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國際書展》用拍電影的規格來畫漫畫 德國作者揭露驚人的作業過程

2019年02月15日 20:28 風傳媒
台北國際書展邀請德國圖像小說家意許(左)與台灣漫畫家阮光民(右)進行對談。(蔡親傑攝)

台北國際書展邀請德國圖像小說家意許(左)與台灣漫畫家阮光民(右)進行對談。(蔡親傑攝)

台北國際書展來到第4天,德國主題館今日邀請德國圖像小說家阿諾・意許(Arne Jysch),與台灣漫畫家阮光民進行對談,暢聊如何將資料搜集,轉化成圖像創作,以及兩國漫畫在創作過程與形式上的差異。

意許此次帶來他的圖像小說《潮濕的魚》(暫譯,Der Nasse Fische),改編自作家Volker Kutscher於2008年出版的同名作品,書名是德國警察的行話,指懸而未解的謀殺案,以1920年代的柏林為背景,故事帶有犯罪、懸疑色彩,同時也細膩描繪彼時的時代氛圍,也賣出版權,改編為德語影集《巴比倫柏林》(暫譯,Babylon Berlin);阮光民是台灣知名漫畫家,作品《東華春理髮廳》、《用九柑仔店》接連被改拍為電視劇,擅長描述小地方的小故事,在日常場景裡,勾勒出平凡人的無奈與憂慮。

20190215-「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漫畫家意許專訪。(蔡親傑攝)
德國圖像小說家阿諾・意許(Arne Jysch)的圖像小說《潮濕的魚》(暫譯,Der Nasse Fische),以1920年代的柏林為背景,故事帶有犯罪、懸疑色彩,同時也細膩描繪彼時的時代氛圍。(蔡親傑攝)

將類型推理小說改編為視覺創作 作者意許費工夫

「其實這個故事沒有很正面的超級英雄,主角也是很特立獨行的人,」談起作品的調性,意許表示,他喜歡這本小說的原因,是因為它很現代,儘管是類型推理小說,但作者同時也把類型小說放到真實的歷史情境裡,並仔細考察當時的真人真事與歷史事件,因此他在2013年取得授權,並在2017年完成圖像小說,而當他知道這本小說也賣出影集版權時,一點也不減驚訝。

在定居於柏林超過20年的意許口中,1920年代的柏林「是令人著迷的黃金年代」,當時在一戰剛結束的威瑪共和裡,德國面臨著新挑戰,他的故事設定於1929年,在那個人們還不知道未來納粹將奪權,也不知道全球經濟即將大蕭條的時間點,社會上有許多新的文化型式,包含文學也有許多創新,但另一方面,也存在許多藥物、賣淫等犯罪問題。

2013年取得授權後,意許先花了一年進行縮減,把500多頁的小說縮減成不超過200頁的篇幅,進而來到資料考究,也是最為折騰的部分;儘管原著作者已對歷史素材做了大量考究,但要改編為視覺創作,仍要再做一番功課,像是過去的室內設計、時尚風格、都市場景等,才能抓住時代的氛圍。

20190215-「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漫畫家意許專訪。(蔡親傑攝)
德國圖像小說家阿諾・意許(Arne Jysch)在創作《潮濕的魚》(暫譯,Der Nasse Fische)時,先花了一年進行縮減,把500多頁的小說縮減成不超過200頁的篇幅,才來到最為折騰的資料考究部分。(蔡親傑攝)

從頭開始蒐集資料、考證 「是很享受的階段」

「我必須要自己從頭開始,這是我很享受的階段。」意許談到,這也是他第一本以數位方式畫的作品,中間搜羅的大量資料,也全都掃瞄建檔,方便尋找,他並展示自己蒐集到的老照片,指出裡頭可以看到一些現在已經不存在的店家,或是一些當時的服裝風格,其中他特別留意,當時的人穿這樣的衣服要怎麼動作,因為使用的材質不同,照片裡就連衣服的摺痕都跟現代不一樣,如此才能知道人們穿這樣的衣服時,動起來會是怎樣的樣貌,之後再做大量的速寫練習 ,才能把各種資訊都內化,並轉化為畫面。

身兼影視分鏡工作的意許提到,其實他在創作時,就知道這套作品已經要改成影集,於是很早就決定,不要走電視影像的風格,而加入更多拼貼風格的可能性,並找了許多20年代的插畫家作品來參考 ,像是Russel Patterson,這是德國20年代唯一來自美國的插畫家 ,是他很重要的參考來源。

當然,許多歷史建築,在創作的當下都已經被拆除,不復存在,意許只能花大量時間,在跳蚤店、古董市場找照片等參考資料,小說作者也有將當初的資料分享給他,但畢竟是很龐大的規模,「其實我當時壓力很大,因為同時知道有影集的團隊在,壓力很大,但也很享受過程。」他強調,影集開拍時,他已經畫好、進入最後上色階段,也就是說他的圖像創作,完全沒有受到影集影響。

20190215-「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漫畫家意許(左)專訪。(蔡親傑攝)
德國圖像小說家阿諾・意許(Arne Jysch)的作品《潮濕的魚》(暫譯,Der Nasse Fische)不走電視影像的風格,而加入更多拼貼風格的可能性。(蔡親傑攝)

「龐大的作業過程 已接近電影的製作等級」

大量的歷史資料搜集,還要進行文本的改編與圖像繪製,如此龐大的作業過程,也讓阮光民直呼,已經接近電影的製作等級;對於聽眾提問,是否有請助手協助,意許則表示,都是自己一人創作,所以很趕,一天要完成一頁,所以有時候一頁裡頭,只能有一個畫框會比較複雜,而後期太趕時,則有找朋友有來幫忙處理背景,讓他可以專注於人物,對此阮光民則分享,自己若是要畫同一場景的劇情,會先畫一個較大、完整的場景圖,再分別裁減下來,當作背景使用。

意許另外談到,德國其實在漫畫上並不是太蓬勃,大的漫畫家只有少數幾個,自己在創作期間,也要接插畫案維持生計,對此阮光民則補充,像歐洲很多漫畫家都不是全職,而且作業型態也不一樣,像意許這樣的模式,就是要3年畫一本,才有辦法達成的。

此外,台灣近來在歷史題材創作,尤其是漫畫領域,常有官方協助史料搜集,去年起並設立漫畫輔導金,但在德國,意許談到,民間方面,是有一些這樣的基金會提供協助,不過他並沒有使用,公部門方面,政府補助是到近2年才有,且2年才補助一次,在協助這部分,德國是可以更完善的;他認為,德國的藝術氛圍,還是著重在嚴肅藝術,對漫畫的重視程度並不高,所以他一直稱自己是圖像創作者,而不是漫畫家,作品也都是出版硬殼精裝本,要與一般漫畫家所區隔。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台北國際書展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