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美中貿易摩擦脫鉤 華為案是中國領導人處理外部危機的試金石

2019年02月05日 11:00 風傳媒
華為。(美聯社)

華為。(美聯社)

過去一周美中關係發生了兩大事件:第一,一月二十八日,美國聯邦司法部高調起訴華為公司違反美國對伊朗出口管制法以及侵犯美國公司知識產權行為,並正式向加拿大政府提出引渡華為高管孟晚舟;第二,從一月三十至三十一日為期兩天,中國副總理劉鶴率領高級代表團訪問美國,與美國政府密集磋商貿易糾紛解決方案。

中美貿易談判 對華為案諱莫如深

毫無疑問,這兩大事件非但相關,而且均列入兩國首腦的重要議程中,可以說兩者相互關聯、密不可分。但是令人詫異的是,在劉鶴與美國貿易談判團結束會談後,直到與川普總統公開見面,雙方對於華為案諱莫如深,彷彿此事不在美中商談內容之列。更為詭異的是,中國官方在對美國公開高調起訴華為,特別選擇在美中貿易高層會談之前的敏感時間點發佈起訴消息一事並沒有過度強烈反應。

華為
Reuters

除了外交部例行公事地指責美國利用法律起訴華為不道德、應當釋放孟晚舟外,並無輿論譴責升級的跡象。甚至有證據表明,受到政府控制的民間輿論這次也相當低調,對華為遭到全面起訴並無大規模愛國主義情緒的宣洩。政府是否已經意識到:在目前情況下,愛國主義情緒對解決問題於事無補,而美中貿易摩擦如不解決將對美中兩國的經濟造成不可估量的後果,因此通過網絡控制手段壓制了民間對美國的情緒反彈?

中國領導人已經決定將華為案與美中貿易摩擦脫鉤

雖然,在一個透明度非常差的封閉社會中,人們無法知道決策的過程及其理性支撐,但是這次美中兩大事件實際上隱隱透露出一個重要的信息:中國領導人已經決定將華為案與美中貿易摩擦脫鉤。如果這是事實的話,說明中國領導人對於處理美中摩擦問題逐漸回到了理性的軌道。

Huawei executive Meng Wanzhou attends the VTB Capital Investment Forum "Russia Calling!" in Moscow in 2014
Reuters 孟晚舟是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之女。

華為涉美案件是否法律問題,從來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而從目前的國際外部大環境出發,中國最好的做法是將其作為一個純粹的法律問題來處理。首先,華為涉及的兩大問題: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法律和侵犯T-Mobile的知識產權問題均是法律問題,至少表面上與政治無涉。

設想如果沒有各類的評論──即美國政府過去數十年的國會聽證會和大量國家安全報告,以及川普說他可以為美中貿易達成協議干涉孟晚舟案這種不恰當評論──估計不會有很多人去質疑此案的法律性質。畢竟,美國司法部起訴書裏列舉的指控確實是違反法律的行為,況且過去司法部為類似事件也處理過很多國際大機構,包括世界著名銀行和美國頂尖大公司,在這些案件中,鮮有外界指控美國政府政治操控或者迫害。

孟晚舟案涉及高度技術型的法律環節

其次,美加均為法治國家,同時也是高度政治分權的國家。在引渡孟晚舟案件過程中涉及到一系列的法律程序,這些程序均屬於高度技術型的法律環節,兩國行政當局即使想有所作為也很難干涉司法,更何況有雙方大量的律師參與引渡程序的法律環節,任何人欲作弊或者影響引渡結果均是極其困難的。

兩面加拿大人。
Reuters 在華為首席財務官,華為創始人的女兒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後,中國要求加拿大立即放人,之後中國逮捕了兩名加拿大人斯帕弗頗(左)和康明凱(右)。

第三,當孟晚舟被引渡至美國後,等待她的還是相當複雜的法律程序以及受到美國憲法保護的被告人基本權利,加上華為已經為她聘請了由美國頂尖律師組成的強大律師團隊,如果堅持做最大限度的辯護,相信她的案件在美國聯邦法庭將會曠日持久,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中國國內對華為案的三類反應

就中國國內對華為案的反應來看,基本分三類。首先是民眾的愛國主義反美情緒。多數民眾在國內有限資訊範圍內獲取信息,並因為華為案產生的愛國主義情緒是可以理解的,特別是在中國國力上升過程中,民族自豪感也會成為愛國主義升溫的催化劑。其次,政府的公開反應,這部分涉及到國內政治的正確性問題,因此各部門彼此競爭性地表現出對國家及領導人的高度忠誠度,發表了相當激烈的言辭。特別是外交部門的表現荒腔走板,駐外大使竟然對加拿大政府進行直接的攻擊,置事實與法律於不顧,貶低他國領導人,實在有失外交使節的基本禮貌。

值得指出的是,在這次中加交鋒中,中國採取了關押加拿大人的做法已經超越了國際社會的底線,對加拿大毒品被告的匆忙死刑判決也進一步暴露出中國司法顢頇野蠻的一面,可以說是敗筆層出,給中國多年來處心積慮建立的法治形像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

,
BBC

華為展現國際大公司應有的格局

然而,華為公司本身的反應卻是這次事件的驚艷一筆。華為在是次公司生死存亡的大事面前,展現出了一個國際大公司的基本素質。它既沒有出面利用民眾的愛國主義情緒,也不隨著政府的基調起舞,就事論事,強調華為遵守國際凖則和所在國法律,並公開宣稱相信美加法律制度;為此,它還聘請了國際頂尖律師積極應對案件,這就是一個國際大公司應有的基本格局。

很多信息表明,華為至少在發展早期得到過中國政府的全面資助,並有軍方背景。雖然在事實層面上,我們並不知道華為在其商業運用過程中是否犯下了美國司法部指控的那些行為,也無從了解它的具體背景。但是從其最近的言行來看,它正在朝著一個綜合性、高素質、科技前沿的國際大公司方向邁進,其應對重大事件從容不迫,進退有據,實在是可圈可點。其創始人任正非的表現也令人欽佩,他在對外發言中既有嚴肅認真的一面,又有柔情感性的一面,在談到愛女孟晚舟的處境時,他僅僅強調父女的親情,並無煽情挑動民眾情緒之嫌,尺寸拿捏非常細膩到位,令人動容。

任正非
Getty Images 1987年任正非創立華為,時至今日華為發展成中國最大的公司之一

筆者在去年十二月正當孟晚舟羈絆在加拿大司法體系時曾經論及,華為應該考慮辯訴交易,這可能是美中貿易摩擦解套以及華為走出困境的最佳方法,也是成本最低的一種選擇。這次美國全面起訴華為再次證明這一途徑的必要性和正確性。從美國司法部起訴的文件來看,檢察官目前披露的信息已經表明孟晚舟很可能會被定罪。

需要指出的是,大陪審團起訴書中提到的信息只是為了批准起訴的必要信息,檢察官手中還掌握了大量尚未披露的信息,全面應訴並窮盡法律手段通過法庭獲得全勝對華為而言是個小概率事件。更不用說,在案件訴訟過程中,華為管理層及其員工需要在法庭上做證,結果可控性對於雙方而言都非常低。如果仔細閲讀起訴書,我們還可以發現,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也有極大可能性在訴訟被告之列,只是出於保密司法部將其姓名隱去,冠以「個人-1」(Individual 1)。

鳳凰涅盤的第一步

如果訴訟繼續下去,任正非本人也會長期處於被美國法律制度追究的境地,至少他會被以證人身份傳喚至法庭,後果堪憂。而華為與美國司法部一個全面和解協議將解決所有問題,既省去了痛苦且曠日持久的法庭審理,也可以保證雙方均得到可以接受的後果。這是華為作為一個國際化大企業、中國期待已久的民族品牌走出困境並鳳凰涅盤的第一步。相信經過艱苦的談判,在充分發揮各自智慧的前提下,雙方將會達成一個全面和解協議,該協議中將包括孟晚舟的認罪協議和沒有實際監禁刑的處罰,華為繳納一筆可觀的罰款以及華為建立一套合規機制。

然而,華為與美國司法部和解只是實現公司脫胎換骨的第一步,要想真正解除西方對其背景的疑慮,並實現與蘋果、三星公司同列為國際化大型科技公司,它需要真正走出其神秘的國家背景,積極凖備在境外上市,公開其一切商業運作信息,包括其資金來源及使用情況,利潤來源以及公司治理的完整結構。唯其如此,它才能最終實現其宏偉願望:成為一個受世人尊重的高科技國際龍頭企業。

也許華為公司自身不能主宰其未來的命運,它需要來自更高的權威支持才能實現這一理想。正是在這個意義上,筆者認為,華為案乃至整個公司的未來出路是美中關係能否走出困境、中國領導人能否正確處理好外部環境和國際危機的一個重要試金石。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場和觀點)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華為 孟晚舟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