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曉紅觀察:歐盟的「自由」,從來都不是勞工和人民遷徙的自由

2016年03月28日 07:00 風傳媒
丹麥公路上敘利亞難民步行。(www.telesurtv.net)

丹麥公路上敘利亞難民步行。(www.telesurtv.net)

英國是否應脫離歐盟,是最近的熱門新聞話題。「移民問題」對英國會有何影響,成為衡量是否脫離歐盟的關鍵,也是政客辯論是留是去的籌碼。

首相卡麥隆宣稱代表英國民意,前一陣子赴比利時與歐盟各國代表談判,去「護衛英國利益」,要求停止歐盟移民在英期間的福利補助七年。也就是說,那些來到英國販賣勞力的歐盟國家的勞工(多數來自東歐和東南歐,也就是歐盟的經濟邊緣國家),不能有生病或失去工作的情況發生,也就是說,他們必須有超人的體格,還必須有掌控勞力市場的能耐,只能埋頭苦幹,絕不可有萬一狀況,全心全力將自己的勞力貢獻給英國,卻沒有受到國家福利制度保障的權利。也就是說,英國要這些歐盟勞工只能付出勞力,英國不承擔任何社會成本。

主張脫離歐盟的陣營裡,以反移民/反外來者的論述為主導。另外一邊主張留在歐盟的陣營,則是以「經營管制移民/外來者」為主流論述,如卡麥隆以犧牲移工利益作為留在歐盟的交換條件。在這面對「移民/外來者問題」的大前題下,不少人懷疑,留在歐盟不見得對移民福祉會是件正面的事。

英國脫離歐盟的文宣。(www.reddit.com)
英國脫離歐盟的文宣。(www.reddit.com)

歐盟的主要建立宗旨之一,是勞工的行動和遷徙自由。歐盟內各國勞工遷移他國,販賣勞動力的自由,也包括了他們在他國期間享有與本國勞工同等的社會權利(包括使用公共設施和醫療服務的權利)。而這一切並沒有兌現。歐盟事實上是個富人俱樂部,它實施的是資本的流動自由,而非勞動力的自由。

來自東歐和東南歐各國的勞工,他們扮演的角色是填補英國嚴重的勞力短缺。過去三十多年來,由於英國製造業的蕭條導致技術失落(那些從制造業裡失業的勞工沒有得到培訓和技術轉移),而且重要的是,企業未能對勞動力做投資。比如,建築業業主不願投資培訓年輕勞工,提供實習機會,致使建築業長期面臨嚴重勞力短缺。英國每年需要培訓至少七萬五千名合格的工程師,才能滿足勞力需求,而目前英國只有兩萬多名合格的工程師。建築業需要上萬名工程師和水電工人,在英國國內卻找不到有技術的勞工。東歐和東南歐各國的勞工之所以選擇來到英國謀職,正是因為他們明白英國有這樣的勞力需求。今日的許多英國企業倘若沒有移工來填補短缺的話,肯定無法支撐下去。

英國政府不但不針對技術失落的問題,規定企業必續投資培訓未來的勞動力,卻對移工在英的基本權利處處限制,將他們當作填補短缺的工具,剝奪他們作為歐盟公民應有的權利。

英國的東歐移工填補季節性農業裡的勞力短缺。(www.alamy.com)
英國的東歐移工填補季節性農業裡的勞力短缺。(www.alamy.com)

英國政府——也就是以卡麥隆為首的主張留在歐盟的陣營——對歐盟勞工的這種「去人性化」,當然也可在它對逃離戰火、尋求庇護的難民的對待方式中見到。它在國際社區裡從未能履行接收難民的義務。

自去年初,七十多萬名難民進入歐盟;至少有三千一百多人在途中不幸喪命。目前,有四萬五千名難民困在希臘,包括一萬多人困在希臘和馬其頓的邊境,營居條件惡劣,卻動彈不得,當局不允許他們往北歐走。

歐盟國家這一年多來更是重建起邊境,軟硬兼施,拒庇護尋求者於門外。如今,歐盟與土耳其已達成協議,以利益交易的方式「解決難民問題」:自週日(3月20日)起,已抵達希臘的尋求庇護者,庇護申請被拒後將立即被送回土耳其,每一位被送回土耳其的難民,將可「換得」一名難民從土耳其的難民營裡被歐盟接收。土耳其在這個協議中得到的,是被給予能否成為歐盟會員的談判機會,還有三十億歐元的資助。(歐盟聰明的很:能夠從土耳其安頓到歐洲的敘利亞難民已規定不超過七萬兩千名,離國際援助標準的每年十萬八千名差得很遠。)

各難民權益組織都表示,尋求庇護者從希臘遣反土耳其,事實上觸犯了〈歐洲人權公約〉,它規定相關國必須審查每一庇護案件。並且,一九五一年的聯合國難民公約規定,尋求庇護者不可被遣返回任何可能威脅到他們生命安全或人身自由的國家。在土耳其,已有多起敘利亞難民被遣返本國的案例。

歐盟和土耳其達成的「送一進一」的協議,在基本道德上是絕對說不過去的。那等於是要一名難民冒着生命危險跨海抵達希臘,才能讓一名難民得到歐洲的安頓位置。難道這些逃難的人民,是歐盟邊管政策下的物品嗎?國際特赦組織將此協議評為「歐洲黑暗的一天」。

歐盟的有色眼精,現在我們可看得清楚了。歐洲對資本和第一世界的人民,是敞開雙臂歡迎進來的。而對飽受戰火的,或是逃離貧困的第三世界人民,卻是束起高牆,或以邊境警力對待。拒絕那些尋求庇護者,歐盟違反的是歐洲自身的人權法;而拒絕逃離貧困的移民,有違國際社區的利益:國際移民是降低世界貧窮的最有效方式,也比歐洲國家的外援更有持續性。

歐盟關閉了合法的移民和難民遷徙管道,並不能阻遏他們的行動。不論是逃離戰火或貧窮,別無選擇的人們,總是會以任何方式尋求庇護和希望。他們不會因歐盟的封鎖邊界而回頭,他們會繼續前進,改道而行,以其他非正式的途徑進入歐洲。在這過程中,人口販子因能得利,人們進入歐洲的途徑也更加充滿危險。自本世紀初,已有兩萬兩千人在跨地中海進入歐洲的途中不幸喪命。

而至於那些已進入歐洲,正邁向庇護申請國的尋求庇護者,歐盟國家一個個展現了它們的非人道對待。最近,丹麥當局開始懲治上百位幫助難民的丹麥人,將一個個守法的丹麥人送上了法庭。他們的罪名,是忍不住眼看難民步行,因而讓難民搭便車,載他們到車站。自去年九月起到今年二月,已有兩百七十九位丹麥人「被發現幫助難民」。一位知名的兒童權益活耀人左妮格女士(Lisbeth Zornig)也在其中,法庭決定她觸犯了「人口販賣」法規,罰款相當於2328鎊。她何以犯了法呢?因為她有一天架車經過許多步行的敘利亞難民,其中有不少是年幼的孩子。她不忍心看着他們在漫長的公路上步行,她於是停下車,問一家敘利亞人是否願意坐她的車,她願載他們到哥本哈根。

丹麥兒童權益活耀人Lisbeth Zornig最近因幫助難民,被判「人口販賣罪」。(euobserver.com)
丹麥兒童權益活耀人Lisbeth Zornig最近因幫助難民,被判「人口販賣罪」。(euobserver.com)

她的丈夫也同樣觸犯了「人口販賣」(people trafficking)法規,和她一樣罰款。他的「罪行」在於讓這家敘利亞人到他家喝咖啡、吃餅乾,然後開車帶他們到火車站,買車票給他們,送他們上火車去瑞典。(大多敘利亞難民都選擇去瑞典,因為丹麥的庇護申請難過關)。根據丹麥的「外國人法案」,不持居留證的任何人,丹麥人都不可提供交通工具:確實可笑,難道計程車司機必須要求每位乘客出示證件嗎?另外重要的是,法庭的「人口販賣」說法,根本不符聯合國規章,所謂「人口販賣」,指的應是「從中獲利的提供交通工具者」。左妮格夫婦倆,以及兩百多位幫助難民的丹麥人,都是出於人道,免費自願提供交通工具,讓難民少走一些路。

對左妮格夫婦倆來說,他們所做的是基本的人道行為,他們認為國家法院的判罪,是一場政治審判,目的是要殺雞儆猴,使一般丹麥人不再去幫助有需要的難民,更不敢去歡迎難民。這場審判,在丹麥被公眾譏為「懲罰良心」的一場審判。它反應了目前歐盟各國對外來者抱持的態度,它說明了,歐盟標榜的人權和自由,並未適用於每個人。

*作者為獨立記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