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蔣介石銅像卸成200多片連夜用回收車載去重拼 全台最爭議景點「慈湖」秘辛

2019年01月31日 08:40 風傳媒
上百座蔣介石銅像同時插在同一座公園裡、甚至圍成一圈圈同心圓對中央的遊客「微笑」,這在遊客眼中、台灣人眼中究竟是何種感受?(謝孟穎攝)

上百座蔣介石銅像同時插在同一座公園裡、甚至圍成一圈圈同心圓對中央的遊客「微笑」,這在遊客眼中、台灣人眼中究竟是何種感受?(謝孟穎攝)

當上百座蔣介石銅像同時插在同一座公園裡、甚至圍成一圈圈同心圓對中央的遊客「微笑」,這在遊客眼中、台灣人眼中究竟是何種感受?2018年5月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正式掛牌上路,依《促轉條例》規範工作事項包括推動及規畫「清除威權象徵、保存不義遺址」,而保存最多威權時期統治者蔣介石銅像、甚至停靈置放兩蔣棺柩的慈湖園區,也將是轉型正義工作者要面對的一道考題。

慈湖銅像(謝孟穎攝)
保存最多威權時期統治者蔣介石銅像、甚至停靈置放兩蔣棺柩的慈湖園區,也將是轉型正義工作者要面對的一道考題(謝孟穎攝)

政治犯受難景點轉型大飯店、歷史不明 兩蔣銅像則遍佈全台達1214座

據國家人權博物館於2014年啟動調查、2017年公開之全台45處不義遺址調查報告,白色恐怖時期用以逮捕、偵訊、刑求、審判、關押、執行、槍決、埋葬政治犯之遺址遍佈全台,但如今除了國家人權博物館兩處園區(舊景美看守所、綠島新生處)以外,往來行人多半難以知曉其過往。

例如過去政治犯口耳相傳的「鬼門關」之台北青島東路看守所、審問犯人之調查局本部,如今成為喜來登大飯店、豪景大飯店,遊客們紛紛入住高級套房,難以知曉其歷史;又例埋葬遭槍決政治犯之六張犁公墓,雖由台北市規畫為政治受難者紀念公園卻幾乎無路可走、必須踏在受難者屍骨之上方能近看墓碑;更不用說新店軍監、台東泰源感訓監獄等,一般民眾連進入都難。

與不義遺址相比,威權象徵卻是保存得清晰無比。據促轉會2018年12月所提半年度工作報告,全台公共空間之兩蔣銅像共1214座,蔣介石銅像就有1083座,其中又以台北市129座最多──而在促轉會報告之前,已有219座銅像入主慈湖紀念雕塑公園,每一座銅像都標註捐贈來源、甚至書有看板,有的銅像沿步道插成一整牌,有的圍成同心圓不約而同衝著遊客露出謎樣「微笑」,成為不可思議的地景。

慈湖銅像(謝孟穎攝)
在促轉會報告之前,已有219座銅像入主慈湖紀念雕塑公園,每一座銅像都標註捐贈來源、甚至書有看板(謝孟穎攝)

蔣介石銅像能「撫平學生浮躁的心情」?白色恐怖受難者之女:每次看到銅像我心都在淌血

慈湖原為蔣介石行館,後規畫為兩蔣停靈之地,而1997年大溪鎮公所規畫的慈湖公園,於2000年成為存放全台各地銅像之地。走在慈湖公園,銅像紅的綠的褐的都有,幾乎是鈔票上印的蔣介石招牌笑容,捐贈來源遍及全台國中小、公務人員訓練中心、鄉公所、議會、文化局等單位,其中也不乏私人捐贈,曾經靠販賣蔣介石銅像維生的雕塑家謝棟樑便捐了10座以上。

解嚴前夕全台高達4500座而後部份廢棄的蔣介石銅像中,就有200多座在慈湖。其中最大一座來自高雄市文化局捐贈,最初拆卸為100多塊連夜以資源回收車運送至慈湖、連碎片共200多塊,而後由裝置藝術者修復,無法修復部份便以基座懸著,命名為「傷痕與再生」。

慈湖銅像(謝孟穎攝)
慈湖最大一座來自高雄市文化局捐贈,最初拆卸為100多塊連夜以資源回收車運送至慈湖、連碎片共200多塊,而後由裝置藝術者修復,無法修復部份便以基座懸著,命名為「傷痕與再生」。(謝孟穎攝)

從公園的資料館便記錄蔣介石一生所謂豐功偉績,例如中華民國成立初期北伐如何領軍,而沿著公園步道各座銅像的看板上,寫的是蔣介石對於那些國小國中的「美好回憶」,例如「蔣總統的微笑成為孩子們放學時光的美好記憶」,又例如一座來自新店安康高中的看板甚至寫著:

「原設立於大門入口處輕持手杖的蔣公銅像,面帶微笑,像位鄰家長者,由於銅像相貌特別慈祥,非但不會產生距離感,反而有安心的作用。每天師生進入學校看到蔣公銅像,總能撫平浮躁的心情,有助於在校課業學習……」

慈湖銅像(謝孟穎攝)
來自新店安康高中的看板(謝孟穎攝)

然而蔣介石的笑容看在每個孩子裡,真的都能「撫平浮躁的心情」嗎?2019年1月份促轉會於中正紀念堂舉辦講座上,對於該處的巨大銅像,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會長藍芸若便這樣說著她對銅像的心情:「看著那銅像,我心裡在淌血……那銅像不好移走,但希望促轉會至少趕快把中正紀念堂的名字改掉……」

如今年近70的藍芸若也曾是個孩子,在她2歲時,父親藍明谷因不滿二二八事件血腥鎮壓投書《光明報》批蔣、後加入基隆省工委會反抗而遭逮捕槍決。而就台灣最慘烈血腥鎮壓二二八事件之中蔣介石的責任,就中研院學者陳儀深2018年3月份記者會所述,以2017年首度曝光之陳儀向蔣介石請兵電文「寅冬亥親電」、二二八事件時任監委丘念台阻止派兵但未被採納的報告、造成高雄無數死傷之要塞司令彭孟緝事後獨厚升遷等檔案事證來看,蔣介石確實難辭其咎。

只是到了慈湖,遊客看不到二二八事件之中蔣介石的責任、看不到白色恐怖時期蔣介石批下的無數「應即槍決可也」、也看不到死傷者數字,只能看到無數懷念蔣介石的看板導覽,看著蔣介石銅像幾乎高度一致的微笑。安插於園區的無數蔣介石銅像都在笑著,也成為中國遊客必訪熱門景點,至於傷痛的歷史,這裡看不到。

中正紀念堂轉型去除威權脈絡 安插200座銅像的慈湖又該怎麼解?

就中正紀念堂轉型建議上,1月份促轉會活動時藍芸若曾言,就算銅像不好移走,也希望至少用裝置藝術、標語等提示其加害者身分,「讓以後的人對蔣介石不要這麼崇拜、膜拜,用諷刺方式改變遊客或外國人的觀念。」而身為白色恐怖受難者之子的輔仁大學歷史系教授陳君愷也說,立牌的作法可以參考,或是乾脆在蔣介石背後寫個「槍決可也」,把蔣當年對政治犯所作行為也重現一次。

而插了200多座銅像的慈湖雕塑公園,又該如何轉型?據官方統計,慈湖於2015年有330萬人次造訪、2016有228萬人次、2017年則僅剩105萬人次,儘管人數一路下滑,仍有諸多遊客來自世界各地,而此地如何描述蔣介石,在外國籍遊客眼中也將成為台灣人對威權歷史的態度。

縱然目前促轉會與文化部對中正紀念堂與威權象徵都沒有抱持強硬拆除態度、也沒有一聲令下拆除的權力,這些威權象徵如何轉型,也在在考驗台灣面對歷史的態度。

20190112-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解讀威權密碼:中正紀念堂的前世今生」活動,銅像與中正紀念堂配圖。(陳品佑攝)
目前促轉會與文化部對中正紀念堂與威權象徵都沒有抱持強硬拆除態度、也沒有一聲令下拆除的權力,這些威權象徵如何轉型,也在在考驗台灣面對歷史的態度(陳品佑攝)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