史中,琉球人靈活運用每個時期所能獲得的理論與戰略戰術資源。圖為於沖繩嘉手納基地滑行的F-35A戰鬥機。(盧逸峰攝)

二○一八年最後的豆沙包中,我討論了「自己的國家自己賣,自己的價碼自己抬」的台灣現象。這無非是為了求得某種跨年的歡樂高潮效果,可一不可再。因此二○一九年最初的豆沙包,就讓我們從絢爛歸於平淡,回過頭來看看比台灣悲慘萬分的琉球人,憑什麼硬是比台灣人強悍而有志氣。

從未放棄追求獨立的琉球人

琉球在一八七九年被日本武力併吞,成為明治帝國實質上的第一個殖民地。戰後則直至一年為止,淪落為美軍基地軍事政權下的殖民地;隔年雖然「回歸」日本,並重編為日本沖繩縣,事實上卻落入了「日本〡美國雙重殖民體制」統治,成為「民主/和平/反戰的日本國」內唯一的「賤民特區」。然而琉球人民從未放棄追尋獨立。

美國學者強森(Chalmers Johnson)曾盛讚琉球為「日本境內唯一由居民自力爭取民主主義成功的地區」。說琉球人爭取民主主義「成功」,不免溢美過甚。然而相較於日本的民主乃占領軍所「恩賜」,琉球人(就像韓國人、台灣人一樣)的確在每一個被殖民、被壓迫的階段,都奮力抵抗,親手爭取權利與自由。琉球問題專家森宣雄因此認為,戰後琉球史的民主運動乃是「做為一個遭到國家捨棄、不具絲毫權利的難民,而且在全世界最強大的軍隊無期限占領下的人們,卻能勇敢面對自身/人類的脆弱,強化社會的團結,以爭取生存權與人性尊嚴的回復。另一方面,更從(包含大自然在內的)外部世界汲取活力,孕育出絕不犧牲弱者的社會思想與充滿彈性的外界連帶。」

從民間自治政府的訴求、反軍政反基地全島共鬥、爭取日本戰後民主憲法與法律的權利保護,乃至於琉球獨立論的出現──在這段漫長的反殖民鬥爭歷史中,琉球人的思想武裝非常有彈性,靈活運用每個時期所能獲得的理論與戰略戰術資源。

然而敵人如此強大,孤立無援的琉球人抵抗史不免沾染強烈的左翼色彩、甚至無政府主義與世界主義的烏托邦色彩。老革命家川滿信一的琉球憲法草案是一例;而法官出身的仲宗根勇版憲法草案,雖在一九八一年就使用「琉球共和國」這個字眼,卻在憲法草案前言〈五〉宣稱:「當地球聯合政府誕生,且我琉球共和國亦加入該聯合政府之前日,本憲法自動失效。」因為仲宗根的「共和國」,只不過是他構想中「殖民地─獨立國─世界國─無國」的全人類無政府化之過渡階段。

松島泰勝主張做為原住民族的琉球人,得以行使自我決定權。(取自matusima3455 Twitter)
松島泰勝主張做為原住民族的琉球人,得以行使自我決定權。(取自matusima3455 Twitter)

溫和派開始思考自決的可能性

這一類無政府主義/世界主義的思想,雖然道德性與正當性無可辯駁,誠如丸山真男所言:「烏托邦思想既非夢囈也非幻想,而是對於現實最迫切也最全面的批判意識產物」。然而在無情而現實的東亞地緣政治中,畢竟難以發展出有意義的實踐。冷戰時代依附左翼的獨立論,隨蘇聯解體而失所附麗。我認為,直到二○○八年,當日本政府內閣官房長官町村孝信代表政府首度承認,日本阿伊努民族為聯合國定義下的「原住民族」之後,琉球人才獲得行使自我決定權的靈感。

長年研究大洋洲諸原住民族自決/自治運動的日本龍谷大學教授松島泰勝,在一二年出版了《琉球獨立之路》(琉球独立への道),主張琉球人為日本國的「原住民族」。而依照世界原住民族權利宣言的邏輯,做為原住民族的琉球人,當然得以行使自我決定權,追求獨立,同時與塞班島等地共同組成(美日中韓霸權環伺中的)永久中立區。

就我所知,松島援用原住民族自我決定權,證成了琉球獨立的國際人權法基礎之後,過去許多不主張獨立而主張琉球自治的(相對溫和的)學者,均開始認真思考行使自我決定權的可能性。

例如島袋純教授在一三年以前,還以日本《憲法》為理論基礎,大力宣揚「真正的自治」;但是最近這幾年,雖然沒有公然主張獨立,卻大量引用兩公約自我決定權理念,也接受了松島的「琉球=原住民族」理論,進而引用世界原住民族權利宣言的自決權條文,又利用聯合國人權機制(例如日本國內人權報告的反報告〔counter-report〕,或者對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於世界人權的普世定期審查〔UPR〕),將琉球悲慘的殖民地實況編織進聯合國事務裡。

一套綿密的獨立戰略

這一整套綿密的戰略,對於一心肖想安保理的日本政府而言,實際殺傷力恐怕更甚於松島的獨立論。

這些都是松島主張自我決定權適用於琉球之後,不斷發酵的結果。其法理與實踐上的有效性,遠非前輩們既超越又跳躍的左翼或無政府烏托邦所能及。這個做法同樣適用於台灣與香港。只要回想一下,中共對台灣恫嚇得最兇悍的一句話:「台灣主張法理台獨之日,即為祖國武力解放台灣之時。」就知道霸權的真正罩門何在了。

*作者為輔大教授,本文原刊《新新聞》1661期。授權轉載。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1964年生於台北。日本國立京都大學法學博士,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天生自由人,遭際冷硬派。非自願型人權工作者。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