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宇觀點:近畿大學給國內高等教育暨試驗機構的啟發

2016年02月24日 06:10 風傳媒
近畿大學。(取自大學官網)

近畿大學。(取自大學官網)

國內大學因數量過多加以少子化,已經面臨存廢危機,卻未見適當的退場機制。隨著新的商業模式產生,國內大學和試驗研究機構除了作育英才外,也可以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甚至轉化為具備社會關懷和獲利能力的公司型態組織。

以日本近畿大學為例,日本為全球重要的食魚國家,尤其生魚片更是日本料理的一大特色深獲消費者喜愛,日本人吃掉全球近八成的鮪魚產量,只是近來日本食品安全也如台灣一樣頻頻出包讓消費者信心大失,特別是女性與家庭客戶的信心流失最為嚴重。為確保食的安全,重拾消費者信心,日本近畿大學漁業研究實驗室在日本的美食之都銀座商業區以及大阪購物中心Grand Front Osaka裡頭開設養殖魚類主題餐廳(就取名為近畿大學水產研究所),該餐廳內所使用的魚類食材如鮪魚、真鯛、鰤魚、河魨等,都經過該大學漁業實驗室的嚴格檢查,標榜讓顧客一整年都可以品嘗到安心放心的品嘗美味的養殖魚類,還販售由該大學創全球首例完全養殖的黑鮪魚(台灣水產試驗所進行黃鰭鮪完全養殖研究多年卻未能突破),由於天然產黑鮪容易累積重金屬,使得養殖黑鮪大受消費者歡迎,座無虛席。

近畿大學還希望將該餐廳用於教育目的,讓具藝術專業的學生設計菜單,營養專業的學生可以設計營養套餐,學以致用,還自創「近大鮪魚杯麵」、「近大鮪魚脊骨高湯芳醇魚介鹽拉麵」市場大賣。這種結合海洋資源保育、水產食品衛生安全、水產經營、文創等理論與實務傳授,相當值得提供給台灣政府及各大學在思考轉型、整併、自闢財源、提高招生人數等的重要參考。

以近畿大學水產研究所為名的主題餐館。(來源:新.龍貓森林)
以近畿大學水產研究所為名的主題餐館。

而國內政府試驗研究機構事實上也可以如近畿大學水產研究所般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以水族館經營為例,過去澎湖水族館係由水產試驗所負責經營,由研究人員負責館內水族的照護,經營的有聲有色曾創下1個月超過10萬名遊客參觀紀錄,成為澎湖觀光的重要景點之一,也承擔水產教育宣導以及當地水產種原的保護與研究工作,普遍獲得參觀民眾正向評價。後在政府大力推動BOT政策下,轉由民間企業來經營,在利潤導向下,不僅設備更新速度慢,展覽水族生物的照護也廣為業內人士所批評,整體品質降低,加以其他地區水族館競爭導致參觀人數大幅減少,廠商經營無以為繼形同歇館,外界評價不及公營時期,目前暫時回歸農委會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管理,兩次委外經營均以失敗收場。未來是否應該繼續委由民間企業來經營,相關單位應該邀集客觀公正的專業人士進行利弊得失評估,讓澎湖水族館能恢復教育、保育、觀光的功能。

無論政府或教育機構都應該與時俱進,像法國藍帶名廚在國內大學只能教法文不能教廚藝等不合時宜的法令規範應儘快修正,才能順應國際潮流,別又再等待「果陀」!

*作者為農業博士,陳李農改研究團隊執行長,農漁業雜誌專欄作家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