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豪人專欄:「好的撒瑪利亞人」典範

2019年01月27日 06:30 風傳媒
作者認為,蔡英文想連任,就得跟習近平正面對幹。蔡英文只要表現出「只有我在選總統,其他的傢伙都在選特首」的氣勢,不贏也難。(資料照,截圖自總統府官網影片)

作者認為,蔡英文想連任,就得跟習近平正面對幹。蔡英文只要表現出「只有我在選總統,其他的傢伙都在選特首」的氣勢,不贏也難。(資料照,截圖自總統府官網影片)

蔡英文想連任,就得跟習近平正面對幹。蔡英文只要表現出「只有我在選總統,其他的傢伙都在選特首」的氣勢,不贏也難。這是百分之百的陽謀,但蔡英文要拿什麼與習皇帝對幹呢?

「半壁東南三特酋 林娘已定崔娘封 尚餘一位搶得兇 誰與台娘互爭鋒  聖上春風樂透彩 鬼島末日喜染紅 幾時痛飲茅台酒 總攬招安一公公」(和孫文輓劉道一詩贈自宮台客特首有望行)

公民社會打天下給民進黨搞砸

二○一六年一月十七日,大選結束的那一天,我在臉書寫道:

民進黨的大勝,很大的部分是掠人之美撿來的,尤其是公民社會這八年的積極抵抗。民進黨拿到政權,至少有七千個政治位子空出來。如果小英聰明的話,就應該趕緊拜訪第三勢力(落選以及幕後操盤)的朋友,請他們填補最重要的位置。比起可以預想的「論功行賞、同時重用現任文官」的狗屁思維,這些人,才是第一流,才能夠真正進行大改造。

當然啦,人才的第一個反應,一定是不屑當官的。不過這麼一來,國家資源又得虛耗了,而且是毫無意義的虛耗。

結果,我想像中的「第三勢力(落選以及幕後操盤)的朋友」根本連「不屑當官」的機會都沒有,因為蔡英文與民進黨的思維,果然正如我所預想的「論功行賞、同時重用現任文官」的狗屁思維。這只狗屁思維,產生了兩年多的「老綠男過官癮、老藍男掌實權」的「文官全面勉予執政」。接著,就被夜襲了。

去年底地方選舉大敗之後,那些「第三勢力(落選以及幕後操盤)的朋友」,顯然非常擔憂台灣給這批老藍綠男的師心自用惡搞下,拱手將台灣奉送給習皇帝。所以又緊張兮兮地接連舉辦了「寒冬不屈:公民團體選後因應」、「民主防衛,公民再起」等活動。

但我的心情很矛盾。這種「公民社會打天下給民進黨搞砸」的鬧劇,還要反覆上演嗎?看到太陽花運動捲起來的民主潮,四年就消退盡淨,而「天然獨」也迅速「一家親」──我不禁懷疑,如此上品的「公民社會」抵抗論,用多了邊際效用恐怕也將大幅衰減。

人權水準與智力水準成正比

價值是一種信念,而信念會消失的原因很多。權力是最大宗,所以不要對掌握權力的人談價值。沒有身家的時候只識得利,不識得害,為了利,豁出性命鑽。有了身家,就識得害了。兩年前民進黨挾大勝之餘威,驕傲得不得了的時候,吳秉叡就說過:「你們下次可以不投民進黨。」典型的權力暴發戶。當時他如果知道大家兩年後果然不投民進黨,他一定認錯。這就是識得害。

20181028-蘇貞昌於28日在新莊運動公園舉辦「會做事」造勢晚會,圖為立委吳秉叡。(陳品佑攝)
作者指出,吳秉叡曾說「你們下次可以不投民進黨」,就是典型的權力暴發戶。(資料照,陳品佑攝)

○八年馬英九一當選總統,黨國復辟,還加上九一一以來美國、中國大幅拉低世界人權水準的共伴效應。等過完這人權殺千刀的八年,人權水準掉得最嚴重的就是政治人物。我還發現:人權水準與智力水準成正比例。八年空檔之後,對於人權意興闌珊、動不動揩油打折扣的民進黨,國家治理能力果然也一落千丈。

所以「公民社會」毋須指控蔡英文政府拋棄初衷的道德瑕疵,只需提醒她:就算從絕對的功利主義角度去計算,謹守一六年大選前的政治承諾,也是蔡政權再次勝選的唯一選項。因為那些捍衛人權的政治承諾,正是國共兩黨國最大的政治罩門。

柯吳王朱,為了去年底的選舉,已經對習近平過分奴顏屈膝。如今只能繼續加碼PLP,看能否與習皇青鸞對舞、紫燕雙飛。況且四位都是人權意識與人權紀錄甚差的黨國柔佞之徒,對民主憲政水土不服的程度兩岸一家親。四人間的競爭,無非看誰對於「一個黨國、皇上說了算」的接受度更高而已;而說了算的習皇上,要如何在四個PLPers當中欽點?根據我的觀察,大方向就是「棄阿山而取台客」──他早該看出來,高級外省人正是統一最大的阻礙。朱以外的其他三個,就得一生懸命地競爭誰是貨真價實的「台客領袖」。

20190123-台北市長柯文哲至迪化街掃街。(簡必丞攝)
作者認為,柯吳王朱,為了去年底的選舉,已經對習近平過分奴顏屈膝,如今只能繼續加碼PLP。(資料照,簡必丞攝)

相對的,蔡英文想連任,就得跟習近平正面對幹。蔡英文只要表現出「只有我在選總統,其他的傢伙都在選特首」的氣勢,不贏也難。這是百分之百的陽謀,不會因為提早被我曝光而失效。但蔡英文要拿什麼與習皇帝對幹呢?老吳賣瓜,只能用「好的撒瑪利亞人」典範。

不是偉大理想,只是政治精算結果

這個典範就是:我們是被殖民者,我們是賤民,我們武力遠遠不如統治者或帝國主義者;但是我們就像耶穌講述寓言中的「好的撒瑪利亞人」,無論在道德、法治、民主、人權乃至於一切進步價值理念的追求裡,我們都遠遠比殖民者、帝國主義強權更努力、更虔誠、更當成一回事。而且唯有不斷的堅持這種「好的撒瑪利亞人」典範,我們的未來才有希望。相反的,一旦我們因為不幸、絕望、軟弱而向邪惡但強大的現實力量低頭,我們的苦難就沒有中止的一天。

Btw,「好的撒瑪利亞人」典範,絕非偉大的理想,只是政治精算的結果──這麼說,小英也許會覺得好過一點。

*作者為輔大教授,本文原刋《新新聞》「白目豆沙包」1664期,授權轉載。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1964年生於台北。日本國立京都大學法學博士,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天生自由人,遭際冷硬派。非自願型人權工作者。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