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習近平的灰犀牛和黑天鵝

2019年01月20日 06:20 風傳媒
作者指出,今天的中國,「灰犀牛」在地上橫衝直撞,「黑天鵝」在天上翩翩起舞,習近平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資料照,AP)

作者指出,今天的中國,「灰犀牛」在地上橫衝直撞,「黑天鵝」在天上翩翩起舞,習近平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資料照,AP)

「灰犀牛」這個概念源自學者蜜雪兒·渥克(Michele Wucker)的《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一書,比喻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也就是人們原本能夠清清楚楚看到的東西,但是由於人性的軟弱,往往心存僥倖、自欺欺人,認為它不會衝過來,選擇刻意去忽視,結果釀成大禍。

「黑天鵝」則比喻概率小而影響巨大的事件。作家納希姆·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用「黑天鵝效應」一詞解釋説,過去歐洲人以為天鵝一定是白的,直到來到澳洲,才發現原來天鵝也有黑色的。人們對國家風險的預測經常出現錯誤,如同人們從沒看到的黑天鵝會突然出現。所謂「黑天鵝」,就是已經存在,但是很少被看到的物體。

今天的中國,「灰犀牛」在地上橫衝直撞,「黑天鵝」在天上翩翩起舞,習近平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那麽,習近平的「灰犀牛」和「黑天鵝」是什麽呢?

前中國國務院總理朱熔基之子朱雲來,在北京舉行的「二零一九影響力峰會——預見未來」論壇上表示,中國在建工程達一百七十五萬億元人民幣,一年的固定資產投資超過六十萬億,是全國老百姓一年收入的兩倍,投資規模過大,可能成為經濟的「灰犀牛」。朱雲來曾是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前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又有前總理朱熔基之子的身分,他的講話更特別受到外界關注。

2019年1月4日,中央軍委軍事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出席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新華社)
作者指出,習近平不願聽取任何逆耳之言,朱雲來講話的文字稿和視頻很快在中國國內網站上消失得無影無蹤。(資料照,新華社)

朱雲來談到,中國高速GDP增長的背後,忽視了資產和債務情況。中國經濟投資規模過大,可能成為經濟的灰犀牛。朱雲來認為,中國經濟現在需要更多關注如何搭建一個良好的結構,進一步追求高品質的發展。他認為,中國在建工程一百七十五萬億人民幣,相當於二零一六年中國GDP的二點三倍,這個比例太大。

從某種意義上説,朱雲來是代表其父親闡釋對中國經濟現狀的批評性看法,因此頗具震撼性。習近平不願聽取任何逆耳之言,朱雲來講話的文字稿和視頻很快在中國國內網站上消失得無影無蹤。看來,即便是太子黨,如果不願照本宣科、溜鬚拍馬,也沒有基本的言論自由。

無獨有偶,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中國農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向松祚在上海也發出了類似的呼籲。向松祚直言,中共領導人在「中國經濟下行」、「中美貿易戰」、「民營企業遭重創」等三方面,做出嚴重誤判。他引述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構的研究小組內部報告指出,中國二零一八年的GDP增長數據實際為百分之一點六七、甚至為負,而中共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仍然說是百分之六點五。

在談到「中美貿易戰」時,向松祚批評説:「到目前為止,對中美貿易摩擦、對中美貿易戰的形勢判斷仍然是有很大的誤區,值得深刻反思。」向松祚更認為,現在中美的貿易摩擦已經不是貿易戰,不是經濟戰,而是中美兩國之間價值觀的嚴重的衝突,至今看不到有解決衝突的辦法。

中美貿易戰開打,瞬息萬變的局勢是投資人不可不關注的重大投資風險(圖 / 美聯社)
中美貿易戰開打,瞬息萬變的局勢是投資人不可不關注的重大投資風險(圖 / 美聯社)

向松祚在演講中提出「灰犀牛」與「黑天鵝」這兩個的概念,暗諷習近平對日益惡化的中國經濟現狀和國際形勢採取掩耳盜鈴、刻舟求劍的作法。其演講視頻曝光後,隔日就被官網刪除,百度等中國本土的搜索引擎上也完全查不到。

英雄所見略同,曾獲中國經濟學界最高獎“孫冶方經濟科學獎”的經濟學家許小年,也在一次演講中指出,很多人認為二零一九年充滿不確定性,但他認為,「二零一九年沒有什麼不確定的。巨大的灰犀牛就蹲在那裡,時刻都有可能衝過來」。他通過研究得出結論:「中國的經濟和中國的企業正面臨四十年以來最艱巨的挑戰,沒有之一。」

許小年認為,中國面臨的「灰犀牛」有三頭:第一是工業化的紅利已經耗盡,新的增長動能卻尚未出現。用官方的語言來講,就是新舊動能交接的時候出現了一段空檔,這個空檔宏觀上表現為經濟增長速度放慢,微觀上表現為企業經營越來越困難。

第二頭「灰犀牛」是,從二零零八年以來,由於政府採用擴張性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人為地維持經濟增長,使得中國在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方面空間都越來越小。不僅如此,由於長期的使用貨幣刺激,使得中國經濟內部的負債率越來越高。但負債是借來的錢,借來的錢不是創造的財富,借來的錢是要還的,拖得越久利息越重。中國負債風險高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程度,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二零零八年,中國非金融機構的負債,對GDP的比率是百分之一百四十,到了二零一七年,同樣的統計指標,中國宏觀經濟的負債率已經上升到百分之兩百六十,遠遠高於國際公認的警戒線。

中國經濟數據差,亞股2019年第一個交易日跌幅超過1%後,3日以後大多走高。(AP)
中國經濟數據差,亞股2019年第一個交易日跌幅超過1%後,3日以後大多走高。(AP)

第三頭「灰犀牛」就是中美間的貿易戰。

許小年更指出,在這三頭「灰犀牛」中,「內憂遠遠大於外患」。

朱雲來、向松祚、許小年這三人,身份迥異,論述也各有側重,但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指出中國經濟乃至整個社會面臨的巨大危機,希望當政者能夠正視「灰犀牛」和「黑天鵝」的威脅,以開放和創新來應對。

然而,以習近平的知識儲備和從政經驗而論,他是經濟領域的外行人,他從未像美國總統川普那樣在自由市場經濟的大風大浪中搏擊過,甚至沒有通過自己的努力掙到過一分錢。即便有被外界認為懂經濟的副總理劉鶴的輔佐和加持,習近平處理經濟問題也比江澤民和胡錦濤更加笨拙和愚蠢。

面對「灰犀牛」和「黑天鵝」的夾攻,習近平最多只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用紙包火,揚湯止沸,勉強延緩危機的來臨,而不能消除危機。

*作者為旅美作家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旅美中國作家,曾任中國獨立筆會副會長,著有《我無罪,劉曉波傳》、《火與冰》、《流亡者的書架》、《中國教父習近平》等。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