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觀點:柯文哲選總統的氣氛、條件、困境、 訴求

2019年02月16日 06:20 風傳媒
台北市長柯文哲想選總統,難題並不少。(方炳超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想選總統,難題並不少。(方炳超攝)

柯媽媽說柯文哲和蔡總統已經沒有相欠了。要不要選總統這樣的公是公非,兩家的私人債權關係卻成了決定性因素,這樣的話在民主時代的大背景中不免很怪,柯文哲聽到媽媽的話不知做何感想。撇開時代背景的怪,單就簡單的時機來說也怪,為什麼過去柯文哲人氣鼎盛時,選不選總統表態得模糊,現在柯文哲網路聲量大出狀況反而才變得表態清楚?

不只柯媽媽,柯文哲自己也怪怪的,一下子向獨派嗆聲,說台灣買武器自衛是強盜;一下子要到以色列學小國怎樣在大國欺負下求生存;一下子私訪獨派超級大老李登輝;一下子和韓國瑜惺惺相惜,突然間又神來之筆,糗當前網路最當紅的韓國瑜搞的是攤販經濟。講韓國瑜攤販經濟,固然一針見血,令人都要笑出來了,只是突然矛頭從台北指向高雄,總是有點無釐頭。

狀況頻頻,看來柯文哲是想選總統想出問題了。

沒錯,這一點柯文哲嘴很硬,並不認帳,柯文哲一再強調的是,要不要選總統,他只想過三秒鐘。只是他想三秒鐘的次數也未免太多了;不選總統為什麼卻成為當前重要政治領袖中,對於在既有的憲政體上,總統能不能好好做事想得最多、講得最頻繁的人,不斷公開提出意見,比表態非選不可的人認真百倍,難道他市長當完了後想改行到學校教憲法?

20181117-柯媽媽何瑞英17日至萬大市場旁富民路掃街拜票。(顏麟宇攝)
柯媽媽何瑞英說柯文哲與蔡英文已經兩不相欠。圖為柯媽媽在選舉時替柯文哲市場拜票。(顏麟宇攝)

他頻頻出怪招,有時,例如對台獨氣急敗壞等等,看來雖然選總統他的民調始終名列第一,但是他顯然覺得當一個獨行俠,要選總統,軟肋多多。這一點,不只他擔心,眾多柯粉也替他擔心,因此熱心地提了一些建議。只是他們擔心的不一定是真正的重點,建議也往往大大不明智。

例如,他是無黨籍人士,要怎樣像人家一樣由政黨提名參選,於是便有人建議找一個黨加入參加登記。但是這不是「借殻上市」嗎?當總統還靠借殼上市?未免不堂堂正正,不太像話,氣勢先就弱掉了。

當然,依法國馬克宏選總統或日本小池百合子選東京都知事的例子,在民粹魅力領袖當道的今天,組黨不會是問題,可是柯文哲這個能力大是問題。

在柯文哲的案例上,組織黨的問題涉及兩個層次。一是登記選總統時黨提名的問題,二是當選後怎麼執政的問題。

在登記候選人方面,沒有黨提名,並不是像許多柯粉認為的是他的弱點;相反的,反而對柯文哲有利。沒有黨提名,只好公民連署,連署工程當然不小,但是對一個當總統的人豈不是應該小事一樁才對;何況,這對選舉時沒有黨組織支持的人,反而是大大的優勢,因為堂堂正正地連署豈不就是組織動員的工程,連署在全國各地展開,就是進行全國性的組織動員,等到動員到一定程度,一個「沒有黨名的黨」就躍然欲出了。於是這對柯文哲第二個層次的問題也可以有或多或少的補強作用。如果連署動員成功,組織既然已經成型,如果不組織政黨,也可以組成政治團體,如果推薦民代參加選舉,比2018年的「柯P認同卡」要像樣多了。

現在看來,組織固然是個問題,但是拿什麼政見做和其他政黨區隔的選舉訴求恐怕是更大的問題。拿什麼政見,大家一定會說拚經濟,一個個的民調也認為民眾最在乎的是拚經濟。只是柯文哲真的要去找有別於藍綠,旗幟鮮明足以令大家眼睛一亮,馬上信服的經濟政策?那恐怕一點都不切實際。

20180528_26.7%民眾支持柯文哲組黨,但有43.6%不支持。(翻攝美麗島電子報)
去年中的民調,26.7%民眾支持柯文哲組黨,但有43.6%不支持。(翻攝美麗島電子報)

那麼回到柯文哲經常念念有詞的結束藍綠惡鬥,和憲改呢?

先談憲改。

最近一些民調發現,憲改並不是民眾認為該優處理的議題;然而不優先不等於不支持;事實上,正好相反,憲改的支持度一直高到6、7成,只不過這雖然是多數民眾的期待,但是憲改的程序被政界壟斷,以致於在期待不斷挫折後,支持度雖然沒有喪失,但是優先度愈來愈後退了。因此,這議題不是不能訴求,而是柯文哲要推動這個訴求,必須做到讓民眾重燃憲改可能性的希望。

問題是柯文哲把這議題推到大家重燃希望,並不簡單,他得先解決幾個難題:首先,他說他認為應該推總統制,但是他又說從各國的狀況來看,總統制是不好的制度。這樣,第一個問題就來了。

他怎麼說服大家,他要推動依他良心上判斷是不好的制度?他的理由是,這樣才和東方文化不會矛盾。這樣第二個問題又跟著來了。他不是強調他從政的最大意義是要改造落伍的東方政治文化?現在為什麼到要選總統時他就向落伍的文化降服,不改造了?

假使他改推向內閣制方向,那麼要怎樣和他選總統的行動銜接得起來?也許會訴求,在自己當選總統時用總統的力量力挽狂瀾,完成內閣制憲改,再留給後面的人去好好運作?如果是,倒是有大公無私的風範,但是馬上問題又來了,計劃和進程是什麼?他遇到難題是修憲大權掌握在國會手中,而國會又掌握在兩大黨手中,沒有立委配合下他怎麼做?難道是發動公民連署諮詢性公投,形成強大的政治拘束力,讓國會必須認真面對?如果是,會和總統候選人的連署一起發動?而且他的能量夠嗎?

無論從憲改內涵的選擇、推動的進程,看來全是大工程。

在台灣,朝野不分政黨立委也提案修憲將投票門檻降至18歲,但藍營高層透露,內閣制或閣揆同意權一定要有1項通過,「這2個是主菜,其他都是配菜,沒有主菜就沒有配菜。」(楊子磊攝)
朝野連修憲降低投票門檻到十八歲都搞不定,遑論涉及內閣制或總統制的憲改。(楊子磊攝)

再說結束藍綠惡鬥追求和解。

這一直是台灣絕大多數民眾的深刻期盼,民眾期盼有超越藍綠惡鬥的政治新局,這正是當年柯文哲平地一聲雷地崛起的關鍵性民意基礎。如今柯文哲似乎認為惡鬥的根源是統獨,而許多高嗆統獨的都是別有政治居心的,都得加以打擊。這看法、做法都大有問題。那些嗆統獨的,追求統獨的手段或許不切實際,會有負面作用。只是他們是策略或許不對,柯文哲就急忙上綱成道德問題,甚至說成強盜,很合適嗎?難道所謂和解,就是把統獨一齊消滅,剩下不統不獨一家天下唯我獨尊?請問世界上除了他想像的理想的未來台灣之外,有任何這樣的一個不統不獨的國家嗎?

何況,民主時代了,用有沒有政治居心進行檢查,然後上綱成道德問題,是OK的?要大家都不可以有什麼政治居心,難道要要建立一個以聖人為國民的國家?事實上,任何政治居心如果沒有民意深厚的基礎,是犯不著誰去憂心的,如果有民意基礎,恐怕不是用傑出的外科手術就可以把病灶切除掉的。

在外科心態掛帥之下,作法上兩年來柯文哲愈來愈從超越藍綠惡鬥走到親身投入藍綠惡鬥之中了,最近的強盜說就是典型演出。再這樣下去,台灣是不是將從藍綠兩極惡鬥走向藍綠白三角攻廝殺?

人氣王柯文哲焦慮了,但是還是冷靜下來的好。

*作者為前立法委員。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