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美國通知斷交那天深夜,宋楚瑜叫醒了蔣經國

2019年02月26日 15:00 風傳媒
美國通知斷交那一天,國府如何因應劇變

美國通知斷交那一天,國府如何因應劇變

台灣長期面對中國橫暴打壓,來自美國強而有力的支持,一直是台灣安全與民心安定的最大保障。

不過已漸被淡忘的事實是,四十年前中美建交時,美國也同時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斷交,面對最大倚靠美國的背棄,當時的台灣有如身處急流中的孤舟,只能獨自艱難前行航向未知,台灣人心更是惶惶不可終日。

七個多小時前才告知要斷交

美國政府是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六日上午十時(台北時間),宣布將於七九年一月一日與中國建交,同一日並正式終止與台灣的外交關係。

雖然美國政府一直拖到總統卡特(Jimmy Carter)宣布前七個多小時,才讓大使安克志(Leonard S. Unger)在十六日凌晨二時十五分,晉見總統蔣經國告知斷交訊息,由於中美建交已醞釀多時,國府雖感震驚、憤怒,但因早有準備,得以從容應變未現慌亂。

從七二年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首訪中國,到一九七五年福特(Gerald Ford)總統再度訪中,對於美終將承認北京政府,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國府已有充分體認,外交國安系統對可能的衝擊,也提早進行縝密的推演。

當時外交部次長錢復在《錢復回憶錄》中就描述:「一九七六年七月初,駐美沈大使(沈劍虹)來

斷交後美特使克里斯多福來台,座車被憤怒的群眾以雞蛋、棍棒招呼。(聯合知識庫提供)
斷交後美特使克里斯多福來台,座車被憤怒的群眾以雞蛋、棍棒招呼。(聯合知識庫提供)

電認為,美國與中共建交迫在眉睫,蔣院長(蔣經國時任行政院長)非常憂心,要我研議未來可能發展的各種情況,以及我政府要如何因應。」錢復稱,這項高度機密的作業,在七月下旬研究分析擬妥後,請在外交部長辦公室擔任秘書的胡為真抄寫,再由他親自面呈部長(沈昌煥)轉陳蔣經國。

而胡為真在去年出版的《國運與天涯》一書中,提及沈昌煥也有類似準備。胡描述說:「有天,沈部長(沈昌煥)把我找到辦公室。『為真,我現在有一樣東西,要你寫下來。』他先緩慢而明確地講標題──中(指中華民國)美關係發生變化時的因應措施,接著推演斷交而不廢約怎麼處理、又斷交又廢約怎麼處理。」

沈昌煥保險箱裡十條斷交因應計畫

胡在書中稱:「沈部長顯然預期中華民國必將與美國斷交了。他以條列方式講了包括在美資產處理、華僑應如何聯繫、大使館要如何因應等等,我一一記下來,他沒拿任何資料,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講,都是大原則。我記下九條應變計畫後,他說:『好了,你放到保險箱裡。』我拿著這備案走到門口,沈部長又叫住我:『回來回來。』他接著說:『第十條,外交部長辭職。』」

事後也證明,七八年十二月中華民國和美國斷交成真後,蔣經國指示一連串應變作為,大多就是根據錢復及沈昌煥事前預擬的應變規畫,其中一項就是外長沈昌煥為斷交負責,辭職照准。但即使我政府事前有所籌謀,美國確定棄台的心理及實質衝擊實在太大,也讓親身參與的相關官員,對斷交前後的景況永難忘懷。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時任總統府秘書兼新聞局副局長,他去年底接受《中央社》訪問時就回憶說,七八年十二月十五日下午三時,他接到安克志的電話,希望他安排隔天上午九時晉見蔣經國,但只提到「奉美國國務院訓令,有重要事情必須向總統單獨報告」。

宋楚瑜說,他立即聯絡七海官邸,蔣也同意安克志見面請求,但因為安克志說是奉國務院訓令,這樣的事情從未發生過,「我就是感覺不太妙。」宋隨即也打電話給外交部次長錢復說明此事。錢復在《回憶錄》中也提及這段往事說,宋確實有來電告知,「他(宋楚瑜)意識到一定有嚴重問題,但對方(安克志)未明言,也無法揣測。」

到了當天晚上,宋、錢心中的不安終於變成真實的噩耗。十五日深夜十一時四十分,安克志又打電話給宋,希望提前到十六日上午七時晉見。宋楚瑜回憶說,當時他就直接問:「是不是那件事情要發生了?」安克志則說:「我奉命不能在這個地方提。」

零時二刻摸黑入蔣經國臥房

宋楚瑜一聽就馬上提議說:「如果是這麼重要的事情,應該現在就見,而不是明天上午。」安克志表示要請示華府,半小時後才回覆願提前見蔣。宋立刻趕到七海官邸報告,十六日凌晨零時三十分,蔣經國早已就寢,進入官邸的宋,摸黑走到蔣經國臥房。

宋楚瑜描述說,他進房後打開燈,走到蔣經國床前,蔣驚醒但神色未見慌張,躺在床上問:「什麼事?」宋回答:「安克志大使緊急求見。」蔣再問:「什麼事?」宋說:「詳情還不清楚,可能有關中(指中華民國)美關係發展的問題。」蔣思索後說:「你請他來。」

從蔣經國決定凌晨見安克志那一刻起,我政府與美斷交的危機處理也全面啟動。宋楚瑜也在凌晨一時左右通知錢復趕到官邸陪見安克志。

錢復在回憶錄中憶及,斷交前一天接到宋楚瑜電話,心中不安。(新新聞資料照)
錢復在回憶錄中憶及,斷交前一天接到宋楚瑜電話,心中不安。(新新聞資料照)

蔣經國怒斥美方不負責任

錢在回憶錄中描述過程:「掛下電話,我即出門攔車趕往七海,看到經國先生已在樓下客廳,他問我要如何應付。」「我扼要報告應對要點,剛報告完,經國先生還未指示,武官通報安克志大使和班立德(Mark Pratt)政治參事已到,我看手錶是凌晨二時十五分。」

安克志見到蔣經國後,告知美國政府決定十六日上午十時宣布與中國建交,並宣讀卡特總統致蔣經國總統的訊息,以及美國政府聲明、與中國簽署的聯合公報等文件,安克志強調是「提前告知」,希望蔣經國承諾保密,我方不能在上午十時前發布相關訊息。

但蔣重話回應說:「此事本人無法承諾,如此重大決定,美國竟在七小時前才通知,實為對我國重大打擊,對我個人係一大侮辱。」蔣還對安克志表明:「今後可能引起的一切嚴重後果,應由美國政府負全部責任。」

而根據國史館檔案所載當時蔣與安克志的談話紀錄,蔣經國詢問:「美國一直說要求中共和平解決台灣問題,但中共有答應了嗎?」安克志坦承沒有,蔣經國還說:「你們做的所有事情,對台灣的安全保障完全沒有做到,是非常不負責任的。」

經過半個多小時的談話,在送走安克志後,蔣立即指示錢復通知副總統嚴家凎、行政院長孫運璿、國防部長高魁元、外交部長沈昌煥等黨政軍高層到七海官邸會商。這場緊急會議一直開到天亮才結束,決定因國家遭逢重大變故,國軍立即進入一級戰備;財經相關部會則全力穩定經濟情勢,以及停止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投票。

克里斯多福來台遭群眾圍攻

十六日上午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與中華民國斷交的訊息證實後,為了安定民心,蔣經國也透過電視及廣播發表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只不過斷交的震撼還沒結束,由美國副國務卿克里斯多福(Minor Christopher)率領的美方談判代表團,十二月二十七日抵台後,車隊遭到憤怒的群眾圍攻,台美關係幾乎魚死網破。直到七九年美國國會通過《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 Act)後,雙方往來才逐漸回復正軌。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