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劼專文:華夏民族的恥辱,一部野蠻戰勝文明的歷史

2019年02月03日 06:50 風傳媒
伏羲時代的華夏先民歷史,因為沒有留下文字記載,所以很難求證諸多細節,只有在《山海經》原初的圖像《山海經圖》裡,才可以看到以神話面目出現的伏羲時代的歷史人物。(YouTube截圖)

伏羲時代的華夏先民歷史,因為沒有留下文字記載,所以很難求證諸多細節,只有在《山海經》原初的圖像《山海經圖》裡,才可以看到以神話面目出現的伏羲時代的歷史人物。(YouTube截圖)

讓華夏民族感到恥辱的是,這個民族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乃是一部接連不斷的野蠻戰勝文明的歷史。

可回溯到八千年以前的伏羲時代的華夏先民歷史,因為沒有留下文字記載,所以很難求證諸多細節。漢語字符是在四千年前的炎黃之戰之後出現的。刻在青銅器上的叫做金文,後來的書寫,是刻在竹簡上的。從這些文字裡找不到伏羲時代的痕跡,只有在《山海經》原初的圖像亦即《山海經圖》裡,才可以看到以神話面目出現的伏羲時代的歷史人物,諸如女媧,刑天,精衛等等。至於伏羲文化的精粹,不是見諸文字,也不是見諸人物圖像,而是留存於陶器的抽象圖案。

從伏羲先民留在陶罐上的抽象圖案中,可以發現華夏民族的祖先有多麼了不起。那可不是被法國人稱作原始思維之類的稚拙圖畫,而是有關天文曆法乃至宇宙運行的種種標畫。其中有些意味,恐怕要等到數千年之後人類進入以愛因斯坦為標記的現代物理學時代,才能有所領略。可見,華夏先民的文化,不是以地球為背景,而是源自以宇宙為本源的生命能量的創造成果。

伏羲。(取自維基百科)
伏羲。(取自維基百科)

這樣的文化內涵,在印度要等到幾千年以後的吠陀時代以及佛陀時代才出現在諸多奧義書和佛家的經典裡。在野蠻的游牧民族黃帝族打敗伏羲族的時候,創造了輝煌的古印度文化的雅利安人才剛剛進入印度擊敗土著,從而在那塊土地上立足。八千年前,當今歐美文化的先驅古希臘尚處混沌未開時期。至於希伯來文化的真正締造者摩西,還不知道在哪裡徜徉。與伏羲時代庶幾同步的人類文化,唯有兩河流域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

正如伏羲先民的神話以女媧、盤古那樣的人物為主要標記,美索不達米亞的蘇美爾神話裡有諸如恩利爾、伊南娜之類的形象。倘若以稍後於神話而產生的宗教觀念來考察的話,那麼伏羲族和蘇美爾人都是諸神世界,一旦轉化為宗教通常稱做多神教。古印度神話,也是多神崇拜。後來世人皆知的那個一神教,乃是來自古希伯來人的編造。雖然早先在埃及歷史上曾經有過稍縱即逝的一神教,但並非當時人類歷史上的宗教主流。倘若從人類各大文明的神話起源上說,古希伯來人的神話,其實是對蘇美爾神話和埃及神話的抄襲。倘若僅僅抄襲倒也罷了,古希伯來人的荒蠻在於,在抄襲他人的同時,製造了耶和華那樣的上帝,從而確定了他們蠻橫排外的一神教。那樣的荒蠻表明了古希伯來人之於生命和宇宙的茫然無知。因為懂得生命與宇宙奧秘的民族,是不會製作至高無上的上帝的。蘇美爾人如此,古埃及人如此,古印度人如此,古希臘人如此,伏羲先民,也如此。這是華夏民族理當引以為驕傲的文化命脈。

讓華夏民族感到恥辱的是,這個民族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乃是一部接連不斷的野蠻戰勝文明的歷史。最早的那次是黃帝族打敗伏羲族的炎黃之戰。第二次的歷史轉折是姬氏家族滅掉殷商的商周之交。第三次則是秦始皇的所謂一統天下。自秦漢以降,中國歷史陷入了長達兩千多年的王朝流轉。更讓華夏民族感到恥辱的是,漢語文字所書寫的歷史不僅沒有如實記述歷史,而且完全按照所謂勝利者的意志,或者按照史家的儒家立場,以一個又一個的謊言,編造了三皇五帝的神話,編造了堯舜禹的禪讓,編造了勝利者總是偉大、失敗者總是邪惡的功罪簿,編造了罪惡的失敗者身邊通常會有個妖孽女人在作祟的八卦。

作者認為,漢語文字所書寫的歷史,並沒有如實記述,以一個又一個的謊言,編造了勝利者總是偉大,失敗者總是邪惡的功罪簿。圖為堯帝,五帝之一。(取自維基百科)
作者認為,漢語文字所書寫的歷史,並沒有如實記述,以一個又一個的謊言,編造了勝利者總是偉大,失敗者總是邪惡的功罪簿。圖為堯帝,五帝之一。(取自維基百科)

歷史上的春秋戰國,雖然戰亂頻仍,卻又百家爭鳴,幾乎每一個諸侯國家都具有雅典城邦那樣的文化創造力。真可謂智者輩出,聖賢遍地。然而,當時的諸子百家哪一家也不會料到最後竟然會走向定於儒家一尊。即便是孔孟二位,也料想不到他們的學說會成為獨霸天下的唯一至尊。古希伯來人杜撰耶和華是因為他們當初太過荒蠻,而獨尊儒術卻是華夏民族當年百家爭鳴過後的荒唐退化。這究竟是由於華夏初民的文化起點太高,還是因為先秦諸子的學問過於深奧,結果反倒成全了最為膚淺的孔孟學說?不得而知。與此相應的是,商鞅的法西斯軍國主義理論和韓非的帝王術,因為嬴政的勝出而成為後世一代又一代梟雄爭奪天下的《葵花寶典》。至於管仲的政治成就和政治思想,就像伏羲族刻畫在陶罐上的生命觀宇宙觀一樣,被這個民族遺忘得乾乾淨淨。

倘若可以用一個比喻來簡明扼要地概括周秦以降二千多年的中國歷史文化,那麼就是:一個磨盤,兩頭驢子。那個磨盤指的是,不停地輪轉著的王朝更迭;那兩頭驢子指的是拉動王朝更迭的商韓集權專制的王朝攻略,治民於心的孔孟儒家學說。兩千多年,這個民族沒有絲毫長進,始終原地打轉。

《歷史輪迴中的百年中國》立體書封。(允晨文化提供)
《歷史輪迴中的百年中國》立體書封。(允晨文化提供)

*作者為中國旅美作家。本文選自作者新著《歷史輪迴中的百年中國》(允晨文化)序言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