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日本敗了,老婆會被強姦!」神風特攻之父讓4千日本青年送死、最後肚破腸流15小時而亡

2019年03月07日 16:08 風傳媒

講到二戰期間的日本,相信除了課本上所講到的八年抗戰,第二個為人所知的,那可就是所謂的神風特攻隊了,神風特攻隊之所以有名,是因為其在二戰後期以玉碎為名的自殺式攻擊,給當時日本的主要敵人美軍造成了極大的心理陰影,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句話可謂是神風特攻隊的最佳寫照,然而,這種自殺式攻擊,在旁人看來,就只是一群理智全部斷線的怪物,信奉著已經歪曲的武士道精神,相信可以用飛機就把航母給直接撞沉,是日本困獸猶鬥而草菅人命的荒唐象徵,可你想過嗎?就這麼一個喪心病狂的隊伍,到底是哪個人創的,又怎麼能想出這種毫無人性可言的攻擊方式呢?因此,本篇文章,就來給各位客倌們介紹一下,神風特攻隊的創始人─大西瀧治郎。

講到大西這人,如果你不是專業軍迷、二戰粉,那相信對他根本是一點認識都沒有,不過這都是正常的,因為相比其他什麼石原莞爾,山下奉文等將領,大西長年呆在後頭搞後勤,就算好不容易上戰場,那也只不過是個比配角還配角的配角,可就是這麼一個無名之人,卻在二戰後期的日本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捧戰飛棄戰艦 鼓吹「戰艦無用論」

神風特攻隊特別研發了一種新型戰機,名曰「MXY-7,櫻花」,這種飛機體積小,速度快,不過更可怕的是它能夠攜帶近本身體積一半的炸藥。(圖/維基百科)
神風特攻隊特別研發了一種新型戰機,名曰「MXY-7,櫻花」,這種飛機體積小,速度快,不過更可怕的是它能夠攜帶近本身體積一半的炸藥。(圖/維基百科

1891年,大西出生在日本本州的兵庫縣的一個小地主家庭,大西是他們家的第二個兒子,少年時期,大西就讀於兵庫縣的一所中學校,當時正逢日俄戰爭,日本在對馬海峽痛扁了歐陸強國沙俄,國內一片民族主義高漲,大西受到戰爭勝利的影響,也開始產生了要參軍報效祖國的偉大志願。

1909年,日俄戰爭結束4年後,大西來到日本的海軍兵學院就讀,畢業後,大西不斷升遷,陸續當過不少知名艦船的軍官和飛行員,1916年,大西轉戰到橫須賀的海軍航空隊服役,期間他開始發現了飛機這種「新式武器」莫大的潛能,於是也藉此對帝國的飛機製造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為了付諸理想,大西將理念化為行動,跟當時已經退役的日本實業家中島知久平一起攜手,在大西的策動下,中島知久平開創了當時日本最大的飛機製造商中島飛機,大西則開始為了製造飛機的經費開始四處奔走籌資並在民間鼓吹所謂「戰艦無用論」。

意思簡單就是說:造那種大船大砲有個毛用,乾脆把大船全拆掉改造飛機還比較划算咧(大西曾強烈的表示反對建造當時日本預計要製造的一艘超級大船,名叫大和號,因為一艘大和號的價錢在當時你還可以造三千台飛機,而大西認為靠著這些飛機,就能夠把超過十艘的大和號全都炸沉,先甭管它的推論是否正確,至少大西是很成功的預見了,戰艦必然失去其舞台,靠航空決勝負的時代要來了!)

在兩人的合作下,中島飛機的規模越來越大,到最後甚至直接成為了日本國產飛機的主流,就連世界排名也是屬一屬二的飛機製造商,也為了後來的太平洋戰爭爆發,保證了帝國充足的國產戰鬥機來源。

1932年,此時的大西已經成為了日本航空母艦加賀號的副船長,據說有一次演習時,由於天氣不佳,跟大西同艦的飛行員表示不能貿然的行動,結果這時大西就怒了,直接丟出去一句:「怕毛,下雨天又不是沒見過,如果你們真死了,那也是為了天皇陛下而死,有什麼好猶豫的!

這句話讓當時在場的所有飛行員都頓時面感羞愧,在這種心情的驅使下,飛行員們總算完成了演練,事後大西表示他對這場演練的看法:你們不應該介意天氣不好,演習,就是未來實戰的訓練,恪守自己的責任就是一種遵守命令的作法。

從上面這段簡單的描述,其實應該不難看出大西其人個性是怎樣,你可以說他頑固,也可以說他敬業,但就是這種膽大無畏,可又視他人生命為草芥的個性,使得他在軍中獲得了個恐怖的「修羅外道」稱號。

後來時間到了1937年,大西已經升職為日本航空本部的教育部長了,同年7月,盧溝橋事件爆發,中日戰爭全面開打,在得知轟炸南京的日本轟炸機相繼被中國空軍擊落的消息時,他就以視察部隊的名義,乘中型轟炸機隨同渡海轟炸中國本土,此後,大西發佈了《關於我海軍在中國事變中之活動》的演講,在演講中他表示,透過這幾輪親自對中國的轟炸,他認為要征服中國,最快的方式就是把所有的戰機全部拿去炸中國的主要城市,例如甘肅衝要蘭州,當時中國的首都重慶等等,以期透過這種傷亡大量人民的方式來摧毀中國人民的士氣及抵抗意識。

隔年,東京的大本營就以大西的思路為藍圖通過了第241條命令,指示日本在華所有空中部隊照大西的方案,轟炸中國的各重要城市,其中更要集中火力在轟炸首都重慶,拜大西和他的部隊所賜,重慶市街在日軍的無差別轟炸下瞬間變成一片殘垣斷壁,財產遭到莫大的損失,除了財產,更是不知有多少無辜的百姓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成為了日本在二戰中犯下罪行,最真實的證據。

成為神風特攻隊的創始人

戰局無望的情況下,大西最終還是接受了特攻的計策。(圖/歷史說書人 History Storyteller提供)
戰局無望的情況下,大西最終還是接受了特攻的計策。(圖/歷史說書人 History Storyteller提供)

重慶大轟炸後,大西被調派回國,升任海軍少將,1941年,大西從同樣是隸屬海軍的上級山本五十六那裡得知,大本營為了保證帝國在太平洋的霸權及戰爭資源的保障,勢必要對大洋彼岸的美國採取偷襲式的戰略,而最終選定的位置是美國在太平洋駐有艦隊的基地珍珠港,山本五十六本身其實很反對這個計畫,但是大本營的話又一定要聽,為此,山本可謂傷透了腦筋,於是在經過各種的權衡後,山本把這個偷襲珍珠港的戰略規劃交給了對航空戰術有更深入了解的大西。

大西就這樣,被上級的胡亂指示給拖下水,成為了珍珠港計畫的主謀之一,其實大西本人也很反對跟美國貿然開戰的選擇,他始終認為突襲珍珠港是投機的舉動,稍有差池則結果不堪設想,就算到了珍珠港偷襲成功後,他也依然這麼認為著。

1941年12月,偷襲珍珠港的計畫成功,美國正式加入同盟國和日本開始對幹,如果說對美宣戰本身就是一個戰略上的敗筆,那麼日軍在這個敗筆中唯一獲取的戰術勝利,就是順利搶佔了戰爭的先機,戰爭初期,大西就馬上親赴前線,率領著他的航空部隊,把在菲律賓上駐紮的麥克阿瑟給打了個措手不及,戰果輝煌,可隨後他就被大本營調走,直到1944年10月才再次回到前線。

讓大西得以回到前線的一個重要契機,是發生在同年6月的那場菲律賓海海戰,這場戰役日本打輸美國,三艘航母三百多架飛機無一倖存,日本的航空戰力被嚴重削弱,且除此之外,日本還把太平洋的制海權給丟了,讓美國有一個足以直接轟炸日本本島的空軍基地,可以說從此戰開始,日本就已經失去同美國抗衡的實力,美國已經掌控了整個太平洋戰場了。

在戰役期間,眼看日本有限的艦隊和航空部隊慢慢的毀於美國人之手,而美國的「餃子」級航母卻不斷的越下越多時,這時,大西的幕僚就向大西提出了一個建議,要不要讓飛行員去執行自殺式攻擊來換取擊沉美國的艦船呢,雖然早在日俄戰爭時期,就已經有飛機因受傷過重而無法返航,最後乾脆就直接去撞向敵人的這種先例發生,但這令人毛骨悚然的建議,仍讓大西大為惱火,並將此種說法斥之為邪說,但後來日本連吃敗仗,聯合艦隊被打到全軍覆沒,空軍也被大大削弱,大西的想法整個改觀了,在這種對戰局無望的情況下,大西最終還是接受了特攻的計策。

神風特攻隊的「玉碎」情結

在這裡先打岔一下,因為在完整的介紹神風特攻隊之前,我們有需要先來了解,到底是什麼在催使這群人會使用那麼極端的方式來了結自己的生命,其實原因還是跟日本那流傳已久的武士道有關,自古崇尚武士道的日本,一直有深深的「玉碎」情結,在武士打了敗仗,或是遭受了什麼奇恥大辱後,往往刀子一拿就直接切腹自盡,死也不願意再苟活下去,實話來講,在日本歷史上的各場戰役中,集體切腹其實是很常見的。

後來,美國的海軍上將培里帶著黑船撞破日本國門,帶來的除了各種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也有來自西方的民族主義思想,在西方的民族主義和日本本土的武士道,這兩者嫁接融合後,所有日本人都被灌輸進了忠於天皇即是忠於國家的愛國思想,這種思想到底對或錯,相信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所以在此就不加以論述了,但無可否認的是,這種忠君思想讓日本人的向心力直接升滿等,每個人都以為天皇奉獻生命為榮。

回到神風特攻隊,要了解一個東西,那勢必就得先從他的名字去了解,神風二字,是取名於13世紀時,幫助日本擊退蒙古入侵的「神之颱風」,取這種名字的用意也很簡單,那就是要提振士氣嘛,而神風特攻隊的成員部份呢,則是從大日本帝國本島或其他殖民地,諸如朝鮮和台灣及東南亞諸國招募而來的年輕人,招募完成員後,接著還需要經過短暫的飛行速成班訓練,速成班的目標是只要懂得怎麼開飛機就好(反正也回不來了)

第一支神風部隊成軍以後,大西曾經親自去看望這群平均年齡還未成年的年輕戰士們,並問他們有沒有準備好為祖國奉獻的決心,得到的答覆是:我們非常樂意為天皇而死,接著,大西還去找了一位富有經驗的士官──關行男擔任隊長,向他表示「我們決定實行特別攻擊,用零式戰鬥機掛上二百五十公斤的炸彈去撞擊敵艦,選中了你當隊長。」,據說關行男聽到大西的要求後,苦思良久,最後才下定決心,喊了聲「遵命!」接下了特攻隊長的任務。

大西還去找了一位富有經驗的士官──關行男擔任隊長,向他表示「我們決定實行特別攻擊,用零式戰鬥機掛上二百五十公斤的炸彈去撞擊敵艦,選中了你當隊長。」(圖/維基百科)
大西還去找了一位富有經驗的士官──關行男擔任隊長,向他表示「我們決定實行特別攻擊,用零式戰鬥機掛上二百五十公斤的炸彈去撞擊敵艦,選中了你當隊長。」(圖/維基百科

然而,關行男是真的真心誠意的接下這有去無回的任務嗎,不,並不是,接下任務後,關行男臉色蒼白的走到室外,海軍報道班員小野田政看到此景,就上前去採訪他的想法,結果卻得到關行男憤怒的回應:「日本看來是完啦!想不到要殺我這樣的優秀飛行員了。就憑我,不用玩命去撞也能讓五百公斤炸彈命中敵母艦的飛行甲板。有命令就身不由己。我不是為天皇陛下去,不是為日本帝國去,是為老婆去。日本要是敗了,老婆可能被美國佬強姦。我是為保護她而死,為最愛的人而死……我很出色吧。

接受完採訪後,關行男給妻子和老母寫了遺書,隔天早上,他喝了壯行酒,坐上自己的座駕零式,接著就起飛了,而這一去,他就再也沒有回來過,而他新婚才四個月的妻子,也再也沒看過他的丈夫,這年,關行男23歲,一個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消逝了

其實像關行男這樣的神風隊員,相關的故事還有很多,而每一個故事,在報效祖國的英勇神話背後,隱藏的都是神風隊員再也回不了家,看不到自己所愛的悲傷和無奈(到底是誰把洋蔥放在這的),他們並不是每個都不知生死為何物,只空有一腔熱血的狂熱青年,只是受制於同儕壓力和上級的命令,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默默忍受,任由自己的生命以這種愚蠢而痛苦的方式死去。

特攻戰術的成效如何?

回到現實層面,那實施了特攻戰術後的日本,在太平洋戰場上有因此而改變局勢嗎?這答案想也知道,並沒有,就舉神風特攻隊第一次參與的萊特灣海戰來說吧,日本總共投入了大約700架的飛機作為特攻使用,結果只撞沉了驅逐艦一艘,其他什麼巡洋艦,戰列艦這些較為大型的船隻,頂多也就只能被撞傷,以美國龐大的後勤補給和修復能力來講,這根本就只是在撓癢癢,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看出,神風特攻隊的戰績有多麼慘澹。

然而,神風特攻隊真正的目的,也並非是要靠著自殺攻擊來絕地反攻,那他們真正的目的又是什麼呢?其實說來也很簡單粗暴,那就是希望能夠藉由自殺攻擊,來重挫敵人的士氣,而這點,他們做到了。有許多美軍士兵,因為親眼目睹了船隻被神風特攻隊撞擊而爆炸的景象,不由得感到十分的驚恐,甚至直接情緒崩潰,當場爆哭,就算明知道死的是自己的敵人,但親眼看到一條人命以這種莫名奇妙的方式死去,做為人同情的本性,也不免的會被激發出來,

一名美國的海軍中將就曾說過一段話表示:
「這樣一個如此地與我們西方哲學所背離的場景,它所帶來的是一種催眠般的入迷。我們不像是攻擊的受害者,倒像是懷著某種冷漠恐懼的目擊者,以觀看一幕令人驚嘆的奇觀的心情,目睹每一架神風飛機下沖。那一刻我們忘了自己,惟在思緒著天上的那一個人是怎樣的心態。」

無可否認,神風特攻隊給美軍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陰影和創傷症候群,因為自殺攻擊這種東西,對於重視自由人權的美軍來說,完全是不可理喻的恐怖行為,而神風特攻隊的自殺攻擊,也讓美國日後對日本空投原子彈的行為,埋下了一個殺戮的伏筆。

萊特灣海戰後,美軍持續逼近日本本土,而日本面對美軍的攻勢,居然還喊出了一億玉碎(全體國民一起殉國)這種瘋狂的口號與之應對,在大西的指使下,神風特攻隊力道加強,除了加派更多人馬一起去死,還幫神風特攻隊特別研發了一種新型戰機,名曰「MXY-7,櫻花」,這種飛機體積小,速度快,不過更可怕的是它能夠攜帶近本身體積一半的炸藥,可對海上的艦船造成致命威脅。

不過,此時的日本所做的努力,那都已是垂死掙扎了。1945年,日本已經逼近戰敗,在此危險時刻,神風特攻隊再次出擊,在硫磺島戰役和沖繩戰役當中,做出了最後的負隅頑抗,這次的戰績比上次好看,總共撞沉了美軍一艘航母,三十三艘其他艦船,但放到大局來看,這種戰績依然不能起到逆轉戰局的作用。

此時的美軍,眼看日本本島已是近在咫尺,但因為在之前的戰役中,美軍就已經見識到了日本人「玉碎」的兇殘,如果照這個樣子打下去,那可是要死一堆人的啊,所以,為了提前結束戰爭,美軍出動了他們的必殺技,小男孩和胖子,8月6號,日本工業大城廣島閃過一道亮眼的白光,緊接著,廣島繁華的市容瞬間被夷為平地,三天後,離廣島不到五百公里的長崎,也遭到同樣的命運,在接受這兩顆「殘虐爆彈」的洗禮後,日本無力再戰,終於投降。

背負4,000多名日本青年的死,最終選擇切腹自殺

日本投降的隔天,8月16日,神風特攻隊的創始人大西,為對他推出的戰術造成的約4,000名日本青年的死難及其家屬致歉而選擇切腹自殺。(圖/維基百科)
日本投降的隔天,8月16日,神風特攻隊的創始人大西,為對他推出的戰術造成的約4,000名日本青年的死難及其家屬致歉而選擇切腹自殺。(圖/維基百科

日本投降的隔天,8月16日,神風特攻隊的創始人大西,為對他推出的戰術造成的約4,000名日本青年的死難及其家屬致歉而選擇切腹自殺。為了誠摯的表達歉意,大西在切腹後,並沒有找人來補刀(即介錯,在日本傳統的切腹儀式裡,為了減緩刀子切下去後的痛苦,武士可以選擇另找一人來負責在切腹後將受刑人直接斬首),因此大西在切腹後還煎熬了15小時,方才死亡,死前,他在遺書裡寫到:「我對神風特攻隊員生前的善戰,深深感謝。我必須以一死以謝部屬的英靈。希望日本戰後所有的倖存者,能共同致力於日本重建,和世界和平的建設。

至此,故事的主人公,大西瀧治郎,總算是幫自己的生命畫了個不完美的句點,由於生前種種慘無人道的行為,他的名字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據說在大西死後,他的遺孀從來都沒去幫他掃過墓,因為覺得大西的罪孽真的太深重了,而大西的海軍同僚也曾對神風和大西本人做過一個很有意思的評價,稱他是:「就算日本打贏了也該切腹的男人。」

文/柯睿信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歷史說書人History Storyteller(原標題:神風特攻隊創始人─大西瀧治郎)
責任編輯/潘渝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