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風險上升的貿易戰損害

2019年02月14日 08:01 風傳媒
原本川普說月底前與習近平會面解決貿易紛爭,之後又說不可能見面,讓外界期待貿易戰結束的期待落空。(資料照片,美聯社)

原本川普說月底前與習近平會面解決貿易紛爭,之後又說不可能見面,讓外界期待貿易戰結束的期待落空。(資料照片,美聯社)

過去十多天,對中美貿易戰終止的期待經歷了一場三溫暖式的過程,但現在看起來,要在月底為貿易戰劃上休止符的機會降低,那些會受貿易戰衝擊的企業及金融市場,還是先綁好安全帶比較保險。

1月底時,中國副總理劉鶴再次率團訪美進行談判,美國總統川普也在白宮接見劉鶴,川普雖然對談判表示有進展,卻也不忘再次提醒如果談判不能達成協議,3月 1日起就會把已加徵關稅的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由現在的10%提高到25%。川普釋出月底前與習近平會面,以達成最後協議的訊息。

川普釋出的樂觀訊息,讓外界以為貿易戰「終戰在望」,金融市場為此振奮上揚。但正如過去多次的案例一樣,不久川普又釋出不一樣的訊息,排除最後期限之前與習近平會晤的可能性;同時美方官員也說談判仍有不少待解決問題,再來換是美方代表團到中國繼續未竟的談判。外界的解讀變成月底前已不可能達成真正的全面性協議,頂多是達成初步協議讓擴大貿易戰的時程再延後,雙方繼續談判「深水區」問題。

中美貿易談判的初始雖然是以龐大的貿易逆差為出發點,但即使中國不賣東西給美國了,美國還是要從其它國家進口,美國貿易還是會有龐大的逆差,因為美國龐大的貿易逆差源自其經濟結構、消費習性等因素,過去是對日本、德國有龐大的貿易逆差,後來變成是中國罷了。

要解決這個問題最簡單,就是中國多買美國貨,就如當年台灣對美國享有龐大的順差時,經濟部每年也要組採購團赴美大買特買一樣;中國早己答應如此作,談判中也對增加採購作出承諾。雖然這個作法只能稍微紓緩降低逆差,但對美國政客而言至少是是一個交代。

但中美之間真正的爭執與深水區,是以竊取智慧財產、專利為表面理由的產業、科技勢力的爭奪戰,更骨子裡則是兩種經濟結構與價值的碰撞、更核心則是兩國的霸權爭奪。美國在打貿易戰的同時也對中國的中興、華為下重手,甚至為了未來5G世代的商業利益、科技話語權對華為展開全面性的圍堵。

美方要求中國加強保護智財權、擴大開放等,中方一定會答應,甚至已在推動中;但要求改變中國經濟結構,則不可能作到,因為這形同改變整個中國的政經體制─而根據美方官員的說法,這已經是目前的重點。

這個「深水區」問題要達成協議困難度極高,甚至可能說不可能達成。一來中國自認是走另外一條發展之路,「北京共識」己證明優於「華盛頓共識」;二來中方即使答應,不是陽奉陰違就是根本連自己都作不到─北京不可能在短期內處理這麼多已是產業與經濟主體的公營事業,更不可能短期處理並解決盤根錯結的地方政府與產業的關係。

因此,幾乎現在就可預期,要在月底前達成白宮鷹派「想要」的那種全面性協議─其實就是中國全面屈服與棄守,對美國認錯「懺悔」北京模式不正確,決定洗心革面改走白宮規定走的路……..,這種結果發生的機會實在近乎零。比較可能的結果,最佳的是白宮不在改變經濟結構問題上嚴格要求,只要有下台階即可,中方承諾的增加採購、開放市場、保護智財權等就足以讓川普得意的宣稱勝利。

次佳的結果則是達成暫時性協議,中國增加對美採購等,美方不擴大貿易戰,雙方繼續就所謂改變結構等深層問題上進行談判,這個結果雖然讓市場繼續擔心、憂慮,但至少炸彈暫時不爆炸。最糟糕的當然是協議不成,貿易戰擴大,雙方損傷更嚴重後才再回談判桌。

到底會是那種結果,面對善變的川普,外界無人能預測;唯一能確定的是中美雙方經濟都已承受相當的壓力,特別是中國經濟下半年放緩,年底時出口已逐漸失去成長動力,連官媒都說今年首季經濟成長率可能為6%的新低點,中方承受的經濟壓力高於美國。川普政府則主要承受金融市場壓力,實體經濟的壓力則主要是農業部門較明顯,但製造業部門的連鎖效應也已出現。如果月底談判結果是貿易戰擴大,中美─當然也包括與中美經貿關係密切的台灣─經濟大概都要「下修再下修」。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