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一巴掌打出的「數典忘祖」謬論

2019年01月28日 07:10 風傳媒
呼巴掌後,鄭惠中赴文化部向部長鄭麗君道歉。(陳品佑攝)

呼巴掌後,鄭惠中赴文化部向部長鄭麗君道歉。(陳品佑攝)

過氣資深藝人鄭惠中毆打文化部長鄭麗君,自稱是代表許多和她同樣想法的人出氣,「本想打兩巴掌,只賞她一巴掌,太便宜她了」。鄭麗君關懷資深藝人而出席餐會,帶去五項好消息(包括資深藝人相關補助倍增),理應得到尊敬,想不到現場竟有人行兇,理由是反對「去蔣化」,誣指鄭要拆中正紀念堂(事實上鄭反對拆中正紀念堂,也不主張「去蔣化」,而是「再民主化」,落實中正紀念堂轉型)。儘管打人者事後作勢道歉,她的惡跡昭彰卻回不去了:她就是要打文化部長,不在乎涉嫌妨害公務罪!

但比鄭惠中更嚴重的是,屢任高官又現為國民黨副主席的郝龍斌,竟在臉書上指「這一耳光,官逼民反」,指鄭麗君耳光雖痛,但民進黨一連串「文化刨根洗腦、去中國化」的數典忘祖,是「不見血的血滴子」「思想暴力霸凌」,讓很多人「錐心之痛,遍體鱗傷」,民眾(出手打鄭麗君)是積怨已久、「忍無可忍」。換言之,郝龍斌是在替暴力合理化,認為鄭惠中是「忍無可忍」「官逼民反」!

鄭惠中可以打文化部長,郝柏村支持者可以向剛卸任的李登輝總統潑紅墨水,愛國同心會會員可以在法院門口踢前任總統陳水扁、洋洋得意稱「踢一腳被拘留三天很值得」,並破例被新總統馬英九邀為國慶大典座上賓。以上這些都是在替暴力合理化。有了暴力合理化,才有愛國同心會在101公然打法輪功成員!才有統促黨及其他黒幫在桃機毆打香港民運人士,在西門町、中正紀念堂及台大校園追打獨派人士及大學生!以至今日過氣女藝人打文化部長!

還有更可怕的,前科犯案累累而五度被移送法辦卻一直不見判刑入獄的藍天行動聯盟祕書長,因為蔡政府軟弱怕事,更加肆無忌憚,在鄭惠中「哭訴記者會」中手持棍棒四處喊叫:「三立記者在哪?我要打他!」前來聲援鄭惠中的新黨支持者也高喊:「打倒民進黨政府!擊垮綠色媒體!打倒自由時報!」

以上「暴力合理化」的最大源頭,不是「暴力本色」的黑道,而是全世界公認「廿世紀最大禍源」的法西斯及共產極權,國共政權是其中二例。廿世紀盛行的最大國家流氓主義,就是什麼人違反了法西斯及極權禁忌,什麼人就該受教訓懲罰或處死。這一非人行徑從蘇聯史達林統治下寃死千萬人、中共毛澤東統治下寃死數千萬人、國民黨蔣介石在台灣二二八屠殺及白色恐怖,到後來國民黨的「仇匪仇獨」教育,遺毒一直延續到今天。普丁是新沙皇,習近平是毛澤東第二,郝柏村、郝龍斌等人則是法西斯追隨者。

郝柏村行政院長任內不顧「法西斯護身符」的懲治叛亂條例已廢,為了民進黨通過台獨黨綱而要解散民進黨,並侵入校園逮捕組織讀書會的大學生(他宣稱「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允許校園自主」)。郝龍斌則說毆打主張和平民主轉型的文化部長是「忍無可忍」「官逼民反」。這對父子恰恰是後法西斯年代法西斯的遺留樣本。儘管父子都去美國受過訓或留過學,托克維爾所謂「美國的民主」卻沒有在他們身上發生作用,法西斯的仇恨教育反而發揮最大效用!

法西斯及共產極權的一切暴力就建立在仇恨洗腦教育上。獲得聯合國最佳論文奨的拉希.多齊爾《仇恨的本質》一書指出,「仇恨具有一種近乎無限的能力,能將受害者非人化,能摧毀人類最基本的同情憐憫。如宗教仇恨、族群仇恨、國家仇恨⋯被毀滅於這座仇恨祭壇的人不可勝數。」「仇恨,是人類腦中的核武器,一旦引爆,可以將社會秩序炸得四分五裂,把國家推向戰爭(包括內戰)深淵,使民族陷於仇殺。」郝柏村與郝龍斌上述發言無不源自「仇獨」,同時在仇獨意識驅使下,自認政府可「隨心所欲」抓人、鄭惠中可「隨心所欲」打人,理由是去法西斯化及轉型正義讓他們「忍無可忍」「官逼民反」。

文化部長鄭麗君昨日遭資深藝人掌摑,她今日出面談轉型正義。(吳尚軒攝).JPG
文化部長鄭麗君遭資深藝人掌摑後,出面談轉型正義。(吳尚軒攝).JPG

轉型正義讓人「官逼民反」?民主改革(去法西斯化)讓人「忍無可忍」?在台灣民主化後,許多國民黨人及新黨人正是這樣想法。他們說轉型正義是「撕裂族群」「清算鬥爭」「去蔣化」「東廠化」,說主張國家正常化及台灣(而非大陸)主體性是「去中國化」「數典忘祖」,因此他們有權造反及打文化部長。

全世界有什麼國家的合法「民主化」及「轉型正義」過程,會被誣蔑成「數典忘祖」,以致舊法西斯追隨者「忍無可忍」歐打平和正派的政府官員,並稱無故打人是「官逼民反」的?答案是:幾乎沒有!

和台灣同時或比台灣稍後邁入民主化及轉型正義的東歐、中南美與南非,全部相信民主可以帶來寬容及多元化(以辯論及選票代替槍砲及拳頭),轉型正義可以帶來和解、化解仇恨,讓國家及全體族群「再出發」。最大的反動力量反而出現在號稱「寧靜革命」而舊法西斯罪惡從未被轉型正義究責的台灣!

偏偏台灣反動力量最振振有辭的,正是「數典忘祖」這一指控。郝龍斌指民進黨種種「數典忘祖」行為讓很多人「錐心之痛,遍體鱗傷」,才導致「忍無可忍」「官逼民反」。但什麼是民進黨的「祖」?民進黨數了什麼典而忘了祖?

「數典忘祖」是指某人列舉典故來論說事情,反而將自己祖先掌管典籍之事忘了。這個成語是喻人「忘本」,或比喻對本國歷史無知。但民主是對法西斯的忘本嗎?沒有超越國民黨法西斯思維及黨國體制,何來台灣自由民主風氣大開?清末共和軍對兩千多年的帝制革命是數典忘祖嗎?民國初年的白話文學革命及打倒孔家店是數典忘祖嗎?希特勒被戰後德國否定及史達林被赫魯雪夫「鞭屍」是數典忘祖嗎?

20190112-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解讀威權密碼:中正紀念堂的前世今生」活動,銅像與中正紀念堂配圖。(陳品佑攝)
蔣家第四代蔣友柏曾經受訪時認為,不知道國民黨把蔣介石和中正紀念堂當成圖騰有什麼好處。(陳品佑攝)

如果「祖宗之法」都不能超越甚至否定,何來進步?何來戊戌變法?何來俄羅斯彼得大帝的大改革?更不用說王安石的「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名言了!郝柏村郝龍斌這些法西斯信徒真的相信蔣介石是台灣民主政治的「祖」而不是絆腳石、攔路虎嗎?台灣在韓戰後的數十年和平是蔣介石的功勞而不是美國第七艦隊的功勞嗎?蔣介石給中華民國帶來的是和平而不是獨裁壓迫、被逐出聯合國及「國共內戰永不終止」(因此中共永遠要「收復」台灣)嗎?

而且大家不要忘了,語出《左傳》的「數典忘祖」一詞,用這句話指摘晉大夫的周天子,其出發點就是貪得無厭,失去人主之禮及喪妻之禮,「一動而失二禮」,不足為天下表率。法西斯遺毒嚴重的眾國民黨人一天到晚拿這句失禮的話來指控民進黨,不覺得自己更加落伍及不識大體嗎?

蔣家第四代蔣友柏2007年接受《壹週刊》專訪說:「這幾年我慢慢思考一些事:我家人曾經迫害台灣人民;我們不能總是對以前的光榮無法忘記、無法接受批評。」「台灣絕不是跳板,台灣是我永遠的家。大陸只是必須進入的市場。」2008年他又接受英國《BBC》專訪說:「這個在台北市中心佔地幾千坪的中正紀念堂,在那個時候那個銅像是錯誤的。我實在不知道國民黨把我曾祖父當成他們圖騰,與列寧、毛澤東、金日成並列,對他們有什麼好處!」蔣友柏的通情達理及良知之聲,值得所有甘當法西斯鷹犬而不可自拔的人好好學習!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資深政論家、專欄作家。 早年參與黨外及海外民主運動思想啓蒙多年,在海內外各大報刋撰寫甚多專欄。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