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版「女傭變鳳凰」:墨西哥原住民女孩與傳奇巨星角逐奧斯卡影后、數十位女傭踩紅毯為她喝采!

2019年02月25日 09:10 風傳媒

電影《羅馬》的開頭,始於女傭克萊奧清洗車道的日常工作,在詩意的黑白鏡頭下,水流如海浪般有節奏地拍打地面,隨著《羅馬》一片獲得無數讚譽,成為本屆奧斯卡獎的最大熱門,飾演克萊奧的亞莉札阿帕里希歐,也被這股黑白浪潮拍上好萊塢的鎂光燈前。這位年僅25歲、來自墨西哥小城的原住民女孩,原本是個毫無演出經驗的幼兒園老師,如今走上紅毯、蛻變為與眾多巨星平起平坐的新科奧斯卡影后入圍者。

拍片只為償還學貸 阿帕里希歐:我也可能成為一名女傭

在參加《羅馬》(Roma)的試鏡前,亞莉札阿帕里希歐(Yalitza Aparicio)從未想過要成為一名演員,以為自己拍完電影後就會回到位於墨西哥南部、一間電影院都沒有的家鄉特拉希亞科(Tlaxiaco),「在家鄉,人們會問我為什麼要念書,因為我是女性,又沒有『正確』的膚色,最後我只會結婚並成為女傭,沒辦法冀望更多了。」阿帕里希歐接受《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專訪時說,自己為了償還學貸才決定接下角色,「因為我沒有更好的事可做」,卻一舉成為史上首位獲奧斯卡演技獎提名的原住民女性,導演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日後打趣道:「還好妳當初沒有更好的事可做。」

阿帕里希歐的成名之路猶如好萊塢最愛的「麻雀變鳳凰」故事,也讓她成為媒體寵兒,但阿帕里希歐並非電影中那個話不多、默默為家庭打理一切的年輕女傭,她深刻意識到自己已成為墨西哥原住民的代表人物:「也許我還沒完全習慣這一切,但我知道如果我做錯了什麼,人們會以為我們就是這樣,所以我會好好維護我們的形象。」

在墨西哥,電影主角仍多由白人或皮膚白皙的演員擔綱,原住民演員總是以誇大甚至醜化的形象出現,而在奧斯卡金像獎的91年歷史中,阿帕里希歐僅只是第4位擠進入圍名單的原住民,顯現原住民電影工作者長期受忽視的邊緣處境。站上頒獎台的阿帕里希歐也積極發聲,她反對川普在美墨邊境築牆、批判好萊塢電影界缺乏多元代表性,「一部電影可以讓很多人開始思考,我希望之後能獲得另一個能激發思考的角色。」 對阿帕里希歐來說,童話故事很美妙,但真實世界發生改變會更好:「希望在未來,會有越來越多像我一樣的人進入這裡(好萊塢)。」

幫傭之女墨西哥移民力挺:我們在她身上看到自己

《美聯社》(AP)報導,亞莉札阿帕里希歐獲得眾多美國墨西哥移民、特別是墨西哥裔女性的歡迎。有許多加州的墨西哥移民和她一樣來自瓦哈卡州(Oaxaca),當地雖然擁有多元豐富的原住民文化,過去卻也因此受到歧視。如今在大學任教的墨西哥索托(Lilia Soto)說:「我們一直在努力尋根,阿帕里希歐的出現意味著我們(墨西哥原住民)很重要。」

推動移民權利的活動家席爾瓦(Astrid Silva)告訴《美聯社》,許多人在阿帕里希歐身上看到自己:「她來自墨西哥的貧困家庭,還有深棕色的膚色,就和我們之中的許多人一樣。」而當亞莉札阿帕里希歐榮獲影后提名,「這感覺難以形容,不僅僅是驕傲,亞莉札就是『我們』。」

亞莉札阿帕里希歐(Yalitza Aparicio)以在電影《羅馬》中自然生動的演出一舉入圍奧斯卡影后。(美聯社)
亞莉札阿帕里希歐(Yalitza Aparicio)以在電影《羅馬》中自然生動的演出一舉入圍奧斯卡影后。(美聯社)

大導名作加持 「真女傭」走上紅毯

艾方索柯朗以自己的童年往事為藍本拍攝《羅馬》一片,讓觀眾看見女傭作為家中隱形的成員,在家庭中不可或缺的地位與重要性,更曾說過要將這部電影獻給兒時照顧他的幫傭「利波」(Libo)。在戲外,這位墨西哥大導也發揮影響力,呼籲外界關注家事勞工的處境,並提升這群沉默女性的待遇。

美國家事勞工聯邀請數十名家庭幫傭換上禮服和高跟鞋,以「我們家的英雄」之名走上紅毯。(美聯社)
美國家事勞工聯邀請數十名家庭幫傭換上禮服和高跟鞋,以「我們家的英雄」之名走上紅毯。(美聯社)

在艾方索柯朗等人支持下,美國家事勞工聯盟(National Domestic Workers Alliance)將在洛杉磯舉行一場別開生面的派對,邀請數十位家庭女傭換下平日工作的球鞋、穿上禮服和高跟鞋,以「我們家的英雄」之名走上紅毯,並一起觀賞奧斯卡獎頒獎典禮。美國家事勞工聯盟的台裔總監蒲艾真(Ai-jen Poo)指出,《羅馬》讓克萊奧作為女傭的生命經驗被看見,「《羅馬》提醒我們,從事這份工作的女人是個『完整的人』—是女兒、朋友,也是母親,而這些故事在大眾文化中從來沒有一席之地。」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