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訴華為,美國贏定貿易戰?其實川普今年壓力比中國還大...

2019年01月30日 18:42 風傳媒
專家認為,美國經濟2018年疲態畢露,無論貿易戰在3月2日期限前談判結果如何,今年都將是充滿挑戰的一年(AP)

專家認為,美國經濟2018年疲態畢露,無論貿易戰在3月2日期限前談判結果如何,今年都將是充滿挑戰的一年(AP)

中國官媒參考消息報去(2018)年6月刊載了一則評論,文章是這麼說的:道瓊工業指數10年來的多頭行情,從6千點大漲到2萬4千點(編按:最高曾於去年10月達到26,951點)、上漲逾四倍,「帶來了巨大風險」;同期間,中國A股從6千點跌至3千點以下,「釋放了風險,有力的保護了投資者」。這種完全違反市場現實的外行見解,讓長期套牢的中國投資人看了無不怒火中燒,紛紛在微信朋友圈上痛罵。

然而從最新貿易戰局勢看來,這次中國官媒可能意外說對了。

美方強硬態度  難掩經濟放緩現實

盡管全球股市在元月強勢反彈,頗有一洗去年底頹勢的味道,但1月28日,美國政府正式控告中國科技龍頭華為,舉世目光又重新聚焦貿易戰。這個議題去年已經害慘投資人,從美國政府的動作看來,今年貿易戰勢必繼續讓全球金融市場七上八下;因為種種統計數據都顯示,原先外界認為勝券在握的美國,正面臨和對手中國一模一樣的經濟放緩壓力。

聯邦政府停擺35天後的頭一個工作天,美國在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即將到訪、準備敲定雙邊經貿談判之際,舉行了控告華為的記者會。跨部會高層陸續解釋,美國向華為提起23項告訴,是因為該公司的伊朗業務長期違反美國制裁,加上華為涉嫌盜竊美商一款電話測試機器人資料,是公司遭到起訴的兩個主因。

另一頭,劉鶴率領的代表團即將在周三,正式舉行新一輪貿易談判。華爾街日報指出,期間中國可能提議擴大購買美國農產品、能源產品,但同時對於美方要求的深化結構性改革要求,包括取消補貼戰略產業、停止有利於重點國企的監管措施等條件,中國很可能峻拒。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也強調,「華為案與貿易談判是兩件事」。

自從去年六月,美國對總值5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徵關稅以來,外界普遍認定,美國在這場貿易戰中的贏面遠大於中國。但去年第四季起,美國龍頭企業股價接連重挫,跌勢從蘋果(Apple)展開,近日包括開拓重工(Caterpillar)和輝達(nVidia)也坦言因為中國經濟下滑、衝擊訂單,將調降業績目標,可見美國經濟放緩的跡象已經日益顯著。

被視為美國總體經濟重要指標的ISM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2018年12月也從11月的59.3跌至54.1,其中「新接訂單」項目受創最重,從62.1重摔至51.1,顯示美國自身景氣降溫、貿易戰限制進出口,對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已越來越顯著。

總經數據難看  貿易戰預料暫時收尾

「美國經濟成長力道將逐季下滑,但不會硬著陸,」,國泰世華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林啟超指出。林啟超基於數個市場現象判斷,美國短期內難以繼續壓迫中國,雙方貿易戰的第一回合將暫時達成共識收尾。

首先,市場流動性快速乾涸,是美國經濟很可能將趨緩的燈號。林啟超指出,3個月期的LIBOR(倫敦銀行同業拆款利率London Interbank Offered Rate)於去年底正式超越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回溯歷史經驗,這個緊縮的訊號往往在股市下滑、或者升息達到頂點時出現。

歷史經驗顯示,每當LIBOR超過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經濟衰退往往如影隨形;近幾個月,這個十餘年來首見的訊號再次浮現,讓外界對美國經濟憂慮加深(圖片來源:Bloomberg)
每當LIBOR超過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經濟衰退往往如影隨形;近幾個月,這個訊號再次浮現,讓外界對美國經濟憂慮加深(圖片來源:Bloomberg)

例如1988年至1989年間,LIBOR一度超越十年債殖利率、急速飆高至超過10%(見圖紅色區域),隨後兩年美國經濟便陷入衰退,1991年美國GDP年增率更跌至-0.1%。1998年至2000年間,LIBOR又多次超越十年債殖利率,2001年美國經濟再次走向衰退。最近一次出現此現象則是在2006年至2007年、金融海嘯發生之前。換言之,這個代表市場資金緊繃的燈號,已經有十餘年不曾出現了!

林啟超解釋,目前LIBOR持續高過十年期公債殖利率,這個資金緊繃的現象持續數月之久,可見去年耶誕節前夕,美國財長姆努欽(Steve Mnuchin)緊急致電華爾街六大銀行,引發美股大跌,並不是「幫倒忙」的過當之舉,而是美國政府察覺市場恐懼心理快速加溫,希望預做準備的一次表態。

資金緊繃持續亮紅燈  抱股過年要有心理準備

截至1月28日,三月期的LIBOR仍有2.75%,高於美國十年債的2.722%,代表短期資金拆借成本仍居高不下。台股已經於1月30日封關,正值貿易戰高層談判的當下,打定主意抱股過年的投資人,可得睜大眼睛、隨時留意雙方談判的進展才行。

此外,川普稅改對企業財報的美化效果,今年已明顯轉淡,基期墊高、政策紅包利多消失,對美國經濟也有雪上加霜的影響。林啟超認為,貿易戰氛圍直接導致去年美股重挫,股市下跌回過頭來激化市場恐懼、形成「滾雪球」效應,有可能促使聯準會提早結束升息,甚至回頭降息、以因應經濟收縮。

「聯準會調整政策的時機彈性很大,例如2000年時,前任主席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眼見市場大幅波動,就在議息會議前一口氣降息三碼作為因應」,林啟超指出,貿易戰開打時,美股跌幅只有6%左右,這令美國總統川普還有十足自信、繼續大打貿易戰。

但截至去年底,標普500指數最大跌幅已經逼近2成,由於漲幅較大,整體市值蒸發幅度甚至和飽受貿易戰打擊的中國股市相去不遠。

直接來自川普的多次「拔官」威脅,和市場風聲鶴唳的情況,都使得全年拍板升息4次的聯準會主席鮑威爾(Jerome Hayden Powell)承受莫大壓力,他先前直言聯準會接下來將「耐心等待、觀察經濟情勢,實施靈活的利率政策」,無異於鬆口表態可能停止升息、甚至降息,林啟超認為,這正是鮑威爾必須強化市場信心的舉動,令金融情勢不再惡化下去。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