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公務中的官員與受訪中的官員,絕對不是個人

2019年01月28日 05:30 風傳媒
文化部長鄭麗君昨日遭資深藝人掌摑後,出面談轉型正義。(吳尚軒攝)

文化部長鄭麗君昨日遭資深藝人掌摑後,出面談轉型正義。(吳尚軒攝)

近身偷襲一個工作中的部長,是一位公務中的官員,這跟打鄭麗君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怎麼會錯以為個人受辱事小呢?這個有很困難區別嗎?

對人近身偷襲攻擊,是存在致命殘障的極端風險,是受過訓練的隨扈,絕對不容許發生的失職情事!經驗不足的隨扈,有很多執法不當過當的情事,都是在此壓力下造成的。

簡單說,近身偷襲與遠距預警式的丟鞋抗爭,本質上是完全不一樣的抗議,絕對不可混淆等同看待!

鄭麗君曾做過國會議員,應該要冷靜下來多面向的思考這個危機,針對隨扈應變的接連的失職,這樣的可能性幾乎是零?為什麼刻意放逃現行犯變成自首犯呢?暴力攻擊者除了想了好幾個月的預謀動機之外,有沒有內臣通外鬼的串謀如何脫罪、如何玩法獲得輕判等等配合的危機? 

20190123-鄭惠中赴文化部向部長鄭麗君道歉。(陳品佑攝)
呼巴掌的鄭惠中赴文化部向部長鄭麗君道歉。(陳品佑攝)

再者,受訪中的官員,當然也是公務,不然,專訪中的言行,算什麼東東?那麼鄭部長說要邀請國民黨一起來進行轉型正義,這個理路通嗎?

所謂自白不能成為呈堂證供,同理,如何畸想邀請加害者一齊來進行轉型正義的工程?
身為文化部長,應該冷靜地一邊看著、一邊對照著郝龍斌等反動勢力的集體反應,才能面對問題的病源發言。

不然用什麼證據說什麼今天的國民黨,已不是當年滿手血腥的國民黨?!這簡直是不識也不見台灣至今仍充滿不義充滿虛假的歷史教育,簡直就是閉著眼睛在講話。

請鄭部長舉證國民黨認罪悔改了嗎?不然,何來不同?德國人也會替今天年輕的納粹追隨者,如此美言洗白嗎?

回顧,兩年前的客委會主委李永得,在自己居家圈內活動,卻被四個警察一起同時間錯認為嫌疑犯,而限縮其行動。一個不知妨害警察執行公務,會有多倒楣的路人甲,竟反而福大命大平安無事的替李永得解圍,這事件大大違反我們大家的常識,其實管區警察不認識閣員的可能性很低,四個同時傻瓜的機率等於零,所以這是預謀找砸,當然就是國安危機!

蔡政府面對惡意的敵人,不要太天真了!尤其,我們並不是個正常國家,也因此轉型正義才特別重要!拖越久越困難!胡亂妥協等於胡亂洗白,等於讓我們永遠不正常下去!永遠像活著的死亡一般的生活著思考著!這樣的悲慘,還要繼續下去嗎? 

*作者為專欄作者(蠍嘻佛絲的神話)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