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歸鄉囡仔翁章梁,社福仍是最重要關懷

2019年02月22日 20:00 風傳媒
歸鄉的翁章梁, 因公職職涯陶冶,革命豪情轉成改革心志。(郭晉緯攝)

歸鄉的翁章梁, 因公職職涯陶冶,革命豪情轉成改革心志。(郭晉緯攝)

大年初三中午,嘉義水上市場的攤販、店家陸續收工,璿宿上天宮外卻大排長龍,擠得水泄不通,全部都是等著領嘉義縣長翁章梁親自發放的紅包。

俗語說:「初一早,初二早,初三睏到飽。」但這已經是翁章梁當天的第六個發紅包行程,是年節假期以來走進的第二十八間寺廟。

成長的家庭見證農村發展縮影

一九八○年代,農村逐漸沒落,翁章梁背著全家人的期待北上求學,跑遍台灣南北,最後仍回到了自己的故鄉嘉義。當選縣長前,他擔任最久的公職是十一年的嘉義縣社會局長,正是以教養院發加菜金紅包為起點,而至今社福政策仍是他最重要的關懷。
翁章梁上任後出席的第一個公開活動是竹崎的老人會餐敘,簽署的第一份公文是老人假牙補助。他重視社會福利,不僅是大學時期搞學運時讀過左派理論,從政後看著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喊出「老人年金」的主張,更重要的是,他的家庭演變就是農村經濟發展的縮影。

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時鐘撥回一九六六年,翁章梁一歲時,務農的父親用積攢到的錢在嘉義義竹蓋了間三合院;同時政府在高雄成立第一座加工出口區,宣告走向出口導向的工業社會。新房子已經留不住人,十六歲的大姊當時就離開農村「北漂」求職。

翁章梁在長大,父親卻在變老。等到他成為活力勃發的中生代,農村已經孱羸虛弱。嘉義縣的老年人口比例排名全國第一,高達一八%,身心障礙人口比例約七.五%,僅次於台東與花蓮,每年每戶可支配所得比全國平均低了二十五萬元。

必須面對內部分配和對外主權問題

翁章梁直言,上一代民主前輩已經完成自由化與民主化的工程,中生代必須面對兩個問題:一是內部分配,二是對外主權。前者即攸關台灣在經濟發展過程中,不同階級是否享受到相同利益,又是否因此造成階級衝突。分配正義不只是書中的理論,更是他對於家鄉的顧盼。

經過地方政府的歷練,翁章梁不再只是浪漫的革命者,而是一朵接地氣的野百合。他細膩地觀察到,現代社會沒有乩童跟桌頭可以治病,也沒有神仙爐丹可以喝,農村的老人生性節儉,不捨做一顆牙齒要八萬、十萬;又能忍痛,總是跟子女說牙齒「能咬就好」,等到開口求救時,問題都已經很嚴重了。

「如果只是單一個人的問題,那還能靠社會局的社會救助解決,如果是幾千人的問題,就必須制定公共政策。」儘管農業縣稅收少,社會福利恐增加財政壓力,但翁章梁仍宣布實施不排富的假牙補助,追上其他縣市的腳步。

假牙補助一開放,四年約花費三億元。這還不打緊,翁章梁還宣布將於今年七月一日降低二○%房屋稅,每年恐減少逾千萬稅收,但修正了自二○一六年後漲幅達八一%的狀況。這不是選情不好亂開的政策支票,而是仔細評估過後的結果。
處理了內部分配,中生代面臨的另一個重大課題是對外主權。翁章梁說,政府從來不反對兩岸經貿與文化交流,「有意見的是中國政府想要將台灣變成自己的一部分,所以我不反對接觸中國市場,但反對以政治的形式去談經濟上的讓利。」

嘉義縣應該畫定正規的外銷田

高雄市長韓國瑜選前高舉「貨要出得去,人要進得來」的纛旗,選後日日發布新聞稿公布農產品外銷的數量與成果。翁章梁說,沒有任何一個縣市長不希望貨出去、人進來,這的確也是目前台灣面臨的困境,但是解決方案並不是如韓一樣承認「九二共識」。

社福政策仍是翁章梁最重要的關懷。(嘉義縣政府提供)
社福政策仍是翁章梁最重要的關懷。(嘉義縣政府提供)

崛起的中國造成國安與經濟上的壓力,但翁章梁想得更遠:「過去台灣的香蕉以外銷日本為主,現在日本人最喜歡的卻是菲律賓的香蕉,全球農產品市場正在變動,台灣的定位是什麼?產量與市場的關係又是什麼?」

翁章梁分析,外銷需要長久規畫,一年前就得報價、調整用藥並確認符合出口的規格。例如,日本人喜歡小鳳梨,並不是台灣人常種的的品種,台灣允許的農藥可能在日本禁用,因此嘉義縣應該畫定正規的外銷田。

貨出去,人還要進得來。翁章梁說:「我不是要留住嘉義人,而是思考嘉義的產業布局需要吸引什麼人才。」他舉例,若有一個嘉義人讀到航太博士,縣長不能硬留他在嘉義,這裡沒有他的就業機會。

嘉義的農地適合種植瓜果,海岸適合養殖高級淡水鱸魚,農業仍是重要取向。超過一千公頃的鰲鼓濕地、與海拔超過兩千公尺的阿里山,也都是嘉義觀光旅遊的資產。同時台中精密機械園區漸趨飽和,土地便宜、車程四十分鐘的嘉義大林大埔美園區可以做為替代。

不再激進,初衷仍在心中

翁章梁還發想了長照產業,包括結合農業與生物科技的養生食品,結合醫療與智能管理的老人用品。嘉義的產業布局囊括食衣住行育樂,他不忘初衷:「一個地方發展出都市體系與商業機能,社會福利更是必須要做的工作,才不會產生矛盾。」

翁章梁本來就有鄉下囡仔的健康膚色,過去一年返鄉參選加上跑攤行程,已經比競選文宣照片黝黑許多。三十年前想革命、想學毛澤東「兩湖秋收暴動」的街頭小霸王已變得沉穩、內斂,只說了一句:「人在公門好修行。」但仍不忘掌握權力、改善分配的初衷。

「做任何的改革只能先群眾一步」

交通部長林佳龍曾形容翁章梁是「大隻雞晚啼」,因為相較於同輩學運世代於2000年後多次參選,他在嘉義縣政府一蹲就是15年,又北上擔任農委會副主委,成為少數兼具地方與中央公務系統歷練的縣市首長。

「不學《易》者,不可為相。」翁章梁投身政治工作後就自學《易經》,主要是研讀64個卦的哲理,占卜雖偶爾為之,但總是精準預測。只是他遵循荀子所言:「善意者不卜。」投入嘉義縣長選舉卻從未替自己卜卦。

翁章梁了然於心,因為他已經從象數理占中悟出「穩中求變」的道理。除了十多年來「接地氣」地與公務員及民眾盤撋的經驗,《易經》是6個爻辭的排列組合,循序漸進地呈現事物發展的不同階段,他理解到:「有很多事情急不得。」

翁章梁認為,民進黨內部有兩個矛盾,有一群人堅持改革,有一群人務實改革,而他屬於後者:「做任何的改革只能先群眾一步,不能離他們太遠。」他認為改革沒有錯,但公共政策兩點之間最短的距離不是直線,可能要轉個彎,經過說服或等待才不會爆衝。

「尊重歷史、尊重現狀」,聽起來很保守,但這是翁章梁處理政務人事的態度。例如,他上任後雖沒有大幅調整小內閣,許多公務員仍留任,但仍延攬中央黨部擅長政策行銷的年輕幕僚加入,把活水帶進來。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有人說,如果一個人在一生中沒有出現過一次個人的革命,那是遺憾的。我的革命是要成為一位記者,透過寫作實踐我的社會關懷。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