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蔡英文的敗選檢討竟是責怪民主

2019年01月03日 06:20 風傳媒
20190101-總統蔡英文於總統府進行2019新年談話。(蔡親傑攝)

20190101-總統蔡英文於總統府進行2019新年談話。(蔡親傑攝)

台灣多年選舉,曾出現不少有趣的選舉花絮,例如數十年前就曾發生某位大叔級的候選人敗選後,竟然派宣傳車四處痛罵選民的趣事,這樣的行為當然滑稽,不過,看看總統蔡英文的元旦談話,再次強調「假訊息讓人心浮動」、甚而還說「民主是可以被操弄」,這樣的敗選反應,其實比這位大叔的行為也好不到那裡。一言以蔽之,都是以攻擊代替檢討,絲毫沒有反省之心。

「所謂假訊息就是蔡政府不喜歡的訊息」

如果要在民進黨大敗後提出一個關鍵詞,當非「假訊息」莫屬,有學者認為,蔡政府之所以捨「假新聞」、而改為「假訊息」,主要是不想和川普口口聲聲「假新聞」卻攻擊言論自由的行徑牽扯在一起,然而正如美國媒體批評川普的話,「所謂的『假新聞』就是川普不喜歡的新聞」;同樣的,蔡政府所謂的「假訊息」,也經常是民進黨政府不喜歡的輿論或批評。

這個現象在選前就是如此,選前TVBS、聯合報、美麗島電子報、游盈隆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早已精準的預測民進黨即將大敗,但蔡政府都已唱衰假民調斥之,換句話說,民進黨不喜歡的民調就是「假民調」,但斬來使(Kill the Messenger)的行為是典型的自我欺騙,對大局無益;然而,這樣的自我欺騙竟然一路延續到選後。

事實上,筆者問到現在,大概沒聽過有任何一位民進黨要人事前預測到會敗選,更別說敗得如此慘烈,選舉若是民意的最新展現,那麼民進黨選前選後的反應,可說完全與民意脫節。對任何希望再起的政黨而言,敗選並不可怕,可怕得是敗得如此茫然,才是問題所在。

正因敗得茫然,除了敗選第一刻蔡英文辭去黨主席外,第一時間辭職的總統府祕書長陳菊、行政院長賴清德最後都被慰留,目前從黨主席補選到行政院長不異動,一切以鞏固領導中心為目標,換句話說,蔡政府及民進黨萬變不離其宗,再度走回所謂的團結老路。然而,一個無法真正檢討自己的政府及政黨,下一步竟是攻擊人民及民主制度。

蔡政府大權獨攬 卻怪民主受到操弄

民進黨敗選後檢討得最用力的就是所謂的「假訊息」,除了行政院洋洋灑灑提出13項可能影響言論自由的相關修法外,綠委選前選後都公然要求NCC介入干預媒體對執政黨候選人不利的的新聞內容,更宣稱「言論自由不可無限上綱」;然而,言論自由,尤其是批評政府的權利,絕對受憲法的保障,這即使是以攻擊媒體為樂的川普,也會有的認知;未來行政院相關修法送到立法院,以執政黨立委的民主素養,台灣的言論自由可能淪為民進黨敗選的賠葬品。

其實,蔡政府口口聲聲的「來自對岸的假訊息氾濫到讓人浮動」,卻又提不出具體的案例(唯一的關西機場假新案例,卻受到外交官蘇啟誠妻子的強烈否認),如果不是藉口,背後流露的心態豈非就是看不起選民,不相信選民自己有能力做判斷,而必須靠政府餵養宣傳,才算不受假新聞影響。然而,對來自政府的宣傳保持戒心,可能也是人民必要的媒體識讀能力之一吧。蔡政府一直沒弄清楚的是,台灣的問題不在假新聞,而在極端言論,這些極端言論在社群網站上都是點閱和分享最高的,這是全球皆然的現象;問題是,誰是極端言論的始作俑者,常在網路上分顏色的民進黨人、在談話節目上激化對立的藍綠名嘴恐怕都要負相當的責任。

蔡英文元旦談話中還說出,「民主是可以被操弄的」,換句話說,面對敗選,民進黨責怪的對象已從言論自由範圍擴大到整個民主了。只是,假如台灣的民主真的可以操弄,試問誰最有操弄民主的條件;民進黨掌控行政權、立法權,幾個獨立機關主官已不見風骨、但隨時還要任執政黨立委呼喚去;最高法院有執政黨的「同路人」,監察院有「同志」專門修理敢對民進黨人判刑的法官;媒體讓蔡政府咬牙切齒,但其實顏色偏綠的媒體勢力龐大,即使立場還算中性的電視媒體,選前都因報導在野黨人士而受到關切,弄得名主持人劉寶傑都一度要走人;蔡政府、民進黨權力獨攬,對上一個已被清算到快窮途末路的國民黨,只因敗選就宣稱台灣的民主被操弄,其誰能信!

其實,說台灣的民主被操弄,同樣是看輕選民的說法,台灣民主不是被操弄的問題,而是權力未受到監督、制衡、總統權力獨大的問題;總統權力獨大,重大決策只有一種聲音,無法真正評估優劣影響,最後執政者同樣受傷;這才是敗選後該面對的重要議題,民進黨內本來還有一絲絲檢討的契機,但這個機會之窗顯然已經消失了。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對我來說,寫作就是個思索的過程,就如漢娜.鄂蘭所說,如果無需寫下來就能夠記住所有思想,她也許就不會寫任何東西,因為寫作背後就是理解的欲望。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