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兩岸理當和平共榮,民主自由人權礙難退讓

2019年01月03日 07:20 風傳媒
習近平2日在人民大會堂發表《告台灣同胞書》。(美聯社)

習近平2日在人民大會堂發表《告台灣同胞書》。(美聯社)

歷史有順流有逆流,急不來的事硬推只能得到反效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講話,強調「台灣問題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要爭取早日解決…」,聽在台灣人耳內可謂滋味複雜紛陳。對中國而言,台灣或許真是「問題」,但對台灣人而言,我們哪有問題啊?中國人自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爭取的「自由共和的新中國(中華民國)」在台灣實現了,而且,活得熱鬧非凡,喧囂不已。

台灣的民主自由已達多,還要更多、更細緻

套用民國時期著名政論家、民盟大將、文革時期下落不明生死成謎的儲安平之言:「老實說,我們現在爭取自由,在國民黨統治下,這個『自由』還是一個『多』和『少』的問題,假如共產黨執政了,這個『自由』就變成了一個『有』和『無』的問題了。」儲安平發表此言時是國共內戰加劇之際的一九四七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尚未建政,七十多年過去,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不再是反右文革「鐵幕」下的中國,甚至已經是向資本主義靠攏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或許可預見的將來會躍居第一),但是,論到自由,雖不至於只是「有」和「無」,但也只走到七十年前國民黨「多」和「少」的階段;而台灣的自由也不再是「多」和「少」,而是多與更多,好與更好,不但有民主還要講究更細緻的民主(雖然還未達完滿)。

這樣的「制度」差異,在習近平看來「不是統一的障礙,不是分裂的藉口」,但制度差異的確造成兩岸從思維到語境的巨大落差,隨便舉例,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輿論不讓驅離,佔領行政院讓驅離却不支持政府告學生,學生被告了還能反告追打前政府官員;台灣人(包括媒體)可以繞地球一圈,譏嘲怒駡各國領導人,從蔡英文到川普;可偏偏李明哲微博發個文,沒頭沒腦就關押迄今二百七十八天,而且,救援無著,不知何時才能回來,如果這就是「國民待遇」,台灣人是戒慎恐懼的。

蔣經國堅拒「一國兩制」,重點在哪一個「中國」?

習近平要研議「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言下之意是有別於港澳的「一國兩制」,但不論是港澳的還是台灣獨有的「一國兩制」,基本都很難被多數台灣人接受,以香港為鑑,一國兩制即使不算失敗,但肯定談不上成功;更重要的,這「一國」到底是「中華民國」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年蔣經國堅拒「一國兩制」,以「三不」─不接觸不妥協不談判,對應四十年前的《告台灣同胞書》,正是守護中華民國建立不易的制度,彼岸以「一黨專政」入憲,此岸以「民主(三民主義)」入憲,「台灣方案」就算兩憲並行,台灣人在大陸也能享受在台灣地區的絕對民主自由嗎?還是在台灣有自由在大陸只能有限自由?

習近平寄希望於台灣人民,少了「台灣當局」,這個情有可原,台灣當局每四年、八年一輪替,「當局」變動不居,只有民意才能決定兩岸走向;他倡議,「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然而,在台灣「九二共識」有支持有反對者,就像「台獨」有反對的也有支持者,都是民意的一部份,排斥任何一部份,「各界代表」還沒上談判桌,台灣內部大概就要翻天,特別是「制度性安排」又豈能躍過法治制度?談判代表不經過立法院授權,出得了門嗎?

蔣經國之死,是1988年台灣的頭條大事(圖/文化+)
蔣經國以「三不」對應「一國兩制」,過世前解嚴開放黨禁報禁,蔣經國擁抱台灣人,以台灣民意為中華民國的後盾。(圖/文化+)

制度性安排不可能跳過政府授權

一九九二年電文往返確立「各自表述一個中國」的「共識」,是經過政府授權,包括立法院(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二00五年「連胡會」,敲定「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八個字,未獲政府授權,屬國共兩黨的協議,直到馬英九執政才算得到政府授權,儘管如此,服貿協議還是踢到鐵板。如今的蔡政府不承認九二共識,上不了談判桌,但也不容支持九二共識的不論是縣市首長或其他政黨和民間代表,「擅自」與北京談判任何「制度性安排」,就算去了談了簽了,在台灣的民主法治程序下,也成不了「制度」。

習近平又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不承諾放棄武力是針對「外部勢力干涉和極少數台獨分裂分子及其分裂活動,絕非針對台灣同胞」,如前所述,「台獨」也是台灣民意的一部份,不論統獨都是台灣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不要說「台獨份子」當然也是台灣同胞,真要動用武力,難道飛彈還能安裝「統獨識別系統」,自動避開或主動鎖定?至於「外部勢力」,毫無疑問是衝著美國而來,中美兩強相爭,台灣想不做棋子都難,套用前總統李登輝的話,這就是「身為台灣人的悲哀」,看來悲哀四百年還不夠,還得繼續悲哀好一段日子。

馬英九、李登輝、九二共識
九二共識還得政府授權才能談判。(總統府)

中國已經富起來,自由民主更不能一代拖一代

台灣該怎麼辦?能怎麼辦?蔡英文總統說台灣不接受「一國兩制」,合乎多數民意,但她說「我們始終未接受九二共識」,並不符合事實,至少在她執政前的馬政府八年,乃至九合一選舉後的多數執政縣市是多數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所謂「以大事小以仁,以小事大以智」,北京若不仁,台灣又如何能服?台灣若不智,豈非引戰火燒身?

四十年過去,兩岸情勢大不相同,中國國力崛起,而台灣的氣魄格局再無法超越當年李登輝主持的國統綱領,回頭去看,馬政府八年兩岸已經進入當時設定的「中程階段」─互設對等官方溝通管道,兩岸三通,共同開發,協力參與國際組織,推動高層互訪,可惜馬習會一步之遙,讓中程階段最後的一句:「以創造協商統一的有利條件」,迄無兌現可能。而北京距離我方設定的國統綱領近程階段(第三點):積極推動經濟改革、逐步開放輿論、實行民主法治,却只能說達到了三分之一,換言之,台灣拿二十八年前的老文件,以言論自由與民主法治,就可以做為阻却兩岸協商統一的盾牌。

在台灣人心目中,「一個中國」於國家尊嚴上是「中華民國」;在普世價值上則是「民主自由均富的中國」(國統綱領的目標),這不只是台灣人的利益,當然更是中國人的利益,習近平談民族大義的同時,或許應該回想一九一一年革命先烈拚命想建立的中國是什麼樣的中國?共產黨和國民黨拚死打來的中國,希望是什麼樣的中國?(最諷刺的是,當年國民黨除了腐敗,就是因為不夠民主而不見容於民意)好不容易改革開放的中國,要的是什麼樣的中國?當台灣人能享受民主自由均富的時候,富起來的中國人難道不值得追求這樣的目標嗎?與其說「台灣問題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更期待「中國的自由民主」不要一代一代拖下去,這才是兩岸水到渠成之時。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