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兆希觀點:2020台灣新五四運動

2019年03月16日 06:20 風傳媒
總統蔡英文、過去兩任總統都是法律系出身,作者認為,沒有各行各業的實務經驗,卻要閉門造車幫各行各業制定遊戲規則,不論你法條背多熟,訂出來的法律當然很有可能隔靴搔癢,無法命中要害。(資料照,顏麟宇攝)

總統蔡英文、過去兩任總統都是法律系出身,作者認為,沒有各行各業的實務經驗,卻要閉門造車幫各行各業制定遊戲規則,不論你法條背多熟,訂出來的法律當然很有可能隔靴搔癢,無法命中要害。(資料照,顏麟宇攝)

五四運動發生於1919年是一場以青年學生為主的學生運動,導火線起因於列強將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當時北洋政府未能捍衛國家利益,引起人民極度不滿,從而上街遊行表達訴求。當時最著名之口號是「外爭國權(對抗列強侵權),內除國賊(懲處媚日官員)」。中國知識界和青年學生反思及批判華夏傳統文化,高唱要追隨「德先生」-民主(Democracy)和「賽先生」-科學(Science),是一股殷殷期盼中國進行改造走向強國之路的新文化運動,那是從1900年清朝八國聯軍侵華以來,中國社會累積了近20年鬱悶所爆發出來的怒吼。

當時的時空背景有列強侵略,有執行力不彰的政府與混亂的社會,有憂國憂民滿腔熱血的青年與民族情緒,爆發這樣的運動,正如瀕臨潰堤的水庫,只是歷史的必然。當今台灣社會是否也有類似的情緒瀕臨崩潰?當中國與韓國企業不斷打趴台商時,算不算列強侵略?毫無對策的三任法律系總統,讓經濟停滯20年,算不算是執行力不彰束手無策的政府?房價高不可與攀薪資倒退到20年前對未來充滿絕望的青年,是不是也很像當年對中國積弱不振絕望到底前途茫茫的心情?

台灣經濟輸給新加坡與南韓的根本原因何在

但是執政的民進黨必然不這麼認為,台灣現在到底是經濟倒退到20年前?還是20年來經濟最好的時刻?如果無法理性分析,還要學鴕鳥不肯誠實面對台灣退步的真相,就永遠無法對症下藥開始突破與進步。台灣有沒有退步,藉由觀察新加坡與韓國的發展過程與台灣對照,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台灣這20年來居然可以放著大好條件與優勢卻表現不如這些與台灣同時起步工業化的鄰近島國。

看看新加坡,西元1965年,54年前剛獨立建國的新加坡處境有比台灣不風雨飄搖嗎?一個連水資源都要仰賴周遭鄰國的彈丸之地,新加坡卻可以運用地理優勢與開放的精神,一路成長到今日台灣連車尾燈都看不到,人均國民所得超過台灣兩倍,甚至新加坡大學亞洲排行還是第一超越日本東京大學,新加坡小國如何與鄰國相處的外交手腕更是台灣應該好好學習的對象;或是看看韓國,1996年亞洲金融風暴韓國經濟搖搖欲墜,但是2012年三星已經是智慧型手機出貨全球第一大,超美趕日,連蘋果都拜倒於其石榴裙下。

在新加坡的濱海灣,人們期待著炫目的煙火表演。(圖/BBC中文網)
新加坡地小缺乏資源,卻利用自身的地理優勢與開放的精神發展,人均國民所得超過台灣兩倍。(資料照,BBC中文網)

但是台灣的地理位置要來做亞洲物流或是營運中心,位置絕對不比香港新加坡差,但是台灣卻喊了20年就是做不到,新加坡香港卻做到了,台灣藍綠惡鬥下的外交政策難辭其咎;西元2000年,台灣的NB囊括全球90%的製造,如果大家都扣除本國市場,宏碁的NB早已超越HP已經是全球第一大,這樣的製造與通路優勢,從陳水扁上任台商大幅西進後,卻開始節節敗退,手機市場居然被當年奄奄一息遠遠落後台灣的韓國給搶走了,到底要怪韓國大財團的卑鄙無恥還是韓國政府的強大英明還是要怪台灣政府與企業自己不行?如果三星真的很強為何短時間又被中國手機打敗?台灣政府面對國際手機戰場如此大的變化到底在幹嘛?有何應變措施?發呆、看好戲還是事不關己?對台灣來說,電子業的存亡是國安等級動搖國本的大事,但藍綠兩黨對於經濟戰爭的敏感度跟政治敏感度比起來,簡直就是麻木不仁天差地遠,只因為這些產業興衰比起華航罷工對選票的影響還小,庶民根本沒有感覺,所以就毫不在意?韓國與新加坡的崛起到底靠的是甚麼?其實兩國崛起的道理很簡單,正如很多公司的崛起一般,都是看準市場趨勢做對決策才是成功最主要的關鍵,尤其是越大的公司更是如此!白話講就是站在風口上的豬也會起飛。台灣這隻驕傲的兔子沒有全力投入手機市場才會讓韓國烏龜快速超越,在旁邊觀戰的兩國政府,韓國是全力幫三星舖紅地毯拼命喊加油,台灣政府卻眼鏡度數不夠還每天忙著選舉與藍綠惡鬥完全無所做為,當然20年後就輸的一蹋糊塗。20年來藍綠輪流執政,這樣的拚經濟表現沒有在鬼混嗎?台灣政府只會硬凹,執政的永遠說自己經濟表現多亮眼,有哪一個政府謙虛反省甚至提出對策?

與新加坡韓國對照相比,台灣經濟明顯鬼混了20年,根本原因當然要歸咎於台灣的藍綠惡鬥,讓執政黨忙於政治攻防與選舉無暇治國,忙著撕裂與挑撥族群來當自己的鐵粉;在野黨忙著不論政策好壞一律痛批,扯執政黨後腿,抓到一個小辮子,就要將無敵鐵金剛打成廢鐵(ECFA/核四/亞太營運中心….),任何政策管他是否福國利民,只要能抓住議題煽動選民讓本黨勝選,打成廢鐵也絕不手軟,台灣競爭力是好是壞都比不過本黨勝選重要!這才是藍綠政客背後不敢說出口的真相!

台灣藍綠惡鬥的根本原因何在

而藍綠惡鬥孳生最大的溫床就是喜歡抹黑、扣帽子文化、無限上綱、黨同伐異、雙重標準、事事扯後腿的政客,好像那鄉土劇中喜歡造謠生事搞到家道中落的惡媳婦,再加上一旁不能明辨是非被洗腦成功跟著叫好的深藍與深綠民眾,這就是台灣20年來有苦難伸最令人痛心的毒瘤。再加上台灣有最奇特的非總統也非內閣制的政治制度,民選總統有最大權力,但是前面放一塊行政院長遮羞布,所有事情都由行政院長出面,總統只要高高在上垂簾聽政就好,所以總統只要選上了就很好當,就算神隱也OK,有事情就推給行政院長,有功勞就由總統獨攬,民調低落了就換個行政院長安撫民意,換完四個就可以撐過任期。因此,幾乎每年換掉一個行政院長造成內閣更動頻繁,每個人上任屁股都還沒坐熱,就準備下台,如何能有長遠的眼光來幫台灣規畫藍圖與產業政策?這樣明顯的政治制度缺失,還虧三任總統都是法律系的,居然就讓這種辦家家酒的政治制度鬼混與蹂躪了台灣20年。從1998 ~2019,從蕭萬長到現在的蘇貞昌,一共已經更換了「17任」行政院長,如果這是一家大型公司,CEO更換如此頻繁,你覺得這公司有可能有競爭力嗎?這種遮羞布或砲灰類型的行政院長,台灣人居然也習以為常,眼睜睜的看著17任來來去去居然也不生氣,台灣人民真的認為行政院長那麼不重要,何不早早修憲廢除!

再加上那些梟雄政客,一上任就一定要把前任的政績打成廢鐵,踩在政敵的愚蠢上面來證明自己的英明與果決,管你是不是無敵鐵金剛,管你是不是無敵鐵金剛螺絲鬆了而已,一律打成廢鐵,證明政敵的愚蠢比浪費民脂民膏重要,這就是當今政壇的邏輯與顯學,柯文哲剛上任時的五大弊案,林佳龍把BRT打成怪胎,蔡總統把核四打成廢鐵,2020國民黨執政後應該會把風力發電打成廢鐵….. 台灣一堆莫名其妙完全沒有理性與邏輯自以為英明的政客粉墨登場,有如扮家家酒的執政手法把台灣當成白老鼠來實驗,花錢來拖垮自己的競爭力,比敗家子還不如,錯誤的決策比貪汙更可怕,這樣的執政決策品質,台灣當然要被韓國超越,經濟沒有倒退40年前就很不錯了,藍綠兩黨執政20年不堪入目不能說出口的真相就是,台灣被一群小丑、庸才、梟雄、潑婦、罪犯紮紮實實的鬼混與蹂躪了20年!!

台中BRT。(Cheng-en Cheng@flickr/CC BY-SA 2.0)
台中BRT在前市長建設之下剛完成便被林佳龍上任後廢除。(資料照,Cheng-en Cheng@flickr/CC BY-SA 2.0)

因此,這20年來台灣政壇逐漸形成抹黑與羞辱短命官員的政治環境,就這樣慢慢溫水煮青蛙,台灣就慢慢變成好的人才不願意進政治染缸內受盡抹黑與羞辱,民眾也越來越習慣抹黑與羞辱官員的政治語言而見怪不怪,政壇與民意代表的清流逐漸消失,寧可跑去當名嘴,變成一堆跳梁小丑與潑婦罵街當道,最明顯的例子可以從民進黨的變化來觀察,當施明德、許信良、朱高正、沈富雄、陳文茜、鄭麗文等人相繼退黨後,換上了如段宜康、邱議瑩、徐佳青、王世堅之流,政壇如何能夠理性與清明?

在兩黨政治兩虎爭一兔的遊戲規則下,世界各國都會出現政客CP值最高最省力的策略就是絆倒另外一虎(抹黑)來求取勝選,台灣法律系的總統們更是只能朝此用力發揚光大。一方面有一股吸力(絆倒對方可以輕鬆獲勝,當然善用辯論專長努力罵死與抹黑對手),一方面有一股阻力(囿於學經歷無法提出創新產經政策幫國家找出路,做不出政績,只會花大錢推錢坑計劃隔靴搔癢),兩股力量作用下,當然讓總統陷入施政泥淖中,進入不斷幫自己辯解的窘境,陳水扁與馬英九兩人第二任都是疲於應付民調,就是鐵證。最近小英總統才第一任未結束就已經開始為民調低落不知所云的辯解(民調是死的,人心是活的),用膝蓋想也知道她正在重蹈前兩任的歷史而已。

無能的法律系總統

「法律系比較不會治國」到底能不能變成一個社會科學的原則(非定理)?各位看看過去的行政院長與總統,法學院背景的比例有多高?絕對有法學院佔人口比例的十幾倍之多,尤其是民進黨內的比例因為當年美麗島辯護律師的崛起,比例更高。最顯而易見的觀察,就是如此高比例的法律系精英進入國會與執政,20年來的執政成果簡單來說,就是讓台灣藍綠惡鬥鬥到不共戴天,讓台灣經濟倒退20年,讓中國與韓國大幅超車並搶走台灣原本在電腦與手機產業的地位,法律系的領導者們,個個難辭其咎,都已經禍害20年了,台灣人民還能不揭竿而起嗎?

對法律系背景總統這樣蓋棺論定,很多法律系的朋友可能會很不以為然,如果精準一點說,應該是法律系太會辯論與辯到底的膝式反應與產經背景不足讓其平均表現比較容易陷入國家治理的平庸陷阱中,台灣的政壇與立法系統應該多一些非法律系背景的人進入,才能健全台灣的體質、競爭力與施政效能。不過這樣的描述可能還是很多人會無法認同,但是也無須爭論, 因為各自立場堅定的爭論,真理只會越辯越模糊。反對者一定會立馬舉出美國羅斯福總統甚至更多案例來為法律系伸冤,筆者也可以找德國總理梅克爾物理系畢業來背書,但是這樣的辯論其實從社會科學的角度來說,都是用一兩個反例來論述,沒有太大意義,因為社會科學的常態就是,任何原則都會有反例,這就是社會科學的正常現象,沒有辦法像自然科學那麼精準,自然科學的定理一定是找不到任何一個反例,但是社會科學任何原則都是可以找到反例的。

就算姑且不論法律系是不是藍綠惡鬥與抹黑的始作俑者與元凶,但是法學的背景與經歷,經過三任台大法律系總統的20年實證下來,早就已經可以蓋棺論定,法學背景就是治國能力不足,三任總統一個知法玩法,一個追求公平正義,最後一個追求該黨的公平正義,乏善可陳,平庸至極,英國經濟學人說馬英九無能,其他兩位也半斤八兩,不惶多讓。

台灣需要產經專長的總統

過去古代的大國都是靠發動戰爭兼併鄰國領土變成大國的,所以過去的大國都是靠很有軍事天分的領袖人物打出一片江山,如亞歷山大、凱薩大帝、成吉思汗、中國的韓信、曹操、李世民等開國君主 … 幾乎過去兩千年的改朝換代與領土擴張都是靠這類"軍事專家"或是縱橫沙場老將打出來的江山,因為打仗最需要的領袖就是軍事專長的幹才,如果明天要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台灣也要立馬將總統換成國防軍事背景的專家來做,他才會明白空戰陸戰海戰的差異以及適用場合,以及台灣所有軍隊與武器的佈署甚至敵人的武器數量,這些ABC如果都搞不清楚,如何帶領台灣跟鄰國打仗?但是當今的大國已經無法靠戰爭這種手段來成為大國了,那當今的大國需要甚麼要甚麼樣的天才來領導國家變成大國呢?你認為法律系的人會是最佳人選嗎?那台灣出現那麼高比例的法律系總統又是在搞甚麼樣的神烏龍呢?

美國好萊塢是不是大國!台灣資通訊硬體是不是大國!荷蘭飛利浦燈泡是不是大國!當今大國的定義已經不完全是依照人口與國土面積來定義,而是用國民所得總額GDP來定義,印度人口很多國土也很大,但是不算大國就是這個道理。因為自由經濟創造人類免於戰爭與殺戮的繁榮盛世,讓每個產品都是一個國度,讓你自由競爭,不用死傷人命,你可以是螺絲大國、成衣大國、農業大國、石油大國、觀光大國、機械大國、化妝品大國、醫療大國、影視娛樂大國、牛仔褲大國、 美食大國, ….. 數不完成千上萬的大國,一個產業就是一個國家,想要變成某個領域的大國,所需要的學經歷背景跟法學完全沒有正相關,台灣還需要法律系的總統來幫我們隔靴搔癢多少年?

醫學系與法律系都有一種特別的學制,就是學士後法律,或學士後醫科,為何?凸顯出徒法不能自行的事實而已!沒有各行各業的實務經驗,卻要閉門造車幫各行各業制定遊戲規則,不論你法條背多熟,訂出來的法律當然很有可能隔靴搔癢,無法命中要害,或類似教授出來創業卻比較容易失敗的道理一樣,這就是法律系首長統計上來說比較不會治國的根本原因。如果你的背景一直欠缺某種重要營養成分,你就是無法變成諸葛亮,不是你先天不聰明後天不努力,而是你沒有足夠的經驗值造成,各行各業都有專長,如果你不曾打過100場官司,你如何有可能變成傑出的律師?那不是大學苦讀四年法律系或是讀完台大就可以學成下山的。如果連自己專長的律師領域都是如此,更遑論要求法律系背景的人提出產業與經濟的創新突圍之道,讓台灣可以超車韓國追上日本,會不會太強人所難啊!

台灣需要心中有打贏經濟戰藍圖與部署的人出來當總統

好辯者又要辯了,總統就是要分權授責,尊重專業做好管理就好,哪需要一定要有產業與經濟的背景。話是如此說沒有錯,但是可以不剛愎自用廣納建言, 從善如流的人,不論其背景為何,十個能有幾個人?如果這樣的人為少數,那就可以想像,大多數的狀況是用人不疑結果用到庸才,要不剛愎自用外行領導內行,劉備與諸葛亮那樣的君臣和睦相處同心協力的神話只是少數特殊案例,比夫妻恩恩愛愛白頭偕老一輩子還難得。所以為何不一開始就選一個比較懂得產經政策的人出來當總統,何必畫蛇添足多此一舉。看看小英總統找敗選將軍回鍋執政,看小英總統府秘書長懸缺多久,你就知道就算總統有心尊重專業,但是諸葛亮在哪裡啊!!甚至就算諸葛亮擺在你眼前,總統也是凡人,偏偏就是選中了一個廖化,要不然馬英九的全球最高學歷內閣為何也會表現不佳??講得更直白些,民主時代任何人都可以出來選總統,如果你是諸葛亮,你再也不需要忠於劉備,有此能力自己出來選總統就是了何必屈居於一人之下。想出來競選總統的人都要有一個認知,那就是你準備好了,你已經看清楚了,該帶領國家往哪邊走,你就是最厲害的諸葛亮!你只是需要能貫徹與執行命令的關羽與張飛來協助你,這才是總統的高度,等著幕僚送上選擇題讓你勾選的總統,最後都會難堪的落入18%民調下台一鞠躬。

20190216-前總統馬英九出席「2019大甲媽祖北巡祈安遶境祈福駐駕安座典禮」。(蔡親傑攝)
前總統馬英九為法律系出身,作者表示,經過三任台大法律系總統的20年實證下來,早就已經可以蓋棺論定,法學背景就是治國能力不足。(資料照,蔡親傑攝)

總之,別再指望法律系的人擔任縣市國家首長可以有所創新,十個有九個就是混完四年,船過水無痕,這些人大多有句口頭禪就是尊重專業,因為法律背景讓他完全無法聽懂與了解全球產業龐大且錯綜複雜的技術內容與兢爭關係,也不了解不同國家產業部署與聚落與市場占有率、對台灣各產業的核心競爭力該如何補強也僅懂皮毛,更看不懂韓國超越台灣的主要手段為何!甚至連台灣經濟問題出在哪也是一頭霧水。過去LCD N-1代政策,就是一個外行領導內行的錯誤政策,把面板五虎打成兩隻病貓。

如果不懂上述問題也就算了,法律系總統連一般庶民也懂的高房價對於台灣產業與投資環境的重傷也沒感覺,救經濟永遠就只會要求企業加薪與提高基本工資或是發消費券這幾招花拳繡腿,只是讓人民看破手腳,原來這些執政者在產經方面連ABC 也不懂,只懂選舉與討好人民。因為不懂,進而造成對這方面議題的重視程度不足,就算重視了也下鄉走一圈了,但是走完又如何,如同你我聽完十個股票老師的分析後,你就知道該如何選股票了嗎?因為背景不足當然不可能提出國家產業的創新解決方案或是突圍之道。誇張來說,要欺騙這樣的人也許只要隨便說我有技術可以做出 ”水引擎”,可能他就信了。這樣的人有可能帶領國家出來跟鄰國打瞬息萬變的產業戰爭嗎?上市櫃的CEO 從來沒有聽過是法律系畢業的,為何偏偏一個比上市櫃公司規模大百倍的國家,卻偏偏要找法律系的人來當家?這樣的邏輯根本就完全不通,難怪台灣陷入平庸20年。

法律背景的總統在做不出政績的狀況下,為連任所逼,只好繼續拿出辯論的看家本領來撐場,因為要他批評別人只需要兩秒鐘就可以滔滔不絕,但是要他提出治理國家對策,卻可以搞了20年還是束手無策,最後當然是全心投入選舉而非治國,搞的台灣所有首長都在拚網紅搞選舉,每天吃夜市展現親民,但是有幾個花心思在治國?花心思幫自己的少數政績做美化與吹捧可能還比較實在,嘴砲自己做了許多前任總統不敢做的政績CP值也不錯,管他中韓已經把台灣產業砲轟的體無完膚,我還是可以用放大鏡在廢墟中,找到我的政績,並大大加以美化與宣傳,最後就造成一堆馬上得天下卻在馬上治國的法律系總統,或是很會選舉卻不會治國的總統,台灣能不退步嗎?

台灣新五四運動—白色力量大爆發

台灣兩虎爭一兔的兩黨政治,在統獨的激情下,抹黑手段比起世界各民主國更加手段惡劣,如同台灣的詐騙集團般猖獗(因為台灣刑法刑度太輕),已經來到寡廉鮮恥的地步而且支持者還是理盲的不斷叫好,這是台灣的悲哀。遇到統獨酸民,就算牽扯到國家存亡,過去台灣理性的選民多半選擇沉默與屈服!造成政治詐騙集團雨後春筍般劣幣逐良幣,但從韓國瑜出現後,這個現象才開始有點轉變,如果台灣白色理性的聲音能開始聲量變大,開始潰堤,開始怒吼,才能產生足夠的力量來清理藍綠的政壇跳樑小丑,為混濁的政壇注入一股清流。

如果你也已經受不了這些假公濟私滿口愛台灣拚經濟騙選票的政壇小丑繼續蹂躪台灣,白色力量你為何不生氣!早該揭竿而起當那燎原野火,別再聽政治法律人的文青語言與詭辯話術, 20年的鬱悶與委屈,看不到未來的絕望該火山爆發了,2020就是台灣的新五四運動,「北抗匈奴(韓國企業),西破樓蘭(中國企業),內除國賊(唾棄只會抹黑的梟雄)」;台灣必須發起給我「RS先生」(理性Rational Strategy策略),拒絕「SL先生」(抹黑Smear的法律人Lawer),Give me Right Sir, No more Sir Lubber,幫腐敗與潰爛的台灣政壇清理傷口、割除毒瘤、縫合傷口,選出真正肯做事、有智慧、有理性、有財經產業背景、能提出中韓夾殺下「台灣產業突圍之道」的人來當台灣下一任總統,看穿那些義和團可以刀槍不入的謊言,趁著台灣電子業餘燼還在,高科技產業尚有一絲氣息,台積電還是全球領頭羊,亡羊補牢,猶未晚矣!台灣加油!

*作者為機械博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