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維族人!」中國政府讓維吾爾音樂家「復活」,網友要向北京討真相

2019年02月13日 19:10 風傳媒
就當國際社會仍在激烈討論維吾爾音樂家黑伊特的「復活」影片之際,一名流亡芬蘭的維族人權運動者在推特上發起了一個新的運動,要求中國政府發布其他被關押的維吾爾人的影片。

就當國際社會仍在激烈討論維吾爾音樂家黑伊特的「復活」影片之際,一名流亡芬蘭的維族人權運動者在推特上發起了一個新的運動,要求中國政府發布其他被關押的維吾爾人的影片。

當國際社會仍在激烈討論維吾爾音樂家黑伊特的「復活」影片之際,一名流亡芬蘭的維族人權運動家在推特(Twitter)上發起了一個新的運動。他告訴德國之聲,希望透過這個運動持續向中國政府施壓。

流亡海外的人權人士哈利(Halmurat Harri) 是個維權運動老手,他過去兩年多透過社群媒體發起過數場維權運動,替自己被關押於再教育營內的父母發聲。而正當國際社會還在激烈討論維吾爾音樂家黑伊特(Abdurehim Heyit)的影片時,哈利週一(2月11日) 也順水推舟,在推特上發起了一個名為「我也是維族人」(# MetooUyghur)的運動。

他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中國政府週日晚間發布黑伊特的影片,就像是在指控維吾爾人說謊。 但事實上,我們根本無從得知被關在再教育營內的家人是否還活著。 」

 

 

Uigurische Sozialkampagne (Halmurat Harri)

目前已有許多維吾爾人在網絡上響應,透過拍照或影片來呼籲中國政府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家人是否安好。

哈利說為了準備2月23日即將在芬蘭舉行的「維吾爾意識日」,他與朋友們決定在社群媒體上發起一個運動來響應。當他在擔心將運動命名為「我也是維族人」會不會與全球Metoo運動撞名時,他的朋友提醒他,中國對維吾爾人的大規模迫害,正如同在強暴整個維吾爾民族,所以取「我也是維族人」(#MetooUyghur)這個名字也蠻貼切的。

他說:「這個標語是從維吾爾語直接翻譯過來的。為了讓某些想以維語響應的人也能參與,我們決定將標語設定為英語跟維語兩種版本。 」

Uigurische Sozialkampagne (Halmurat Harri)

哈利認為試圖公開地去替家人發聲對維吾爾人來說是很重要的。

哈利強調選在周一(2月11日) 發起這個運動,是為了向中國政府表明如果他們能發布影片證明黑伊特還活著,全球其他的維吾爾人也有權知道他們被囚禁於再教育營內的家人們是否也還健在。他指出:「自從中國政府發布黑伊特的影片後,許多維族人認為這代表持續向中國施壓是有效的。 所以我希望透過這個運動,讓其他維吾爾人覺得,他們還是有望得知家人的下落。 」

以公開分享來抑制激進思想

國際特赦組織的中國研究員潘嘉偉(Patrick Poon)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說,他認為這個運動對維吾爾社群來說,是個很強力的自發性運動。他認為既然這個運動能在短短一天內得到多數維吾爾人響應,表示許多維吾爾人已漸漸克服心中恐懼,願意開始公開談論他們被中國政府關押的親人。他強調:「他們能透過公開分享與家人失聯的經歷,來跟中國政府的職業培訓論述抗衡。 」

哈利也認為鼓勵其他維吾爾人公開替被監禁的親人發聲,可以防止多數人在心中不斷累積對中國政府的仇恨。他於2018年開車造訪了歐洲十個城市的維族社群,並透過工作坊鼓勵更多流亡海外的維吾爾人,公開替自己被關於再教育營內的家人發聲。他強調:「如果他們不公開發聲,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的打壓仍會持續,而他們對中國的仇恨也只會繼續加深。 這有可能讓激進份子趁機利用他們的仇恨,慫恿他們參與高危險性的行動。 」

潘嘉偉認為,如果有更多維吾爾人公開聲援自己的親人,那麼中國政府一定會感受到更大的壓力,而這也會迫使其他國家向中國施壓。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DW)是德國廣播電視聯合會的成員,製作廣播、電視以及網際網路的資訊服務於全球。總部座落在波昂和柏林,以內容上側重於報導國際時事,介紹德國時事、文化,以及德國和其他國家之間的雙邊交流。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