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穿新衣服,就是跟新男人陪酒陪睡的日子」為何張紫妍遺書上性侵她的31人至今沒事?

2019年03月19日 16:45 風傳媒
已故女星張紫妍生前被迫「性朝貢」,政商高層不但對她性虐待,還做了許多慘無人道的事……(圖/取自網路)

已故女星張紫妍生前被迫「性朝貢」,政商高層不但對她性虐待,還做了許多慘無人道的事……(圖/取自網路)

「實在都是罪無可赦的惡魔,我列下了名單,必須報復到底!」

十年前,2009年的3月,曾在韓版《流星花園》中扮演惡女配角而闖出名號的韓國女星張紫妍在家中上吊自殺,而她所留下的遺書在韓國投下了一顆震撼彈──7頁多的遺書中紀錄了從2005年開始,她被公司逼著陪酒、陪睡的詳細地點和人物名單。然而十年來,案件並無進一步的結果,只有所屬公司的金社長被罰了2400萬韓圜,甚至完全沒有傳喚名單上的政商界人物。網友更發現,同公司的女星鄭多彬、崔真實、李恩宙等人也都是自殺身亡,引發韓國民眾諸多恐怖聯想……

過了十年仍未迎來正義》美麗女星淪為最不堪性玩物

「每當穿新衣服時,就是跟新男人陪酒陪睡的日子……」

張紫妍於自己的「遺書」中提到,她曾經被迫向31人提供100多次性服務,其中多是娛樂圈、媒體界及政商界的高層。為了滿足權貴,她被迫進行多P、使用道具自慰、被性虐待;在拍攝的劇中被強制加入床戲,但上映後並未剪入;甚至為了更多的「服務」,被公司要求結紮;還被餵食各種不知名藥物,進行「三門齊開」的恐怖玩法,若有反抗就會被公司社長暴打,讓她絕望地對同門師妹說「酒店小姐一天也才接待2、3個客人,自己連酒店小姐都不如。」而經紀公司不但連張紫妍母親忌日都逼迫她進行性服務,還設了「性招待之屋」,裡面可以讓客人喝酒,也設有浴室及臥房,讓客人有更佳的「享受」。沒人性的變態行徑令人髮指。

2011年南韓警方介入調查,發現有許多高層曾轉帳高額支票給張紫妍,而這些人都表示是覺得她很可憐所以才給她錢,沒有進行任何交易,檢方就信了,沒有做筆錄,甚至把這些支票都銷毀。而欲出庭作證的張紫妍前男友,被媒體爆出已無故失蹤數日,案情陷入僵局。2013年,法院一審判決「性招待證據不足」,但張紫妍所屬公司的社長因曾有多次暴力行為,並在她要求解約時進行威脅,而判刑4個月有期徒刑,後來案件反覆上訴,最後判決張紫妍被迫陪睡為事實,判處公司社長賠償家屬2400萬韓圜,名單上有頭有臉的人都沒有被傳喚調查

已故女星張紫妍生前與同門師妹尹智吾的合照(圖/取自尹智吾Instagram @ohmabella)
已故女星張紫妍生前與同門師妹尹智吾的合照(圖/取自尹智吾Instagram @ohmabella

「現在連正確報導都已經不再期待,只希望可以把採訪的新聞發出來,拜託了!」

同公司、曾一起被拉去陪酒,致力為同門師姐「報復」的尹智吾,曾因為自責而接受長達十年的心理治療並退出演藝圈。近年由於metoo運動和女權意識在韓國發酵,尹智吾不但出了《13次證言》這本書,大談當年調查時的醜陋,也提到警方只將她的證詞與金社長對張紫妍暴力相向的事連結在一起,不相信她所說的陪睡一事,甚至以言語嘲笑、性騷擾她。尹智吾也透過廣播節目、新聞報導等方式在大眾面前揭露真相,欲全力為師姐討回公道。

現在韓媒更爆出,當年的文件並非「遺書」,而是在張紫妍前經紀人劉尚浩與影后級女星李美淑以「這是要救妳」為由,誘騙寫下的「證詞」,用以要脅原公司金社長讓她解約跳槽,張紫妍發現自己被利用後崩潰自盡。而這7頁「證詞」中,其中3頁有燒毀痕跡,尹智吾透露自己看過那些文件,並對其中一位國會議員的名字印象深刻,也因為此事涉及諸多政商界人士,現尹智吾已被警方保護。

日前尹智吾於SNS上發布請求更多藝人宣傳連署,曾與張紫妍同台演出的具惠善隨即發布了此照片弔念(圖/取自具惠善Instagram @kookoo900)
日前尹智吾於SNS上發布請求更多藝人宣傳連署,曾與張紫妍同台演出的具惠善隨即發布了此照片弔念(圖/取自具惠善Instagram @kookoo900

想成功,先「進貢」的變態文化

根據creatrip的文章,韓國性交易文化存在已久,電影、電視劇中也經常出現性交易的場面,但這非戲劇效果,而是常發生在現實生活中的事。韓國曾在2016年針對1050位男性進行性交易經驗調查,其中有56.7%曾有過性交易。當然性交易在韓國是非法行為,但在一個父權觀念極強的社會中,警方對此事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經警局統計,100人中大概只有1人會被取締,而被取締後的相關責罰也最多是判處罰金,等於是「幾乎被父權社會默許的不法行為」。

龍蛇混雜的娛樂圈就更是不用說了,許多政商界的大佬都會在娛樂圈投資,而為了讓星途坦蕩,「性朝貢」的潛規則事件層出不窮,許多政商高層與經紀公司都把這種事當成某種「賓主盡歡」的交易,然而,工作上必須依賴經紀公司的藝人有時並沒有說不的權利,只能被迫接受,張紫妍可說是這種病態文化的悲慘犧牲品。

先前女團「TAHITI」的成員智秀就在SNS上表示自己曾經接到性交易的提議,備受爭議的談話節目《聽見傳聞show》也曾爆料,曾看過企業家的「伴遊女明星名單」,各個女星的名字旁都會註明價碼,甚至還有「不慎懷孕對策」,墮胎費要另外算,實在令人震驚。

為什麼不能快點抓到那些惡魔?

「這件事不是很久了嗎?」「韓國檢警也太爛了吧!」「這些人渣怎麼還活著?」……這樣的評論在事件再次發酵後佔據了各大網站,大家最想問的就是「為什麼不能快點抓到那些人?」這要從韓國的社會結構說起。眾所皆知,韓國是由大企業主導的經濟體系,三星企業更幾乎可說是掐著韓國經濟命脈的「大到不能倒」代表,而政治人物為了利益,都會和這些超級大財閥打好關係,政商兩界關係極為緊密,這也代表了這個國家的權力大多集中於少數人手中

這次鬧得沸沸揚揚的「勝利夜店事件」,也涉及眾多政商人士,被網友評論是「背後有人才能撐這麼久!」這起事件也透露出警界部分高層也和這群「少數人」極為親近,而這些「少數人」擁有多大的權力呢?2010年一位「獨自」調查江南夜店的警員的「自殺案」曾留下許多疑點,被網友質疑是「被自殺」;2015年一間知名爆料媒體報導了政二代和商二代涉及毒品交易,並與許多藝人保持良好關係,網站卻在文章上架後沒多久被駭客入侵,該篇文章就此消失。諸多「巧合」實在令人不得不懷疑背後有重重黑幕。

理解韓國的政治經濟背景後,再回過頭看張紫妍事件,便會發現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前幾年檢警的無作為,其實十分合理,因為他們「上頭有人」。尹智吾有提到過,該名單上面有國會議員的名字;而已被韓國媒體報導的,有因為妻子是檢察官而躲過警方調查的趙姓記者、樂天集團會長與兒子、韓國燒酒企業真露的朴會長,甚至包括了前三星電機任副社長,韓國民眾也猜測這些涉案人士的金權地位,就是張紫妍事件遲遲無法贏來正義的原因。

大型集團樂天(LOTTE)和燒酒真露集團的會長都涉嫌在內(圖/維基百科)
大型集團樂天(LOTTE)和燒酒真露集團的會長都涉嫌在內(圖/維基百科)

韓國醜聞接連不斷,從去年便因為metoo運動掀起一波「藝文界性侵醜聞」,「張紫妍事件」、「金學義性暴力事件」等性招待醜聞,到今年年初的「勝利夜店事件」、「鄭俊英偷拍事件」,讓韓國民眾氣憤不平,又因各大案件都涉及諸多政商人士,文在寅總統已下令必須徹查,而這次的徹查是否能為受害者找回遲來的正義?恐怕仍是未知數。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