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觀點:浪花頭上逆勢行─記太陽花學運時的一次對話

2016年03月13日 07:10 風傳媒
太陽花學運時,作者以行政院中部辦公室主任身份,與抗議民眾反覆溝通。(作者提供)

太陽花學運時,作者以行政院中部辦公室主任身份,與抗議民眾反覆溝通。(作者提供)

為化解反服貿爭議,江揆赴抗議活動現場溝通,學生鼓譟,10分鐘即破局;當晚行政院中部辦公室副執行長施威全也與反服貿的群眾面對面,接受質疑和挑戰,過程中有激辯,正反雙方搶著打斷對方發言,施威全兩度起身走向正在發言的民眾,拿著服貿協議文本說:「請翻一翻,裡面有沒有您講的那項(問題)」。座談會結束後,主辦單位關掉了麥克風,民眾繼續圍著施威全,鹿港小鎮的夜色中,這時激情已褪,只有他的語音娓娓說明疑點,又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節綠自中華日報/行政院中辦新聞稿 2014年3月25日)

施威全24年前曾經參與學運,現在對於太陽花學運,上火線到立法院,席地而坐與學生面對面談服貿協議。──(節錄自東森新聞 2014年3月29日)

太陽花的聲浪襲捲全臺時,我身處中部,當時最感訝異的是民進黨陣營的手足無措,連迎合附和此波巨潮都不成章法,遑論藉機深耕群眾基礎。中部綠色政壇的立委和主委趕著朝聖,到立院議場合影、打卡,這就是民進黨朋友的太陽花經驗。也難怪,這些公職人員從來與社運絕緣,無能站在浪頭上引領風騷,隨波逐流撿拾浪花而已。

當時我處心積慮,在一面倒把太陽花當正義之聲的輿論中,企圖在中臺灣媒體上發聲,聲量小沒關係,但批判太陽花主張的論調一定要有、要被看到。因此我出席了在地青年文史團體「鹿港囝仔」舉辦的「小鎮公民論壇」。砲聲隆隆,可以預期;但我也預期地方民進黨公職人員不會出席。談政策,他們沒興趣、沒能力;藉機造勢上新聞,雖有可能,但本性樸實、注重鄉誼的他們知道我會出席後,並不會與我衝突。

在這樣的情境下,我相信能有機會陳述一些概念,並反駁網路反服貿懶人包的謠言。果然,即使痛罵政府,但民眾的本心是為社會、為家庭而擔心,他們給我說話的機會。我擔心的反而是自己的表現太激昂,在兩造對立的場合我傾向於咄咄論理,急於批評對方的錯誤邏輯與事證。以前賴幸媛主委就是提醒我,群眾是自己人,不是對手,重點不在辯論,而是去理解他們的心情與感受。

小鎮公民論壇在古蹟日茂行前舉辦,距離我長大的老家不到一百公尺,裡面住著新宮里里長,我家族長輩的逸事經歷,比我還熟悉,他提到的最尊敬的老師,原來是我媽媽。里長很高興與老師的小孩相認相逢,我握著他的手向周邊對我怒目的老人家說,施媽媽教出的里長學生作人正派,她生的小孩難道會幫國民黨為非作歹?

服貿影響驗光師?告訴我:哪一條?

230年前的日茂行是鹿港首富,我們激辯服貿的所在是乾嘉年間的船頭行,當年的河海交會處,帆來擼去穿梭臺海。屋前巷道名叫泉州街,標誌著鹿港繁盛時的一頁兩岸貿易史。千帆過盡的歷史場景已不復見,我們在此談服貿,談230年後的兩岸來往。

第一題挑戰來自在地眼鏡行的施先生,他激動控訴,認為服貿協議將讓台灣驗光師無法執業,全得讓位給大陸的驗光師,因為迄今沒有驗光師制度的臺灣,只有眼鏡行自己頒給自己的驗光師證書,沒有官方的驗光師證照,而大陸有真正合格、官方認可的驗光師。施老板認為服貿將讓臺灣的驗光師成為非法,而合法的大陸驗光師會進駐臺灣。我起身走向他,把服貿協議遞到他手上:「服貿協議就這麼薄薄一本,全在這了,十分鐘可以翻完。看完了您再跟我說有哪一句話提到驗光師。」

眼鏡行老板的擔憂根本不存在,但其控訴自成邏輯,這非特例。反服貿聲浪中盡是這類的問題,把不存在的事實當作指控的標的。不只百姓,學界、專家似是而非的聲音也重覆地被媒體凸顯,熱門的項目包括印刷、餐飲、電信等,都被說成將被中資殲滅,還有600萬臺幣(大陸人)就可以移民臺灣等謠言。

當謠言興起,講道理未必有效

《自由時報》幾次大篇幅專題列舉了將被服貿衝擊的行業,上千行業、近千萬就業人口都被羅列。背離事實而炮製的亡國亡臺恐慌,這不是第一次,兩岸經濟協議(ECFA)協商期間,自由時報2010年4月6日頭版頭條寫著「ECFA沖垮321萬白領」,是代表作之一,當天賴幸媛主委拿著自由時報,在頭版標題下貼著「狼來了」三字,強硬回應該報的指控。那是在立法院舉辦的記者會上,賴主委批評自由時報「狼來了」的神來一筆是臨時起意。公開點名批媒體是政治人物的大忌,立法委員們最清楚,官員可以痛罵,記者定要友善,當時只有站在賴主委旁的國民黨黨團幹部幫忙拿著「狼來了」的自由時報,有的立委刻意疏離,避免入鏡。

前陸委會主委賴幸媛為ECFA辯護時,國民黨立委避之唯恐不及。(中評社)
前陸委會主委賴幸媛為ECFA辯護時,國民黨立委避之唯恐不及。(中評社)

2010年8月17日ECFA在立法院通過,9月生效,迄今5年多,被沖垮的321萬白領何在?輿論預言服貿將亡臺滅國,同樣地,且拭目以待。媒體的胡掰引發的不是嘲笑而是恐慌,媒體的恐嚇會有效,因為國民黨政府上層菁英已不被多數民眾當成自己人、失去信任,涉及兩岸事務,國民黨推動的必是包藏禍心、危及臺灣。民眾對大陸政策的理解是錯誤的,但他們的擔憂是真實的,這些擔憂與感覺是執政黨要面對的客觀存在的課題。反服貿風頭上,我還曾與印刷業者溝通,在街頭在校園與大學生們座談十次,深切感受:政治講感覺,道理未必有效。

小鎮的公民論壇熄燈時,一位社運前輩走向我,當時他正準備角逐公職選舉的民進黨初選,其選區不在鹿港,雖然忙卻遠道而來,座談時他靜靜地隱身群聚中,我沒注意到。他說小孩正讀大學,關心服貿議題,能否請教我。把小孩叫來介紹認識後,他就走開了,讓我和他小孩獨處。坐在日茂行的石階上,我和這位大學生又談了二十多分鐘,偶而抬頭看看他父親遠處等候的身影。我與這位綠營前輩沒有就服貿交換過片語隻字,但這卻是我和反對陣營的朋友們,最深刻的一次溝通。

*作者為前陸委會主委辦公室主任。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