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房從不熄燈、每天審問數小時」日產前董事長被關押遭不人道對待?日本法界:我們的法治沒問題

2019年01月22日 12:48 風傳媒
日本汽車大廠日產前董事長戈恩(Carlos Ghosn)。(美聯社)

日本汽車大廠日產前董事長戈恩(Carlos Ghosn)。(美聯社)

涉嫌挪用公司資產的日產前董事長戈恩,自去年11月被捕後已在看守所遭羈押超過60天。戈恩雖願意接受一切條件換得保釋,但東京地方法院22日依舊駁回辯護人二度提出的保釋請求。除戈恩日前出庭喊冤,他的妻子卡洛也寫信給人權團體,聲稱戈恩遭受不人道的對待。未來除案情本身外,日本法律體制也有可能成為各界議論的焦點。

「噩夢般的生活」

提到戈恩未來會面臨的窘境,曾有類似經歷的Mt. Gox法裔前執行長卡帕雷斯(Mark Karpeles)恐怕是最好的前車之鑑。卡帕雷斯過去曾在2014年召開記者會道歉,表示因系統缺陷,共有屬於客戶的75萬枚,與Mt. Gox持有的10萬枚比特幣全數消失,損失超過新台幣145億。除Mt. Gox宣布破產外,卡帕雷斯也因涉嫌竄改帳戶數據遭捕。

「我不希望再有人碰到這種事,無論是我自身的敵人,或是社會大眾的敵人。」在案發當時,卡帕雷斯雖堅稱自己未涉違法情事,比特幣的消失是駭客所為,但日本警方仍將調查著重於卡帕雷斯,而後於2015年以涉嫌竄改帳戶數據,逮捕卡帕雷斯。

「我在日本看守所待了11個月半,在裡面的生活簡直是場噩夢。他們(日本警方)整整審問我長達50天,中間從未間斷。有時候我為了逃脫嚴酷的拷問,只好認罪。」「當你被奪去自由,身處一個每天早上醒來,就會告訴你『只要你乖乖配合,一切都會變得很簡單』的環境,你根本無法思考。很容易順著對方的話,什麼都說好。」

「坐牢讓我瘦了整整34公斤。」談到獄中生活,卡帕雷斯至今仍記憶猶新。由於他在看守所時有寫日記的習慣,因此牢房中的榻榻米、無窗的環境、水槽、小桌子及廁所,只要翻翻日記,一切歷歷在目。「我有時候會被迫坐在角落10小時以上,而且一定要坐正,只要所方人員看到我在打瞌睡,或無精打采的樣子,他們就會隔著牢房的門吼我。」卡帕雷斯也曾因為遵從命令,而被關到處罰房,雙手被反綁在後,整整幾個小時趴在地上不能移動。

經歷近1年的看守所生活後,卡帕雷斯最終於2016年以10萬美金的保釋金,獲得保釋,但他至今仍在適應一般人的生活。卡帕雷斯目前雖在一家美國企業工作,但因日本法律規定,他無法在保釋期間離開日本,故他已有約6年沒有見到其遠在法國,目前正在養病的母親。攸關卡帕雷斯案件的終結辯論雖已於去年底結束,但卡帕雷斯依然主張自己並未涉案。

戈恩妻子致信人權團體

這次捲入風波的日本汽車大廠日產前董事長戈恩(Carlos Ghosn),雖在事件曝光後遭日產、三菱開除,但他至今仍主張自己是「清白」的。在檢方正式起訴戈恩前,他曾被迫在沒有律師在場陪同的情況下,接受每天至少8小時的審問。除審問過程外,戈恩在8日也在法庭上以英語喊冤長達10分鐘,堅稱自己為了日產汽車盡心盡力,檢方指控的罪嫌毫無根據。

日本汽車大廠日產的Leaf電動車。(美聯社)
日本汽車大廠日產的Leaf電動車。(美聯社)

戈恩的妻子卡洛(Carole Ghosn)也在日前致信給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篇幅長達9頁,信中聲稱戈恩除被關在連晚上也開著燈的看守所外,每天必須服藥的要求也遭到所方人員拒絕。「檢方每天審問他好幾個小時,為了逼供不擇手段,且每場審問都沒有律師在場。」

日本法界人士:只是國情不同

相對於卡帕雷斯、戈恩、卡洛等人批評日本司法制度,於東京「岡部‧山口法律事務所」任職的山口修司則主張,外界對於日本制度的批評,純粹只是因為「不理解」。「我認為日本的制度非常現代化,足以確保人民的安全,從我們的犯罪率就可以知道。我能理解外界對於日本制度的批判,但大多數的國民都支持日本的制度。」

日本汽車大廠日產前董事長戈恩(Carlos Ghosn)。(美聯社)
日本汽車大廠日產前董事長戈恩(Carlos Ghosn)。(美聯社)

另一名檢察官柊元則說,檢方或法院僅是「使用」法律做事的人,並不是「制定」法律制度的人,所有的審問及調查過程皆依循法律規範,相關單位決不會刻意拖延時間以增加嫌犯的拘留時間,或刻意找嫌犯麻煩。「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背景、歷史和文化,別的國家的人因為我們的法制與他們不同,而批評日本的法律制度不公平,我不認為這樣就很『公平』。」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