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和平協議」和馬英九的「六三三」一樣「騙選票」!

2019年02月23日 07:10 風傳媒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再拋「和平協議」話題。(蔡親傑攝)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再拋「和平協議」話題。(蔡親傑攝)

最近在一場青年對談中,有同學問到:我們到底是該要「拒統」或是應該要「反併吞」?我發現這位年輕學子的表情上有相當的焦慮感,也同時想到「戰爭與和平」那部劃時代的文學經典巨著。

「兩岸和平協議」在短期內的台灣已成了顯學,似乎任何人都可以提筆上陣侃侃而談。但因為這既是個現實政治的議題,又涉及到個人感情與價值上的認同,所以想要客觀以對,就必須先避得開「意識形態」或「立場」的陷阱。否則多數人都只好淪為「雞同鴨講」、各說各話的喧鬧場面。當然的,包括我自也不會例外。

「和平協議」就是騙選票的假議題!

不過從滿坑滿谷的相關論述文章裡,我觀察到留學英國的國際關係學者汪浩先生的論點最具振奮性。他直接質問:

探討以「和平協議」結束兩岸敵對狀態的可能性,國民黨必須回答三大問題:1.「和平協議」簽署雙方法律實體是什麼?2.「和平協議」實質內容是什麼?3.「和平協議」執行的保障與爭端解決機制是什麼?國民黨如果不能切實回答上述三個問題,「和平協議」就是騙選票的假議題。

據了解,汪浩博士出生於上海市,1988年畢業於北京大學法律系,是土生土長的「中國人」,其後留學英國,從牛津大學聖安東尼學院取得國際關係博士,2015年起定居臺北市。為此,他曾自嘲說:「我算是被老婆俘虜而投奔自由再歸籍到台灣的!」汪浩主要的研究領域包括中美關係、台英關係、兩岸關係、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等議題,並且長期浸淫在「中華民國」的政府已開放檔案裡,可謂已是一方權威了,因此他對於國民黨的每一次發言,總會有令人值得關注與解析之處。

深諳國際關係的汪浩先生,針對「兩岸和平協議」,在2月17日的臉書上寫道:

中華民國同中華人民共和國簽定的,應該是「國家與國家」間所簽署的「和平條約」,適用1969年《維也納條約法公約》規範。而國民黨若要在不被中共承認的「中華民國憲法」基礎上,探討以「和平協議」結束兩岸敵對狀態的可能性,則國民黨必須回答三大問題:1.「和平協議」簽署雙方法律實體是什麼?2.「和平協議」適用的兩岸關係原則是什麼?3.「和平協議」執行的保障與爭端解決機制是什麼?國民黨如果不能切實回答上述三個問題,那麼,就像郝柏村於2016年8月13日《亞洲週刊》專訪中所說「和平協議是沒必要也不可能。」國民黨恐怕又瞎忙一場。

如何解決「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

事實上汪浩先生的上述論點,早在2016年9月6日在風傳媒上所發表的《中華民國如何同中華人民共和國簽定「和平協議」呢?》已經有過詳細闡釋。當時國民黨主席是被歸類為急統派的洪秀柱,她會想要儘速讓「和平協議」納入該黨政綱很可以理解,但從頭至尾,洪系人馬都拒絕解釋在其「和平協議」的談判或簽約過程中,「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如何解決?似乎,對他們而言,這根本就不是個問題的模樣。

兩年後的這一次也一樣的態度,國民黨如此這般地一頭熱地要去推動「和平協議」,卻對於「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全然避而不談,這也就陷入到汪浩先生所提示的第一項質疑:「和平協議」簽署雙方法律實體是什麼?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執政黨是中國共產黨,依據其憲法規定,該國只能有一個執政黨,也就是說中國政府只有且唯有共產黨才有權利執政,而且還白紙黑字釘牢了「唯一執政黨」就是「中國共產黨」。那麼急著想要去簽定「和平協議」的國民黨,一但被納入到「中華人民共和國」體制內,根本就沒有機會成為「執政黨」!則,屆時只能討一碗稀粥來喝的國民黨,何以會這麼急著要飛蛾撲火呢?真如他們各個所宣稱的「為台灣人民尋求和平發展」嗎?於是這就轉進到汪浩所提到的第二項質疑了:「和平協議」實質內容是什麼?

中共和美國,你會選哪一邊當作敵人?

是一中一台的「特殊國與國關係」論?或是你一國我一國的「兩國論」?抑或是一個國家兩個政府的「一國兩府」論?再或者是類似香港的「一國兩制」?也或許是「台灣保有軍隊與外交」的新型「一國兩制」?

應知,前兩種模式,中共早就已徹底打為「台獨」或「獨台」了,國民黨人不可能有機會去跟中共為此翻案;第三類型的港式特區模式,中共的所有承諾早都已經徹底破產,基本上絕不能說服得了台灣人民接受;至於新型「一國兩制」,台灣即使保有軍隊,這麼多的美式國防裝備和情報偵蒐設施,美國會不會強力壓制台灣在簽約前要盡數銷毀,以免被中共解放軍明的暗的運回去大量進行山寨化?如此一來,台灣軍隊即形同全面性繳械,則何來軍隊可言?

然後,現在的20萬募兵群都只好改編成解放軍,接著被迫調轉方向,整體從原所面向的台灣海峽,180度向後轉為朝向太平洋進行防衛與攻擊。美國和日本一下子就全都「豬羊變色」而反轉成了台灣的敵人?

細細想來,這都顯得極度荒謬!只是國民黨想要倡導「和平協議」的這群人們,真的有過認真而縝密的沙盤推演嗎?我的確是深度懷疑!

「兩岸和平協定」唯一結果:台灣被內政化!

簽訂「和平協定」這件事,對台灣人民而言,完全涉及到中共能否信守和平保證的一種認定和心理防衛。徵諸中國共產黨建黨以來的歷史進程中,其「不守信」與「過河拆橋」的不良紀錄簡直汗牛充棟。這也是當下美中貿易戰談判的關鍵核心問題之一:美國究竟該如何確保中共願意執行談判所承諾的每一個條件?

事實上,在2015年11月7日於新加坡舉行的「馬習會」上,習近平即已表明了:

「九二共識」之所以重要,在於它體現了一個中國原則,明確界定了兩岸關係的根本性質。它表明大陸與臺灣同屬一個中國,兩岸關係不是國與國關係,也不是「一中一臺」。雖然兩岸迄今尚未統一,但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從未分裂。兩岸同屬一個國家、兩岸同胞同屬一個民族,這一歷史事實和法理基礎從未改變,也不可能改變。

而這次,在年初所發表的「習五點」即又對此內容做了另一次強調。所以國民黨一頭熱地要去推動的所謂「兩岸和平協議」,只能且唯一的結果,當然就剩下讓台灣內政化式的降格為「特區」等級。其形式將會類似1951年簽訂的《西藏17條協議》,其結果就很必然出現「雙方確認台灣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同意「和平解放」。然後,隨時都可能發生像西藏當年那樣的大屠殺。

馬習會雖辦成,但效果不如習近平(左)預期。(林瑞慶攝)
馬習會。(林瑞慶攝)

誰比誰蠢?柯P、韓導?國民黨、共產黨?

也許國民黨人會狡詰地想說,既然是談判,可能一談就會談到天荒地老,只要能保持雙方「你儂我儂」的曖昧關係,和平就會得到維持。這態度屬於柯P式或韓導式的綜藝性「意淫夢話」。似乎,全天下都只有柯P和韓導最聰明,然後現在國民黨也有樣學樣要進行山寨式泡製,以為台灣選民都愛這信口開河的調子,再然後就誤以為中共都定然會蠢得被國民黨玩弄於股掌之間?

用談判手段玩統戰手法是中共一向所擅長的。也許還不至於說他們是開山鼻祖,但至少過去的國民黨去跟共產黨玩這一套,從來都是手下敗將!也才因此而一路慘敗才被趕到台灣來的。自此兩蔣對中共堅壁清野,奉守「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主義。無奈兩蔣的國民黨徒子徒孫們都太不肖,不僅不再堅定「反共」,還要敲碎兩蔣至關重要的遺訓「三不政策」,還很不自量力地爭先恐後要去找中共簽定那一紙足可令其死無葬身之地的「兩岸和平協定」。

不過呢,在台灣類此荒謬的事從來都不太會缺席過。

「中華民國」本來應該是國民黨必須死守的「國號」,光看到不久前韓導選舉的造勢場合那一片「中華民國」旗海陣勢就了然他們到底有「多愛」中華民國!豈料,現在才選後沒多久,國民黨人就集體要去跟共產黨談判,個個所攜帶的伴手大禮盒內所裝的不就是「中華民國」主權說。倘若要是談得一帆風順,如願簽下「和平協定」,「中華民國」就自此壽終正寢,結束其流亡政府的百年漫長生命,豈不快哉!

國民黨存心賣掉「中華民國」,民進黨反成了護旗官?

換種說法,站在台灣人角度,既然能夠趁機保送這「殖民政府」的最後名分盡快到對岸去送終,似乎應該要歡天喜地跳出來列隊歡送,祝福其早死早超生才對吧!結果,民進黨卻又氣急敗壞地推出雙公投反制行動,一致聲明必須要「立法」設定投降門檻(連國家主權都能拿出來公投?),全力阻擋「中華民國」被國民黨拿去賣給共產黨?如此一來,民進黨搖身成為最堅定挺拔的「中華民國」護旗官,千方百計的定然要維續「中華民國」這要死不活的百年政體,不令之成為倒插地的腐朽牌匾?

討論至此,我們大概又不免要回憶起10年前陳雲林以北京中央大員之姿「來台視導」的那番喧囂景像,以及伴隨而生的流傳於網路上的那個陳年老梗:

國民黨看見共產黨,國旗收起來;

國民黨看見民進黨,國旗拿出來;

民進黨看見國民黨,國旗收起來;

民進黨看見共產黨,國旗拿出來。

中華民國國旗,你說多神奇啊!

20181220-台北上海雙城論壇20日於晶華酒店舉行,統派於場外揮舞國旗及五星旗助陣。(顏麟宇攝)
台北上海雙城論壇於晶華酒店舉行,統派於場外揮舞國旗及五星旗助陣。(顏麟宇攝)

「和平協議」就是存心編織出來騙取選票的假議題

自1949年中共建立政權以來,就從來都不承認《中華民國憲法》及依該憲法成立的「中華民國」政府的合法性,更遑論其主權獨立性。亦即,這個「中華民國」政府就是個非法政權,根本不應該存在,一定要滅之毀之,因為只能有「一個中國」。這就是長期以來,兩岸的「中華民國」迷思。而這中共的迷思不被搗破不被揚棄,誰能用「中華民國」政府的名義去簽甚麼「和平協定」?

所以,正如文首所引據的汪浩之質疑,也是本文所確信的最終論點:「和平協議」就是某些人存心編織出來騙取選票的假議題。

這又不禁讓人回想起當年馬英九選總統所開的開空頭支票「六三三」。只要不健忘的話,都應會記得馬英九在2008年2月24日總統大選辯論會上被提問道「若達不到目標(使勞工收入提高至GDP一定佔比)是否願捐出未來四年總統任期一半的薪水」?當時馬毫不遲疑地公開答覆說「捐款沒有問題。」可是等他當上總統了,卻完全不認帳。對此不斷翻版的情境,大概只能有一解:等騙完選票並當選後,就可以兩手一攤,直接蔑視你:又奈我何?

所以回到本文開首所舉的年輕學子之大哉問:當前台灣究竟該要發起「拒統」運動?或是要「反併吞」運動?

對中共而言,這兩場運動都屬於「台獨運動」;然而,對台灣人而言,兩者間卻有很大的差異性思維模式,確實是很值得我們深思的!

*作者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