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專欄:為何有人對白色恐怖選擇遺忘?

2019年02月17日 07:10 風傳媒
總統府前的白色恐怖紀念碑。(圖/想想論壇)

總統府前的白色恐怖紀念碑。(圖/想想論壇)

日前謝孟穎小姐發表一篇文章,談台北8處被遺忘的白色恐怖鮮血遺跡,有受害人身體被淋上汽油活活燒死、斬斷雙腳再拖出槍決。還有一些以前白色恐怖遺址,紛紛被改建為飯店、商業大樓、小學、文化紀念館與公園。

謝小姐此文的閱讀者已達11萬人以上,更有2.5萬人分享,顯示它已受到社會各界人士廣泛的注意,因為我們的歷史教科書從來不提這一些。我原本以為留言者中,應該會有人發表感同身受或很難過之類的話,結果沒有,反而大都是在諷刺或質疑,不知這些人可還有一點人性或同理心?

慈湖銅像(謝孟穎攝)
慈湖銅像(謝孟穎攝)

當年白色恐怖時期,國府的手段兇殘,令人髮指,蔣某人還當「終審法官」,卻有一些人始終不相信,或像鴕鳥一樣選擇遺忘,要大家向前看,不要向後看,要不然就文過飾非說,當年有其時代背景,為了避免中共入侵台灣,執政者錯殺在所難免,或者說,那些死者不是暴民、皇民,就是匪諜,死有餘辜。如此瞎掰的心態,與當年蔣某人只會將在大陸上的失敗歸咎別人,而不檢討自己,有何不同?

只見一堆留言者說:「然後呢?」「那些我們都沒經歷過,只憑某些印象、聽說過來塑造的事情真的不要再提了!」「228還在搞熱門?莫非頭殼壞掉了嗎?不知道多發表些振奮人心的新聞或經濟議題?韓流也比這種故意挑撥離間的歷史好!」「台獨思想就靠這一招,若不時時翻舊帳,如何支撐執政無能!」「2020就靠這個!要選舉了!騙選票的御用文!」「又在撕裂族群搞對立,苦難的台灣人,一直被撕裂!」「請學習曼德拉可以嗎?南非有搞族群鬥爭嗎?」

若「沒經歷過的不要再提了」,那麼我們歷史何必提南京大屠殺等許多大陸歷史?那些歷史有誰經歷過?228與白色恐怖是發生在台灣的兩件重大歷史慘案,目前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尚待了解與追究,怎能說是「搞熱門」?甚麼才是「振奮人心的新聞或經濟議題」?難道是「反攻大陸,解救同胞」,或是請企業老闆幫大家加薪50%?重大歷史事件尚呈無頭公案,需要重新審視,以落實轉型正義,還給受害人公道,豈可說是「翻舊帳」、「搞對立」或「族群鬥爭」嗎?那麼德國、波蘭與捷克的轉型正義又怎麼說!

也有讀者留言說:「謝小姐,你要不要說一下日本人屠殺台灣人的狀況?」「一直重覆70年前歷史悲劇,不知道對現今的國家、社會、人民有何激勵?」這就很好笑了,人家提白色恐怖所造成悲劇,與日本人有何關係?日本人曾經屠殺抗日義士是事實,然而白色恐怖中,許多無辜民眾被國府屠殺,以致造成人家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事,難道會是假的嗎?

如果對發生在台灣近代史的悲劇可以不必追究,大家要往前看,那麼我們又何必讀歷史?何必了解南京大屠殺?了解這些歷史對我們有何好處?日本已經因為戰敗,留下五十年鉅額的投資與建設,永遠離開台灣,已經是過去式,我們還能要求甚麼?反觀國民黨,目前在台灣「作鬼作怪」可是現在進行式,如強烈主張廢除黨產會與促轉會,悍拒遷移獨裁者銅像,以前奪自日產的非法黨產也遲不歸還給國家與人民,又極力反對軍購保衛台灣,且社會福利只獨厚公職人員等。

慈湖銅像(謝孟穎攝)
作者指出,反觀國民黨,目前在台灣「作鬼作怪」可是現在進行式,如強烈主張廢除黨產會與促轉會,悍拒遷移獨裁者銅像,以前奪自日產的非法黨產也遲不歸還給國家與人民。(謝孟穎攝)

還有人說,蔣某人之所以實施白色恐怖,大肆捕殺「匪諜」,是為了避免中共「血洗台灣」,更是天大謊言,畢竟1950年代,當時中共根本沒有像樣的海空軍,如何「血洗台灣」?老毛是有此意願,曾求助於史達林,後者給他打回票,要老毛先支援金日成統一朝鮮再說。其實當年蘇聯海空軍力量也無法與美國相比,即使有心也無力,何況史達林也知道,北從日本,南到菲律賓,以及所有南海與太平洋諸島嶼,都是美國的勢力範圍,他可不願意多管閒事。換言之,當時中共根本沒有能力攻擊台灣,倒是國府假肅清匪諜之名血洗台灣。

本身是知名作家、也是政治犯的柏楊先生,曾經在他的書中描寫綠島女性政治犯被刑求的方式,他說:「特務把裸體的女政冶犯的大腿打開,架在一根繩子上拖,直到她的陰部流血不止,有時候就在刑求中死亡。刷陰道則是用一根牙刷在陰道裡刷,刷到受害人哀哭啼叫無法走動,鮮血流淌在地板上。」光從文字描述看就令人不寒而慄,何況見證或經歷過者?在這種酷刑下,無論是誰也會被迫畫押承認以求解脫。當年在綠島的政治犯監獄就有許多女政治犯,包括孫立人將軍的一些女工作幹部。

20150715-013-「鏡頭下的白色人生第2輯,人權博物館紀錄片成果發表」記者會,張常美與丈夫歐陽劍華的繪畫-余志偉攝.jpg
「鏡頭下的白色人生第2輯,人權博物館紀錄片成果發表」記者會,張常美與丈夫歐陽劍華的繪畫。(資料照,余志偉攝)

還有許多台灣各行各業的知識份子,這些人有醫生、老師與音樂家等專業人士,根本很難與政治犯或匪諜連在一起,可能只是因為參加讀書會或批評國府而被告密。很奇特的是,也由於他們被關在綠島,有機會幫助綠島子女補習,大幅提升他們的升學率

柏楊有一首詩在綠島垂淚碑上面寫著:

「在那個時代
   有多少母親
   為他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
   長夜哭泣」

以上短短幾行詩,充分描寫當年身為人母的無奈與悲痛,如今不還給她們公道,可以嗎?為何當時的殺人元凶,如今可以被當「偉人」供俸?這樣荒謬的教育方式是對的嗎?如果那些為獨裁者浮棺或銅像站衛兵的人,是受害者的後代,又叫人情何以堪?為何我們還愚蠢到將殺人者當「偉人」膜拜?秦始皇也沒有這麼偉大吧?畢竟秦始皇只是將土製兵馬俑當陪葬品而已。德國沒有希特勒銅像,俄羅斯與東歐國家也沒有史達林銅像,雖然希特勒曾經創造德國的經濟奇蹟與帝國榮光,史達林擊敗納粹德國,逼死希特勒,也解放了東歐國家,讓他們擺脫納粹的迫害。反觀蔣某人,在八年對日抗戰中,有擊敗日本、收復大陸失土,並逼死日本天皇嗎?為何國民黨還有臉將他捧為「民族救星」與「世界偉人」?

國府認為這些政治犯都是「匪諜」,卻從未檢討為何有那麼多人會當「匪諜」與國府做對?如果不是蔣某人剛愎自用,殘民以逞,國府許多官員與將領貪汙腐敗、不顧人民死活,誰會幫中共當「匪諜」?又有多少人是被冤枉的?當年許多台灣人還熱烈歡迎「祖國」官員來接收,又怎麼會當「匪諜」?如果不是後來大家發現,國府官員與將領貪汙腐敗、不顧人民死活,誰會因不滿而發牢騷或看社會主義的書?甚至有些是台灣籍的中學生與大學生,並非從中國大陸移民過來,根本沒有加入任何黨派,也沒有批評政府,甚至不知政治為何物,為何也被當「匪諜」對待,只因有人密告或誣告?

其中最著名的是張常美、丁窈窕與施水環的故事。都是道地的台灣人,也是台南女中的畢業生,只因有人追求施水環不成,被小人誣告為匪諜。施水環是基督徒,被抓辭別父母後,在獄中無日不哭泣,她寫信給母親時說:「當每晚夢見慈祥的媽媽跪在神前為了兒女祈禱,我眼淚暗暗地濕透了枕頭,只有您的來信無時不刻放在我身上,入睡前我一定拿起來重念一遍。」她自忖沒有犯罪,即使有也罪不及死,最後還是香消玉殞!可知當時不知有多少無辜人士被羅織罪名,其中丁窈窕還是有孕在身的婦女,在監獄中生下女兒,最後也被迫骨肉分離,步入黃泉。如此慘無人道的事,可以被原諒嗎?兩蔣與其幫兇們難道不需負責嗎?為何還崇拜這樣的獨裁者?

白色恐怖受難者丁窈窕 (左一)及施水環(左二)。(台灣游藝數位複製)
白色恐怖受難者丁窈窕 (左一)及施水環(左二)。(台灣游藝數位複製)

轉型正義如果是翻舊帳或選舉考量,那麼德國為何要進行兩次的轉型正義?第一次是針對納粹黨,第二次是針對前東德共黨,這兩個政黨給德國人民帶來史無前例的災難與痛苦。德國政府痛定思痛,多年來不斷進行轉型正義,除了追訴納粹元凶與幫兇外,也公佈前東國的秘密警察檔案,追訴那些陷害他人者。德國人民有說其政府吃飽飯沒事幹,專門搞族群仇恨與對立嗎?人家的轉型正義又有影響其經濟發展嗎?

德國政府的作法是落實在生活教育上,完全保留以往納粹黨與前東德共黨總總違反人權的古蹟,讓民眾無時不刻接觸這些古蹟,從而提醒德國人記取教訓,避免重蹈覆轍。此外還立法規定,凡是否認納粹大屠殺或前東德共黨迫害人權者,不受言論自由的保障。德國如此認真落實轉型正義,有造成族群對立或影響其經濟發展嗎?非但沒有,還贏得國際社會的肯定與猶太人的寬恕。為何有些人會如鴕鳥般選擇遺忘?

反觀我們許多有關白色恐怖的古蹟,許多已經被改建為飯店、商業大樓、學校或文化紀念館,如此刻意淡化以往歷史的居心何在?不能記取歷史教訓的人,歷史必將重演,也無法促進社會大眾的諒解與和諧,從德國的轉型正義可知。如果我們繼續將殺人如麻的獨裁者視為「偉人」,這樣的教育方式對嗎?誰能保證將來不可能有人有樣學樣,因而產生第二個這樣的惡靈?沒有是非與正義的社會,能發展經濟嗎?即使能,也只是圖利獨裁者或少數既得利益者罷了。

20190129-孟穎專題配圖-台北、新北市交通幹道中興橋下,環河南路77號的豪景大飯店,正是過去白色恐怖一切政治案件的起源──調查局本部。(取自Google map街景)
20190129-孟穎專題配圖-台北、新北市交通幹道中興橋下,環河南路77號的豪景大飯店,正是過去白色恐怖一切政治案件的起源──調查局本部。(取自Google map街景)

再看波蘭與捷克的轉型正義。波蘭自從民主化之後,境內早已沒有「民族救星」史達林的銅像了。此外,自2016年以來,波蘭為了落實轉型正義,已大幅減少前共產黨員和安全官員的退休金。至於捷克,據《美國之音》2016年8月10號援引捷克媒體報導,2016年春天,捷克法院以「違反人道罪行」正式起訴3名前共黨時期的官員,因為他們在共黨統治期間,曾參與了對捷克異議人士的屠殺與迫害,不可饒恕。人家民眾沒有因為政府這麼做,就說政府不顧經濟發展,只會搞族群鬥爭、對立與仇恨,因為回歸社會正義比甚麼都重要。

難怪波蘭駐台代表梅西亞說:「讓公義回歸人民很重要,這是支撐每個國家的社會力量支柱」。

照理說,波蘭應該感謝當年蘇聯對他們的「解放」與「建設」才對,為何後來對於共產黨與其幫兇卻恨之入骨?原因是蘇聯駐軍波蘭期間,與其支持下的波蘭傀儡政府共同迫害波蘭人民。這不是與國府自稱「光復」與「建設」台灣一樣嗎?沒有美國的反攻與原子彈的轟炸,國府如何「光復」台灣?沒有美援,又如何「建設」台灣?沒有美國的保護,國府如何「保衛」台灣?沒有日本根本博等退將的協助、孫立人的新軍為骨幹,以及美國的後勤支援,又如何保衛金門?

反觀我們呢?許多以前協助獨裁者迫害民主人士的幫兇與其子弟,至今還不是照樣享受優惠終身俸?甚至有人還是船業大亨!有些人可能畏罪已經移民海外,但照樣繼續領終身俸,包括當年涉嫌逼死陳文成的警總相關人員。而陳文成命案至今仍然是無頭公案,到底是誰幹的?大家心知肚明。沒有是非與正義的轉型正義,如何化解受害者內心的痛苦並凝聚社會共識?將心比心,那些要求人家向前看、不要向後看的人,如果是自己親人受害,也會如此寬宏大量嗎?他們是否知道,德國、波蘭與以色列等加害或受害的國家,可是年年回顧歷史,紀念大屠殺,告誡國人不可忘記嗎?

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臉書)
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取自臉書)

在盲目服從與道德良心之間,到底是甚麼比較重要?1992年2月柏林圍牆倒塌兩年後,當年守牆的士兵亨里奇被告上法庭,因為他曾經擊斃一位攀爬柏林圍牆生的東德青年格夫洛伊。在法庭上,亨里奇的辯護律師稱,亨里奇作為一名守衛,是在執行命令,作為一名軍人,執行命令是天職,他別無選擇。法官賽德爾義正詞嚴地反駁道:「雖然作為軍人,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作為一名軍人,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當你發現有人翻牆越境,你在舉槍瞄準時,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法官又說:「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和良知衝突之時,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而不是法律,畢竟尊重生命是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原則。」

抗日名將孫立人將軍也是如此,因為其母校美國維吉尼亞軍校教育他們,「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而是憑自己的智慧與良知見機行事」。當年出征緬甸的孫立人,有兩次違抗蔣某人的命令,卻立下大功,包括在仁安羌拯救被日軍圍困的七千英軍與平民,以及後來撤退時不走蔣某人所要求的野人山路線,而是向西撤退到印度,保全新38師士官兵的生命與裝備,因為野人山叢林密佈,瘴癘蚊蟲與毒蛇猛獸很多,路途十分凶險。而接受蔣某人命令,選擇走野人山路線的指揮官杜聿明,則是丟盔卸甲,損兵折將,還平白犧牲了一位抗日名將戴安瀾將軍。當年出征緬甸的軍人,大都是響應蔣某人「十萬青年十萬軍」號召的知識份子,又都是配備美式武器與裝備,可說是當時國府最精銳的部隊,結果有好幾萬人平白喪命在野人山叢林中,昏庸的蔣某人難道沒有責任嗎?

當年國府與蔣某人假借共黨入侵與匪諜潛伏等理由,對於部分台灣人與大陸來台人士極盡迫害之能事,抱著「寧可錯殺一百,也不願意放棄一人」的心態,除了迫害忠良如孫立人與其部屬外,也羅織罪名、亂殺無辜,造成許多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如今國民黨卻還有臉對獨裁者歌功頌德,蓋那麼一棟舉世無雙的紀念堂,並派儀隊定時隆重操槍表演與站崗,是否將大家當「莊孝維」?如今有人居然說這樣有「觀光」價值!這樣的價值能抵銷其負面教育所產生的副作用嗎?德國與俄羅斯會蓋希特勒或史達林的紀念堂以促進觀光嗎?

孫立人將軍陪同蔣夫人視察屏東女青年大隊,右一是孫夫人張晶英女士,左一是黃玨組長(取自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孫立人將軍陪同蔣夫人視察屏東女青年大隊,右一是孫夫人張晶英女士,左一是黃玨組長(取自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國民黨與其一些支持者說,小英政府的轉型正義是「去蔣、去中」,可說是似是而非,畢竟「去蔣、去中」的正是國民黨自己,否則以前兩蔣是強烈反共親美,如今其許多門徒卻剛好相反,那麼到底是誰在「去蔣」?這些人到中國訪問時是否敢提中華民國?到底又是誰在「去中」?現在我們歷史課本沒有談到中國與蔣某人的歷史嗎?國文課本中沒有中國的詩詞與文言文嗎?那麼怎能說小英政府的轉型正義是「去蔣、去中」?蔣某人又能代表中國與中華文化嗎?中華文化不是教育為君者要以德服人嗎?怎麼可以不分是非亂殺人?

平心而論,轉型正義與其說是「去蔣、去中」,不如說是去除威權圖騰對自由與民主社會的霸凌才對,否則一般社會大眾與學校師生,難道不會質疑,涉嫌多次歷史大屠殺與迫害人權的獨裁者,何德何能可以受到如同「偉人」般的推崇?

慈湖銅像(謝孟穎攝)
慈湖銅像。(謝孟穎攝)

即使台灣已經民主化近三十年,為何還是有很多人禁聲?只會在網路上亂罵人算是言論自由或勇敢嗎?現在教育不是要教育學生具有獨立思考與判斷的能力嗎?為何許多人對於校園威權圖騰充斥,仍然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如校園中的獨裁者銅像,到底要給予師生甚麼樣的模範?許多充滿黨國意識型態的校歌,能啟發學生智慧、仁愛與優雅的心智嗎?

還有人說甚麼北伐統一、對日抗戰勝利、「收復」與「建設」台灣等,都是蔣某人的偉大功績,即使不是一派胡言,也是言過其實。試問,當年北伐有成功嗎?否則1930年為何會發生南北軍閥之間的中原大戰?如果沒有美國的反攻、原子彈的轟炸與蘇聯參戰,日本怎麼會投降?阿歐西又怎麼會成為戰勝國之一?國府抗戰雖然不能說無功,但是會比美國或蘇聯大嗎?蔣某人的戰功會超過羅斯福、杜魯門、邱吉爾、史達林,或者愛帥、麥帥與朱可夫等元帥嗎?在他們國家有幾座他們的銅像或雄偉無比的紀念堂?恐怕只有無德、無能又愚蠢的人才會這麼做吧?

其實最值得我們立銅像或蓋紀念堂紀念的偉人,應該是有「東方隆美爾」之稱的孫立人將軍或高雄賣十元自助餐的莊阿珠女士等人才對,怎麼會是涉嫌多起屠殺無辜與迫害人權的蔣某人?替某人立銅像放在公共場所,理應透過民主程序,充分討論,而非由某一黨或一人說了算,畢竟銅像是一種社會典範的象徵,有很重要的教育意義,豈可擺放頗有爭議性的政治人物銅像呢?當然放在自己家中則另當別論。國歌與國旗也是如此,怎麼可以將某黨黨歌當國歌唱,且國旗與軍旗中都有某黨黨徽?這不是一種意識型態的霸凌嗎?這些政治圖騰有經過民主程序或全民公投認可嗎?試問,世上有哪一個國家像我們這樣?即使是中共與北韓也沒有如此。

孫立人同麥克阿瑟握手致意。(圖/想想論壇)
作者認為,最值得我們立銅像或蓋紀念堂紀念的偉人,應該是有「東方隆美爾」之稱的孫立人將軍或高雄賣十元自助餐的莊阿珠女士等人才對。(圖/想想論壇)

如果說統一中國與抗戰勝利是老蔣的功勞,那麼後來丟掉大陸又怎麼說?何況蔣某人所謂統一中國與抗戰勝利,又與台灣有何關係?當時中國有統一的話,為何後來還發生中原大戰?許多將領為何常會陽奉陰違或叛變?如張學良與楊虎城為何會發動西安事變?國共內戰時,為何有很多將領投共?當年如果沒有麥帥的同意與協助,國府官員與軍民又如何來台?守住金門的是蔣某人的嫡系將領,還是日本退將根本博與孫立人新軍的功勞?保衛台灣的是國府,還是美國?南京大屠殺,黃河花園口潰堤、長沙大火,以及台灣的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等多達數百萬民眾的冤死,國民黨與蔣某人能置身事外嗎?

如果功過可以相抵,希特勒、史達林為何不能?如今在其國家可以看到其銅像與紀念堂嗎?日本對台灣的建設也很多,其功過不也可以相抵嗎?可見對於所有受害者而言,誰會在乎加害者生前有多少虛有其表的勳章?有人說,美國也有林肯的銅像與紀念堂,問題是,林肯有派兵亂殺無辜或迫害人權嗎?有人說,日本領台期間也曾屠殺「數十萬」台灣民眾,比蔣某人所屠殺的「幾萬人」多很多,小英政府為何不也向日本要求轉型正義?這實在很可笑,畢竟同樣是屠殺,死多少人有何區別?難道「只」殺幾萬人就可以被原諒嗎?何況據美國政治學者魯邁(Rummel)所說,蔣某人是二十世紀四大殺人魔之一,直接或間接死於他手上的無辜人士超過一千萬人。

如今日本已經因為戰敗而滾出台灣長達七十三年,所有在台資產都留下給台灣人,也沒有半尊日本政治人物銅像在台灣,我們還能要求人家甚麼?何況中國曾經受日本傷害那麼大,死傷超過千萬人,蔣某人尚且可以對日本「以德報怨」,台灣為何不能?更何況當年金門保衛戰時,由於有日本根本博等退將的協助,才得以守住金門,蔣某人還當面致贈一對國寶花瓶給對日抗戰時的敵人根本博與日本天皇以示感謝呢!至於慰安婦問題,日本有,國民黨就沒有嗎?否則金門「八三一樂園」怎麼說?難道後者那些從業婦女都是出於自願的嗎?如果日本需要道歉,那麼國民黨呢?

曾經有記者問寫出《南京大屠殺》與《美國華人史》的華裔俠女作家張純如,為何要「自討苦吃」寫這些可能無法獲利的書?她說答案很簡單,無非是因為她想要「讓受害者免於遭到歷史遺忘,為無法出聲的人發言」。這是出於正義、良知與道德勇氣等偉大使命感的驅使,沒有任何功利主義成份在內。誠如偉大科學家愛因斯坦所說:「對不公不義的事冷漠,就是獨裁者的幫兇。」二戰時,最後美國之所以不得已對軸心國宣戰,也是出於這種偉大的使命感。

有些人之所以會對白色恐怖選擇遺忘,就是缺乏同理心與國際觀,更可能是他們內心有一種根深柢固對帝王或獨裁者的盲目崇拜心理,以為他們所作所為是「為國為民」,其實是被黨國教育所洗腦不自知,畢竟這些獨裁者都是自私自利、沒有人性的暴君居多,不論是漢高祖劉邦、晉朝司馬昭、唐朝李世民、明朝朱元璋、清朝雍正,或蔣某人與毛澤東,為了保障自己萬世一系的權位,不惜忘恩負義,大肆誅殺功臣或兄弟相殘。只有建立自由與民主制度,顛倒以前主人與僕人的舊倫理,我們才能永久跳出「成王敗寇」的歷史循環。

唐太宗曾言:「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衰;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歷史既然如此重要,為何可以忽視?既然遠在天邊且一些已經變成「神話」的中國歷史,尚需要求學生死讀默背,為何近在眼前且有許多人證與物證可考的台灣歷史,卻要人家不要再提,要向前看,不要向後看,以免引起對立與仇恨,這樣的歷史觀對嗎?如果台灣沒有民主化,現在教科書可以看到有關二二八、白色恐怖與美麗島事件的歷史嗎?又有誰知道台灣的自由與民主怎麼來的?是獨裁者「良心發現、大發慈悲」,還是許多民主人士歷經艱苦奮鬥與犧牲生命所換取的?施明德、林義雄與呂秀蓮等人,可都是尚在世的歷史見證人。

總之,威權崇拜的迷思可以休矣。看看德國、波蘭與捷克,再想想台灣。還在「睡覺」的人是否該醒了吧!可以做自己的主人,為何還當獨裁者的奴僕?真正的偉人是不會自誇的。

*作者為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