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兩岸和平協議與踢碑鋸行為是戰士的行為嗎?

2019年02月23日 05:10 風傳媒
政大蔣介銅像被台大學生鋸馬腳 。(顏麟宇攝)

政大蔣介銅像被台大學生鋸馬腳 。(顏麟宇攝)

如果藍營人士對於政大蔣介石銅像被鋸感到憤怒,那對於中共1949建國以來,毀掉多少國民革命史蹟的做法,是否也有感到同等的憤怒?如有,那為何還要支持國民黨主席提出的兩岸和平協議?如無,那為何要對島內鋸像感到憤怒呢?

我當然希望兩岸和平,不希望自己的子孫再度陷入戰火,重演自清末革命以來家破人亡的慘劇。但兩岸關係的級數真的可以這麼快升級到和平協議階段嗎?不錯,中華民國台灣這邊在1991年就已宣告終止動員戡亂時期,但中共那邊有宣布不以武力犯台嗎?海峽兩岸明明還處於可能爆發戰爭危機狀態,怎可能簽了和平協議,中共就會放棄武力犯台的野心呢?

兩岸要維持和平不打仗,是要像韓戰一樣,先簽訂停戰協定再說以後的事情,不停戰哪可能有和平呢?兩岸和平不是台灣單邊宣布終止動員戡亂,放棄武力反攻大陸就可以得到的。中共至今唯一遵守的國際停戰條約,只有朝鮮停戰協定,兩岸在沒有強大美軍戰力監護維持下,簽訂和平協議真的等於是與虎謀皮。兩韓至今只有停戰協定,只有會談宣言,還沒有和平協議。兩岸還沒談停戰協定,就想簽和平協議,真的是拿台灣安全開玩笑。

為何要先簽訂停戰協定,因為這樣兩岸才有機會靜下心來收拾國共內戰以來的戰場,試著突破心理障礙,想想歐洲參與一戰二戰的對戰國家,為何都可以一同出席戰爭結束紀念大會,共同哀悼彼此為國犧牲的戰士。兩岸三地中國人、華人、台灣人、南島人,當然也要想方法跨出去握手擁抱,共同悼念戰士,讓內戰悲劇不再重演。

一個無法共同哀悼戰士的民族,談什麼和平協議?談什麼轉型正義?都是無效的。國民黨和平協議丟掉大陸,國民黨開放黨禁丟掉台灣,國民黨革命了1、2百年,到底是為誰忙呢?國民黨真的是天下為公、無我忘私啊!國民黨沒有大腦的義舉,在在都讓其先烈的犧牲,變成可笑。

接下來,我們來思考政大鋸像與228公園踢碑是種戰士行為嗎?為何開放黨禁,都已可以民主投票選出總統,且已多次政黨輪替執政,為何還會一直出現這種洩恨行為呢?為何台灣島內還是無法共同哀悼彼此的戰士呢?

這問題首先出在國民黨解嚴時,沒有跟著建立其革命建國與民主建國連結的新論述,以為只要解嚴、開放民主投票就好了!讓舊日為其理想犧牲的忠黨愛國志士,其一生的奮鬥成為台獨的笑話、中共眼中的匪幫。

其次是促轉會沒有能力建立守護中華民國台灣公民民主價值的新論述。因為促轉匯的轉型正義學錯榜樣,把二戰戰勝國的蔣介石錯認成戰敗國的希特勒,西德轉型正義如此徹底是因為他在盟軍佔領下,不把過錯推給納粹黨,那他要承擔的罪惡感還要更加重!

蔣介石不是希特勒,台灣蔣介石是西班牙佛朗哥,要學西班牙,就要學西班牙在佛朗哥逝世後,查禁長槍黨。查禁國民黨,讓國民黨徹底轉型。西班牙佛朗哥時代強力壓制地方主義,引發地方分離主義;搜捕關押處死左派分子作法,導致佛朗哥烈士谷陵寢移葬問題。這樣的統獨爭議與正義問題,都是台灣面臨的相同問題,但台灣的促轉會有看到嗎?促轉會要做的不是只有算帳,還要能解釋,建立新論述,說服藍綠統獨雙方人士。否則,1950年代,唱(歌唱祖國)成為匪諜,2000年政黨輪替轉型正義後,變成英雄了。2000年政黨輪替後,唱(歌唱祖國)又成為舐共匪諜。這樣的歷史是不是很諷刺呢?

中華民國台灣缺少一個革命國殤日,中華民國要深切檢討自其革命建國,對人民帶來多少的傷害,這都是我們要深思的。

政大鋸像與228公園踢碑行為,在在表示中華天朝改朝換代的正名、正統思想仍在糾纏著藍綠統獨雙方人馬。藍綠統獨都還在受到中華天朝正名正統思想影響,只想建立自家的天下,而不是公民政府國家。

這種事情需要總統層級人物來為公民政府國家,建立新論述。否則各黨派只要有幾個小混混,就能讓彼此仇恨繼續上新聞。有位網紅曾在慈湖潑漆後,在臉書留言,把慈湖潑漆比擬成天安門三君子潑漆事件,會成為世界頭條新聞!結果有嗎?結果是成為台灣各界的頭疼新聞,還差不多!

天安門三君子:其中喻東嶽坐監17年,屢遭酷刑,嚴重精神分裂,現跟隨當年難友余志堅一家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生活,48歲的他時空混亂,思維迷失在1989。余志堅慨嘆說:「(自己)坐了十幾年牢我不後悔,唯一覺得愧對阿東,他現在這樣太痛苦,死在天安門廣場或許是解脫!」

那些鋸像學生、踢碑民眾在已完全自由民主的國度裡,做出這種行為,真的配成為戰士嗎?

在公民民主時代,我們還需要汪精衛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那股豪氣嗎?

在民主時代,做這種踢碑鋸像行為,真的是正常行為?還是真的失心瘋呢?

加拿大前自由黨主席,現任中歐大學校長葉禮庭在有關和解與真相的論述中說道:

和解是建立在相互道歉的基礎上,承認歷史不是命運,承認歷史不應受到譴責,也不應譴責文化或傳統--歷史必須譴責的只是特定個體。

我們要從各自悼念己方死者的敬意,升級學會共同悼念死者的儀式。

殺戮與仇恨不會讓死者復活,我們要的是如何從歷史的噩夢中甦醒過來。

把蔣介石當成一個戰士看待吧!他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如果蔣介石及其革命同伴,在革命狂飆時代,製造的流血事件是不對的。那現在這些效法革命流血時代做法的人,就是對的嗎?

雖然鋸像踢碑的行為比以前進步,沒有流血事件發生。但公民民主就只有鋸像踢碑嗎?鋸像踢碑是在捍衛台灣民主?還是在鋸斷踢斷台灣民主?難道沒有更好的方法嗎?

藍綠統獨真的要學會了結過往的恩怨情仇,承認曾為此地流血奉獻生命之人都是戰士!讓蔣介石、鄭南榕、陳文成、殷海光、北洋軍、國民革命軍、台籍日本兵等等,全部奉祀忠烈祠吧!

日本在戰後復興,也沒有拋棄他們自己的戰犯,我們台灣為何要把彼此視為戰犯,鎖在心牢呢?

*作者為退休教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