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超大型社會實驗!」擔心北京稱霸科學界?《經濟學人》:中國科學發展達到顛峰,可能將走向民主

2019年01月15日 19:30 風傳媒
2018年12月8日,中國「嫦娥四號」月球探測器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發射成功。(AP)

2018年12月8日,中國「嫦娥四號」月球探測器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發射成功。(AP)

中國國家航天局打造的「嫦娥四號探測器」3日自主著陸在月球背面,創下人類史上首次記錄,這項科學探索雖然是總體人類的成就,然而在政治與國界之分下,仍免不了陷入地緣政治競爭的範疇,目前全世界自由民主國家或許都擔心:中國崛起甚至稱霸科學界。

對此,英國重量級期刊《經濟學人》12日以〈中國如何宰制科學〉為題表示,「五四運動」喚醒了中國對民主的追求,卻受制於一黨專政而無法萌芽,如今中國科學蓬勃發展,更有稱霸各領域的雄心大志,將可能間接撒下民主的種子──因為「賽先生」(科學)與「德先生」(民主)之間有緊密關聯,北京當局如果要中國科學家登上領域巔峰,必須給予更多自由,促使中國往民主發展。

2019年1月11日,嫦娥四號著陸器和玉兔二號巡視器正常分離,兩器完成互拍。圖為玉兔二號所拍攝的嫦娥四號。(AP)
2019年1月11日,嫦娥四號著陸器和玉兔二號巡視器正常分離,兩器完成互拍。圖為玉兔二號所拍攝的嫦娥四號。(AP)

擁抱「賽先生」,中國科學排名一路飆升

一百年前,中國城市如火如荼展開「五四運動」,知識分子反思傳統儒家文化,以西方的「德先生」和「賽先生」為引路者,探索中國的強國與現代化之路。《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指出,今日的中國已在「賽先生」的拯救下走向科學強國之路,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並不接受「賽先生」與「德先生」必相伴的道理,他意圖在加強政治控制的同時,推進中國科學界的發展。

許多西方國家擔心習近平的野心藍圖會成功,目前看起來確實是:推進現代科學發展仰賴「資金、研究機構及人類智慧」的集合,《經濟學人》表示,中國政府統整了這三項關鍵元素,中國在科學各領域的排名也飛速上升,根據《日本經濟新聞》與學術企業「愛思唯爾」(Elsevier)合作進行的調查顯示,在30項前端科技主題中,中國占據23項首位。

擔憂中國科學崛起?經濟學人:不必杞人憂天

不過在取得突破的急迫壓力之下,有些中國科學家不擇手段,造成難以挽回的後果。《經濟學人》列舉了幾個例子:竊取其他國家的知識產權;人工智慧(AI)研究人員蒐集公民隱私來訓練AI的識別能力;還有去年最轟動全球的事件,研究人員賀建奎聲稱創造出首位基因編輯寶寶,使其天生對愛滋病毒(HIV)免疫,許多主流科學家譴責這項研究為「人體試驗」,因為沒有人能完全預知,胚胎基因遭編輯後的副作用。

以「基因編輯嬰兒」引發軒然大波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AP)
以「基因編輯嬰兒」引發軒然大波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AP)

《經濟學人》指出,西方國家擔憂,不遵守研究倫理的中國稱霸科學界後,不但將研發更高端的武器,還可能以高科技壓迫人民,這些憂慮確實迫在眉睫,北京當局已經在大街小巷部署即時監控平民的AI臉部辨識機器。

《經濟學人》明言,「這種憂慮是合理的,畢竟一黨專政的科學超級強權確實令人生畏」,但不必杞人憂天,中國科學崛起不等於自由世界利益會被損害。首先,中國科學的成就遠多於武器和專制壓迫,還包含許多給與世界正面影響的成果,像是醫學技術革新、揭開「暗物質」之謎等等。

第二,科學必經合作與交流才能蓬勃發展,中國科學家深知需要嚴格自律、遵守國際規則,才能獲得珍貴的國際交流機會。因此賀建奎一事被中國科學界嚴厲譴責,甚至驚動國家高層,總理李克強還特別提到「要嚴肅查處違背科研道德和倫理的不端行為」。

科學伴隨民主,科學家創造「異議」已有先例

五四運動(取自網路)
五四運動(取自網路)

「五四運動」喚醒了中國對民主的追求,但百年來受制於一黨專政而無法萌芽,習近平更切斷「賽先生」與「德先生」之間的關連,稱科研項目是國家「民族復興」的偉大計劃。《經濟學人》指出值得注意的一點,科學思想的茁壯伴隨民主發展,如果要中國科學家登上領域巔峰,那麼事態發展將不會如習近平所願。

專制政體以控制老百姓的言論與思想為生,科學家經過批判性思考、懷疑主義、經驗主義的薰陶,可能會威脅到專制政權的穩定。雖然多數研究人員安於學術領域上的自由,但仍會有少部分人渴望真理、擴大言論自由,中國難以集中控制所有的菁英科學家。

參考過往例子,蘇聯「氫彈之父」沙卡洛夫(Andrei Sakharov)是人權運動家,也是公民自由的擁護者,支持蘇聯改革,更在1975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1989年,中國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鼓勵學生參與「天安門事件」抗議。

1989年6月4日,六四天安門事件爆發,北京當局血腥鎮壓示威學生(美聯社)
1989年6月4日,六四天安門事件爆發,北京當局血腥鎮壓示威學生(美聯社)

科學發展達到顛峰後,中國會走向民主嗎?

《經濟學人》認為,西方國家該做的事情是持續與中國合作進行一般科學研究,這才是促使中國政府保持學術界問責與制度透明的方式,甚至可能培養出下一個方勵之。如此一來,習近平最終可能面臨一個艱難的選擇題:滿足於科學落後,還是冒險給予科學家足夠的自由去發展。沒有人能預測結果,某種程度來說,習近平正在做一場超大型實驗。

廣東省深圳寶安機場內掛滿大幅的五星旗。(AP)
廣東省深圳寶安機場內掛滿大幅的五星旗。(AP)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