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專欄:2020民進黨總統候選人還會有變數嗎?

2019年01月26日 06:50 風傳媒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讓蔡英文聲望逆勢回升十個百分點。(陳品佑攝)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讓蔡英文聲望逆勢回升十個百分點。(陳品佑攝)

台灣民意基金會一月全國性民調結果幾天前發表,關於蔡英文總統的聲望提升十個百分點,特別引起國內外媒體及各界的關注。蔡總統聲望上個月因地方選舉大敗(12)才跌到歷史新低24.3%,為何短短不到一個月又飆升十個百分點,到34.5%?理由很簡單,就是「中國因素」,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談話的政治效應。總統聲望很短的時間內飆升十個百分點,確實非常不容易,我形容是「絕處逢生」,特別是因為去年12月24.3%的「總統職務表現贊同率」(Presidential Job Approval Rating)實在是低到已經在鬼門關徘徊的程度。

「總統職務表現贊同率」是美國民意測驗一代宗師George Gallup在1920年代開始廣泛使用的概念工具,隨後主要媒體、大學及研究機構也跟進使用到今天,成為美國人判斷歷任美國總統聲望的重要指標。這項概念工具很直截了當的問:「你贊同或不贊同xxx處理其總統職務的方式?」,我覺得可以用來測量台灣總統的聲望。所以,我自2016年5月開始使用同樣的概念,但略做充實以更符合台灣人的語言習慣和政治文化。

我的標準問句如下:「蔡英文總統上任已經兩年半,您贊同或不贊同她處理國家大事的方式,包括重要人事安排與政策?」語意清晰,指涉明確,信度效度俱佳。這樣的測量一來可以精準的掌握總統聲望及其變化,另一方面,也可以用來和美國歷任總統聲望做比較。不過這項獨步全台的測量方式與結果,經常會被拿去和其他家民調機構的所謂「總統施政滿意度」比較,或誤以為就是「總統施政滿意度」的調查,大大折損了這項優越測量工具的價值。

以今年一月美國總統川普的聲望為例,大致在44%和37%之間。這項數字和美國歷任總統比較起來,當然是異常偏低,顯示川普總統上任後職務表現具高爭議性,明年總統大選恐將遭遇黨內外巨大的挑戰。根據Gallup的調查,川普上任以來,「總統職務表現贊同率」,簡稱「總統聲望」,最高45%,最低35%。相對之下,蔡英文總統聲望最高是2016年5月剛上任時69.9%,最低是2018年12月24.3%,顯示蔡總統聲望起伏遠大於川普。最近我做了一個簡單的統計,我發現,蔡總統2016年平均總統聲望是51.65%,2017年是38.03%,2018年是31.98%,每況愈下。2019年初是34.5%,高於2018年全年平均,但仍在民意支持度的低檔徘徊。

2019-01-20_蔡英文總統聲望趨勢圖 [2016/5~2019/1]。(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蔡英文總統聲望趨勢圖 [2016/5~2019/1]。(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美國1980年以來,歷任總統有兩位連任失敗,一個是1980年的Jimmy Carter,另一位是1992年George W. Bush。卡特與布希總統任內表現各有千秋,尤其是戰功彪炳的老布希,打過波灣戰爭,但在尋求連任時都因總統聲望低迷而落敗。蔡英文總統民意支持度長期低迷,即便遭遇2018地方大選空前挫敗,但仍絲毫不減其追求連任的旺盛企圖心,究竟是使命感還是權力慾的驅使?令人一頭霧水。

最近不少國內外朋友問我:「蔡總統民調低迷到這種程度,為何黨內各派系領袖仍爭相表態支持她競選連任?」我簡單兩點答覆:第一,蔡英文是現任總統,任期還有一年多,她坐擁極大的權力與資源,有求於她的人如過江之鯽,怕她的人更不知凡幾,誰敢公開和她唱反調?第二,不少中生代派系領袖的確公開講一些違心之論,說什麼「民進黨內沒有人比她更適合參選下任總統」云云,聽起來令人毛骨悚然,講這種話的人不是目光如豆,缺乏遠見,就是貪圖眼前短期利益,將民進黨和台灣的長期利益置諸腦後。這種上下交征利的嘴臉,實在令人厭惡到極點。

民進黨總統初選會不會辦?坦白講,不樂觀。我參選民進黨主席的重要政見主張之一是,堅持總統初選,拒絕現任優先。這項主張贏得全國資深及基層黨員如雷掌聲,但當民意支持度低迷的現任總統執意追求連任,不希望出現任何變數,而黨內各派系領袖當起應聲蟲,隨之起舞,事情會朝哪個方向發展,不是一清二楚了嗎?

*作者為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前台灣政治學會會長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